谁能先打开“音乐元宇宙”的大门?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顾纤

无论你理解中的元宇宙是一个虚拟真实世界,还是下一代互联网体验的通称,至少有一个共识是,元宇宙五大要素中的第一条就是“沉浸式体验”,也就是拥有身临其境的感官体验。

视觉的元宇宙,很容易理解,无论是VR、AR、XR还是MR。

但是,基于听觉的“音乐元宇宙”也在悄然绽放,你是否有所感知?

可以相信,基于听觉的元宇宙一定是未来元宇宙世界闭环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而它最有可能被创造出来的地方,就是数字音乐平台。


音乐元宇宙静悄悄


从2020年起,关于“元宇宙”的讨论在全球爆发,这并非无因。

一方面,移动互联网在呼啸发展了十年之后,基础创新的空间已经不多,急需新的成长方向;另一方面,依赖于底层技术和基础设施的迅猛发展,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连接,更多、更密、更实了。

虽然受制于目前的数字化能力,“元宇宙”还缺乏全局性的闭环,但毋庸置疑的是,“元宇宙”正在从概念,走向愈发广泛的实践应用。

元宇宙并非当下才出现,事实上,当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出现在世界上,并以bytes为单位来存储信息,当第一个互联网络(阿帕网)开始实现信息的实时交互后,我们就开始了用数字方式消费信息的时代,那就是元宇宙的雏形。

这个阶段的早期,人类在数字世界的主要建设工作,其实就是在开始创造一个现实世界中知识系统的数字镜像,进而实现从数字孪生到数字伴生,再到数字原生的跃迁。而内容或者说信息,始终是人类最核心的数字消费内容。

不过,尽管目前元宇宙很热,但人们把过多的注意力倾注在了基于视觉方案的元宇宙技术上,VR、XR、AR、MR……基于听觉的“音乐元宇宙”则鲜有。某种程度上,不同体感的元宇宙科技发展之间的不平衡,反而有碍于人们获得更加完整的沉浸式的体验。

音乐元宇宙,也是元宇宙家族的原始成员。

人类最早实现数字化的媒介就是文字和音乐,比如搜索引擎的出现,最早的应用是搜索文本,最热的应用是搜索音乐。

实际上,根据科研数据,听觉是人类获取外部信息的第二大媒介,仅次于视觉,而高于触觉、嗅觉等。在部分特定场景,听觉获取信息的占比,甚至高达50%。

所以,基于听觉的音乐元宇宙,至少是会占据未来这个万亿级市场20%-30%,也是一块很大的蛋糕,至少远远大于数字音乐赛道之于整个互联网赛道的比例,但目前去“做蛋糕”的人却不够多。


音乐元宇宙的切入口


尽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数字音乐是经常以盗版的面目出现的,但在特殊年代有助于其更充分的数字化。不过,随着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完善,一种在内容方和平台方之间相对平等但也不断竞合的新动态平衡出现了。

事实上,音乐的正版化虽然看上去和元宇宙没有什么关系,但内在关系却很紧密。

例如,中国音乐市场近几年间的正版化进程显著,用户的付费意识逐渐提高,在腾讯音乐刚刚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与全年财报中,截至2021年12月31日,腾讯音乐在线音乐的付费用户达到7620万的新高。

正版化和付费意识提升的意义,并不仅仅使平台获得了更多的收入,中国音乐市场的规模也正在扩大,在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刚刚发布的《2022全球音乐报告》,中国音乐市场在全球的排名再次提升一位,超过韩国成为世界第六,30.4%的增速更是全球区域市场中增长最快的。如果把数据拆解深入分析,很明显的可以看出,这主要是由以腾讯音乐为代表的数字音乐平台带动的。

中国数字音乐用户也从萌生付费意识、付费意识普及到更广泛的用户群体拥有了为好音乐付费的习惯。

随着视觉和听觉两个领域的付费用户、付费率等数据均取得亮眼成绩,新生代人群特别是Z时代正在建立听觉元宇宙的基本消费习惯,这对于将来形成听觉元宇宙的商业闭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另一个非常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人们消费音乐习惯的改变。

人们总喜欢说“沉浸在音乐里”,但实际上,随着数字音乐的普及,人们长期以来的音乐消费方式已经是——一首接一首的听,每首歌5分钟左右。

严格来说,这种习惯与元宇宙的沉浸化体验是背离的,所以,中国音乐行业的代表玩家——腾讯音乐产生了一个颠覆性的想法:既然用户可以用手机消费2小时为单位的长视频,为什么不能让用户消费在线的“音乐会”呢?

2020年,腾讯音乐上线了创新的演出品牌TME live,在疫情之下,人们看到了定制、精致的线上演唱会,五月天的万人体育场、刘若英的老剧场、袁娅维的室内森林、周深的生日睡衣party、Billie Eilish的XR舞台……

尽管这看上去只是一个很小的进步,但它的意义却很大——人们正在悄悄的改变音乐的消费习惯,从而符合元宇宙消费的第一定律“更沉浸的体验系统”。

但是,数字原生化和沉浸式体验只是体验侧的改善,真正需要形成闭环,就还需要元宇宙的第二、第三定律。


音乐元宇宙的闭环


元宇宙的闭环,是开放的、拥有海量可供开展虚拟创造活动的数字资源与拥有安全、稳定、有序的虚拟经济系统的结合。

而这个前进的步骤,则是技术——内容——消费的一浪接一浪。

例如,推动这个进化的,首先可能是音频技术上的多点突破。

大家可能都知道的,是通过苹果AirPods Pro而带火的“空间音频技术”。在这款耳机里,苹果实现了在影院般的体验:无论你如何偏头,所有声音都会默认固定方位发出,如果你移动手机的话,AirPods Pro也会将“声源”进行相对应的声场调整。

虽然旋即有人指出,空间音频或者说计算音频,并不是一个苹果发明的独门技术,事实上在所有带有DSP的设备上都可以实现或接近实现类似技术,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音频的体感化这扇大门被打开了,在现有设备上实现更多的方向感,不但是与视频协同创造更完美的沉浸体验的重要一步,也一定是未来元宇宙的一个着力点。

但这个单点并不足以支撑音乐元宇宙的崛起,元宇宙的本质只有两个——内容和交互,然后才是体验。

为什么目前人们对元宇宙的观感总是概念大于事实呢?一方面可能是人们对元宇宙的边界并不清晰,另一个方面是通过元宇宙方式可以消费的内容还太少。

所以,笔者认为,元宇宙需要海量的视觉、听觉的内容加以填充,现有的生产模式(内容的版权方和运营方分离)一定不能够满足未来听觉元宇宙的需求。

即使以较低的标准来说,音乐内容生产方式,必须得到极大改变,沉浸后人们需要海量的内容来填充自己的五感。

但是至少我们可以看到,主流音乐平台上,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让音乐从宣发制作,再到实现全流程数字化的尝试。

例如,以前音乐人和音乐平台之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连接两者的只有商业合同和版权交易,音乐平台方没有制作内容的能力,也似乎是没有这个需求的。而这么看,腾讯音乐布局的“内容业务线”的战略意义,就非常明确了。

以元宇宙的纬度来看,这种老旧的生产方式远远不足以满足内容需求。

其实,不要说元宇宙,就是我们目前的数字世界里,人们也在发现,内容创作的速度其实大大慢于媒体发展的速度——其实也不难感觉到,老牌论坛上新的内容越来越少,知乎、b站上高水平新内容成为爆款的频次也在降低,就连风头正劲的短视频平台,其平台的日活数据也基本上停留在2年前的水平,而且内容的质量下降、创意抄袭的现象,也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

这种现象的形成,其实是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当互联网把10亿级的消费者连在一起后,他们并发的内容消费需求,已经远远超过了内容的供给能力。

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才能认识到,其实人类在内容创造上的能力是落后于内容需求增长的。而一个经济体越发达,其显而易见的特征就是对精神内容消费的提升越明显,甚至在对物质的消费上也要附着更多的精神特质。

所以,腾讯音乐上的独立音乐人的兴起,也就不难解释了。

根据最新数据,腾讯音乐人平台延续两位数同比增长的强劲势头,截至2021年第四季度末,腾讯音乐人平台入驻的独立音乐人数量增至30万人,这个数字绝对超过有史以来的职业歌手的拥有量,音乐这个看上去门槛很高的领域也在PUGC化。

更重要的是,很多独立音乐人通过腾讯音乐的支持,创造了不亚于专业歌手的成绩,例如,音乐人伏仪创下独立音乐人流媒体歌曲首日播放记录的歌曲《时光采样》、温奕心的《一路生花》,就登上了多个热门电视台的跨年演出现场。

不过,笔者认为,PUGC对于音乐领域是进步,但对于整个元宇宙音乐体系并不是终局,在突破某个高峰后,优质且受欢迎的内容生产速度会更慢、数量也会更少,内容的生产无法满足消费的需求的时代其实已经到来了。

只有站在这个高度,我们可能会发现,也许我们需要去迎接AIGC(基于AI的内容原创)的出现。

而即使AIGC没有那么快到来,我们也逐渐才意识到,腾讯音乐在推动TMEA、腾讯音乐人原创盛典以及原力舞台计划等活动,并推动TME live持续向产业下游拓展,支持音乐人多元化发展,帮助独立音乐人扩大其影响力和构建粉丝基础等等这一系列动作,对于未来我们营建虚实融合的元宇宙世界的宏观大局中,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内容生产体系,它有望支撑起一种全新的体验模式。

当然,从另一些领域,我们看到,事实上主流音乐平台正在开始加速拥抱元宇宙的努力。

比如,沉浸式体验需要场景的重构,而在这方面,腾讯音乐推出了中国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在平台上开启了对全新的虚拟交互的进一步探索,并在2021年12月31日举办了首个虚拟跨年音乐节。

甚至,连元宇宙的另一个特色,数字衍生品,腾讯音乐也准备好了——它们率先推出了TME数字藏品平台,旗下的QQ音乐和腾讯音乐人平台,也与胡彦斌等音乐人合作了首批“TME数字藏品”, 3月12日,腾讯音乐人刚刚推出了张尕怂“土潮歌”系列3D数字手办。

我不知道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我看到的是腾讯音乐已经实现了元宇宙五大定律中几乎所有的要点,包括沉浸式体验、强大的内容创作系统、虚拟化的社交体验和消费闭环与经济衍生。

音乐是最古老的人类艺术,但它也扮演了人类精神产品从现场演奏到拷贝分发、从拷贝分发到流媒体分发的两个巨大的飞跃,它没有缺席人类的精神世界的任何一次升维和跃迁,我们相信,现在的这一切努力,包括消费习惯的培养、数字化全流程重塑、内容生产机制PUGC化和社交系统、数字藏品的努力,已经在为我们创造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诸要素具足的听觉元宇宙世界。

路很长,但方向是对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