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兵买马,张一鸣和字节跳动“踏进”元宇宙

来源:中国企业家

文/赵东山

编辑/李薇

原标题:《张一鸣半只脚踏进元宇宙》

字节跳动正在为旗下VR业务Pico大规模招兵买马。

服务器端开发工程师、人机工程专家、视觉感知算法工程师、软件测试、电池专家……打开字节跳动招聘官网,《中国企业家》发现,截至3月15日,Pico的招聘岗位多达291个,分布在北京、上海、青岛等地区。

2021年8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斥资15亿美元,收购了VR一体机厂商Pico,并在数月内完成内部整合。在互联网大厂裁员传闻不断的当下,Pico成为字节跳动内部为数不多仍在扩招的业务。

“Pico现在是难得的香饽饽,资源多,HC(Head Count,招聘名额)多,钱多。”一位字节跳动内部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字节跳动新上任的CEO梁汝波对Pico业务也极其重视。

在公司管理层调动上,据《晚点LatePost》报道,继西瓜视频负责人任利锋之后,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均将转岗至Pico。

《中国企业家》获悉,2022年春节前后,字节跳动内部还组织了一次Pico的内购,内购半价的优惠吸引了不少员工参与。字节跳动给Pico的年销售量定了个目标:超百万台。

内部的热情也传导到了外部。在外界看来,2022年开年之后,字节跳动布局VR的节奏也明显加快。

3月1日,在2022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高通宣布与字节跳动合作,双方将就硬件设备、软件平台和开发者工具开发方面进行合作。据悉,此次合作主要针对XR(Extended Reality,扩展现实)技术开发,目标是发展全球XR生态。

值得关注的是,巨头们也都在行动。同一天,苹果公司申请的“面部接合部和头戴式XR显示器”专利获得授权;高通与多家XR软硬件厂商也已达成合作,比如扎克伯格的Meta Quest 2等VR头显正是采用高通XR专用芯片。高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ristiano Amon(克里斯蒂亚诺·阿蒙)认为,“这(VR)是一个可能如同手机市场一样巨大的机遇”。

前有扎克伯格探路,后有Pico做支撑。在巨额的资金投入背后,字节跳动急需启动招聘、管理、对外合作等各种大招,加大在硬件、游戏、社交、以及多媒体内容等与元宇宙息息相关的各方面投入,以建立起完整的生态,为元宇宙蹚路。

团宠Pico

2021年8月,张一鸣斥资15亿美元收购VR一体机厂商Pico的时候,很难不让人想起2014年的场景。那一年,Facebook花了20亿美元收购VR设备开发商Oculus,推出新型VR社交平台Horizon,并在2016年10月宣布投入5亿美元扶持Oculus内容生态。

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将Facebook的名字改为Meta(取自Metaverse元宇宙),向外界展示了其入局元宇宙的决心。在此之前,扎克伯格曾表示要在未来五年内将Facebook转型成元宇宙公司。Meta旗下VR一体机Oculus Quest 2于2020年上市,已售出超过1000万台。

相较之下,Pico是张一鸣在中国看到的希望。Pico成立于2015年4月,已经研发的产品包括Pico Neo 3VR一体机、Pico VR眼镜以及Tracking Kit追踪套件等。

与此同时,Pico与字节跳动一样,也是一家全球化程度非常高的公司,拥有超过300人的团队,在东京、旧金山、巴塞罗那、京畿道设有分公司,香港设立办公室,线下销售渠道覆盖七大区域超过四十个国内城市。

此外,Pico的硬件生产能力和水平同样让外界羡慕,几乎成为上一波VR浪潮中所剩不多熬过资本寒冬的企业。

Pico创始人周宏伟曾是歌尔股份高管,在歌尔股份工作了10年,主要负责青岛的硬件研发团队。目前歌尔股份既是Pico的股东,也是Pico的供应商,Pico所有产品的光学和硬件都由歌尔提供。更值得一提的是,歌尔股份同时也是Meta公司Oculus Quest系列主要代工厂。

在歌尔股份此前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中,还专门在财报中将VR板块列了出来,歌尔股份对此解释,“相比去年同期,主要是因为公司VR虚拟现实等产品销售收入增长,盈利能力改善。”

2021年5月,Pico发布新一代VR一体机Pico Neo 3,开售24小时销售额便破千万元。据了解,Pico现已囊括349项已授权专利,范围涵盖图像、声学、光学、硬件与结构设计、操作系统底层优化、空间定位与动作追踪等VR核心技术领域。

“Pico确实是当前国内VR领域的希望,但是在设备体验上,目前Pico的产品在硬件、系统、算法、生态等方面与Oculus都仍有差距。此外,现在终端设备的销售其实很大程度上是由IP内容生态的影响和拉动,字节跳动的内容生态还在筹建期。”一位体验过多款VR一体机的游戏行业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

众所周知,在智能硬件领域,对芯片等重要器部件的主动话语权以及与供应商的合作紧密程度影响着硬件的质量。最新与高通的合作则意味着Pico有望提升其硬件设备的体验。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IDC报告,2021年Pico在国内市场份额超过50%,排名第一。跟随其后的是大朋VR、爱奇艺VR与HTC VIVE。但在全球,Oculus占据70%的市场份额。

搭建内容生态

收购Pico只是字节跳动布局元宇宙的第一步,在硬件之外,用户要购买VR等设备更需要丰富的场景和内容。这也是为什么字节跳动将西瓜视频负责人任利锋、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转岗至Pico的重要原因。

虽然目前字节跳动在视频内容制作方面还未建立明显的优势,但从管理层的调整能够看出其建设与Pico匹配的内容生态的决心。

谈及内容生态对元宇宙厂商的重要性,一位互联网领域投资人向《中国企业家》分析:“纵观当前元宇宙赛场的主要玩家,大致可分为两类:第一类,三家互联网公司,Meta(收购Oculus)、腾讯(收购黑鲨)和字节跳动(收购Pico);第二类,三家游戏机公司:任天堂(Switch)、索尼(PS)和微软(Xbox+动视暴雪)。前三家互联网公司的基本套路都是通过收购,形成软件、硬件及内容为一体的运营能力,与游戏机公司进行抗衡。”

2022年1月18日,微软以68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游戏公司动视暴雪,惊动了整个游戏行业。在收购动视暴雪会议纪要中,微软CEO纳德拉多次提到了元宇宙,比如“游戏是当今所有平台娱乐中最具活力和令人兴奋的类别,也将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扮演关键的角色”。

目前,微软在硬件上已经推出了企业级MR头显HoloLens系列,为行业提供MR解决方案,并允许企业定制。而消费级AR头显HoloLens 3,预计会在未来2~3年内问世。

如果回看扎克伯格布局元宇宙之路,或许对字节跳动具备更多的参考性。

2021年12月,扎克伯格发布了名叫《地平线世界》的虚拟现实APP,一个有元宇宙意义的社交平台,用来让用户在其中创建内容与互动。在此之前,2021年8月,扎克伯格还推出了一款远程办公软件Horizon Workrooms,用户可通过Oculus VR设备进入虚拟工作空间。

与此同时,扎克伯格对内容生态的建设同样给予了极大的重视。2019年11月,Meta旗下的Oculus收购了VR音乐游戏《节奏光剑》(Beat Saber)的开发商Beat Games。2020年2月,Meta又收购了虚拟现实游戏开发企业Sanzaru Games。在游戏行业,《节奏光剑》对于当下VR设备的重要性,相当于当年《忍者切水果》之于当时的iPhone。

对内容生态的重视,正在逐渐变成Meta明显的优势。

2021年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Meta内容负责人迈克·维多(Mike Verdu)透露,自2019年Oculus Quest平台发布以来,Quest内容平台收入已超10亿美元,超过120款游戏在该平台创造了超过100万美元的收入。

当然,Pico也并不是字节跳动唯一的元宇宙布局。早在2021年4月,字节跳动就以1亿元的价格投资了被喻为“中国版Roblox”的游戏开发商代码乾坤,其代表作品是《重启世界》。

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虽然始于2018年,但这两年明显加快了游戏业务的布局,先后投资了有爱互娱、止于至善、MYBO等众多游戏开发厂商。通过收购+自组建的方式,字节跳动迅速打造出了自己的一支游戏团队,在内容发展上势头不容小觑;另一方面,依靠抖音火山版、西瓜视频等游戏推广渠道,通过运营抖音话题词等手段,字节跳动代理发行了多款游戏。

关于搭建软硬件生态的决心,字节跳动曾对外表示,收购Pico后将支持其在VR领域的长期投资,并吸纳Pico的软件、硬件以及人才和专业知识的优势,并逐步深化在元宇宙领域的长期投资。在资金方面,字节跳动已融资10亿美元用于元宇宙开发,在不断升级的互联网巨头竞争中寻求自己的元宇宙平台。

未来市场前景

元宇宙的大热,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厂商加入这一战场。

2022年初,据36氪报道,腾讯拟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收购后黑鲨整体将并入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任宇昕主导的事业群旗下。据悉,在完成收购后,黑鲨科技将进行业务转型,业务重点将从游戏手机整体转向VR设备。

从财报利润上来看,腾讯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能否与黑鲨合作再做出足够的硬件爆款,对于腾讯在元宇宙的布局至关重要。毕竟,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也曾对元宇宙的世界充满期待。

2020年年底,马化腾曾在腾讯出品的年度特刊《三观》中写道:“现在,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他还强调,全真互联网是腾讯“下一个必须打赢的战役”。

不过,现在并不是VR的第一波热潮,早在2014年左右,国内互联网就曾兴起一波热潮,但随着之后的资本寒冬都硝烟散尽。

“2020年之前,VR/AR的软硬件都还不够成熟,例如硬件上给用户带来的眩晕感就是最大的问题,非常影响游戏体验。此外,平台非常有限,只有Steam、Oculus PC和VIVE三家独大,甚至连可玩的应用程序也极少。”上述游戏行业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

而如今,VR能借助元宇宙卷土重来,是因为在2020年之后,Pico、Side Quest、APP Lab和Oculus Quest相继推出平台,同时开发商大力扩展应用程序项目,其中Steam有6000多个VR应用程序。

IDC数据显示,全球VR设备出货量正在提速,预计2021年~2025年全球VR头显出货量将保持41%的年复合增速。预计2021年的出货量将由2020年的670万台提升到850万台,2025年更是将达到2860万台。

此外,汇丰机构预计,2021年~2030年,VR/AR应用程序的结构将会发生巨大反转,从以游戏占主导变为以社交占主导。汇丰预计,2030年VR市场规模将达到450亿美元,社交网络VR应用将达到302亿美元,占VR总需求的70%,游戏应用将达到90亿美元规模。

在互联网经济垂丧的背景下,元宇宙成为互联网大厂们争相追逐的未来。在盛大的画卷展开之前,字节跳动们首先需要一张入场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