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看DAO:当现实侵入加密乌托邦的愿景

作者:Eric Lipton & Ephrat Livni

来源:纽约时报

加密美联储(American CryptoFed) 是一个由加密货币的出现而催生出来的新型公司——某种程度上,它根本不是一家公司。

根据其既定的计划,加密美联储没有所有者、管理人员或雇员。相反,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DAO)”,由计算机代码自动控制,由用户社区对提案投票的方式进行治理。

对于支持者来说, DAO 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可以使商业企业民主化,并打破大型科技公司和其他根深蒂固的中间商在信息时代对创新的控制。当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DAO出现在网上,比如金融服务运营、新闻中心和社交俱乐部。

但DAO也在多个角度受到抨击,它展现了加密货币带来的破坏性创新力量,也在艰难地证明其在金融投机之外有实际的用途。

在对于优秀管理人员的需求以及共同决策的理想主义愿景之间如何进行平衡方面,DAO成员们一直都在相互争论博弈。加密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表示,在某些情况下,这些DAO等同于庞氏骗局,其目的只不过是提升相关数字代币的价值。

在这种不采用传统商业模式和会计实务的组织中,监管机构出于投资者保护方面的担忧,正在迅速介入。

加密美联储DAO致力于建立一个加密支付系统,在推出仅4个月后,就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2021年11月要求关停。SEC认为,该企业利用相互矛盾的文件“严重误导”公众,这些文件没有披露关键信息,比如经审计的财务报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委员 Hester M. Peirce 称 DAO 活动的增长非常迅猛。

“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对 DAO 来说是一个重要时期,人们正在进行大量实验。”Peirce 表示,“试图去理解这实际上意味着什么都很难,因为一切都进展得如此之快。”

事实上,DAO 在努力应对各种挑战,包括软件Bug和黑客攻击造成的巨额财务损失、威胁到某些实体能否继续存在的内部分裂以及对社区资金挪用的指控。对于一些DAO,在对战略或商业决策进行投票时,成员投票率低的问题一直无法解决,而这实际上将控制权留给了出资帮助DAO启动的大投资者手中。

这种混乱酝酿引发了一场争论:这些DAO到底是内部人员谋利和剥削消费者的工具,还是以一种新的商业方式进行的早期实验?

根据DeepDAO的数据 ,2021 年 ,4,000 多个DAO的金库中持有的加密货币价值增长了 3,200%,在12 月价值一度超过 130 亿美元。当然这些数字随着加密货币价值的波动而大幅波动。

DAO 已经运行了各类项目,包括 Compound 和 SushiSwap 等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像 Red DAO 这样的投资池(时尚爱好者加入其中购买数字收藏品),以及诸如 Friends with Benefits 之类的社交俱乐部(其代币持有者以虚拟方式和面对面的方式聚会)。



DAO的概念已经为个人加密投资者和行业巨头所接受,包括硅谷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该公司拥有数十亿美元用于支持区块链项目。包括来自 A16z 和加密美联储在内的行业游说者和律师已经在华盛顿和各州首府开展工作,推动对 DAO 的认可并修订他们所谓的“过时”的法律。

目前,各个联邦监管机构几乎都没有明确的法律权力来监管这些实体,除非 DAO 涉嫌违反证券法。SEC委员Peirce表示,由于监管机构很难去监管新的实体,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混乱和持续的冲突。

也许 DAO 最有前景但也最令人担忧的地方就是它们制定决策的方式。

尽管 DAO 可以选择领导小组或雇用员工,但理论上主要的决策权是留给成员的,从理论上确保最终的决定服务于大多数参与者。

“你手中的虚拟世界”是虚拟游戏空间Decentraland 的口号。与​​大多数 DAO 一样,它依赖在线投票做出决定。玩家可以使用代币购买“土地”或服装,并在以虚拟形象参与​虚拟社交活动。

DeepDAO 创始人 Eyal Eithcowich 将 Decentraland 和 DXDAO 视为接近符合理想DAO的例子。仅 Decentraland 就已经对“是否允许使用包括枪支在内的可穿戴物件?”等主题进行 1,000 多次不同的公投。

“在以前就有互联网论坛,你可以在上面辩论,并感受到自己是社区的一部分。” Eithcowich表示,“但在这里,你不只是获得一种主人翁的感觉。你实际上拥有平台的一部分,你的投票对平台有直接的影响。这对我来说就是它的美。”

事实上,多个大型企业也参与其中,例如摩根大通,它在 Decentraland 开设了一个前虚拟空间,这是一个“休息室”,用于推广其 Onyx 支付网络,里面还有其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的数字肖像。

但是设置和运行这些 DAO 的现实往往很复杂。

诞生于一年前的 OlympusDAO 因其向在特定时间向系统提交代币的加密货币持有者提供极高的回报率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质疑。它曾一度提供高达近 8,000% 的年化收益。

该平台定期对提案进行在线投票,例如 1 月份与 JonesDAO (一家允许用户投资高风险加密衍生品和期货的初创公司)联合的提案。

但Olympus在很大程度上由匿名创始人Zeus控制,他关于商业模式的陈述让业内人士感到困惑。甚至让加密货币爱好者公开质疑其可能是一个庞氏骗局,完全依赖于参与者的持续信念和加密货币的流入来维持。

数字资产交易公司 Selini Capital 的高管 Jordi Alexander 表示,由于没有像上市公司或者筹集公共资金的私人公司所需要进行信息披露,人们对 OlympusDAO 知之甚少。“没有人最终会对其进行审计以确保这些陈述是真实的。”他曾在一篇文章中详细阐述了他对Olympus的质疑。

在达到约 1,400 美元的高位后,一枚Olympus代币现在仅价值约 30 美元,项目市值损失近 40 亿美元。 (一位自称是Zeus的人在一次采访中为这个项目辩护称,他只是一直试图真实而诚实地行事。)

社区冲突也引发了 Wonderland DAO 的价格暴跌,其创始人最近被迫披露该平台的财务主管 Sifu 的真实身份为 Michael Patryn。 Patryn 此前曾在美国和加拿大被判犯有金融犯罪,并且是已经倒闭的加拿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QuadrigaCX 的联合创始人。此前,QuadrigaCX另一位创始人的神秘死亡让执法部门感到怀疑,客户也损失了约 1.35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

从那时起,Wonderland 治理论坛上争论非常多的话题就是,DAO 要不要解散,或者通过聘请“一支经过背景调查的专业团队(包括首席财务管、首席法务官和首席运营官)”将DAO转变为更像传统公司的实体。

DAO出现的很多问题通常源于 DAO 和加密货币的匿名性。

这种匿名性会破坏问责制并助长批评者所说的权力滥用,例如在 SushiSwap,其创建者(Chef Nomi)突然离开该项目,在内斗中套现了价值近 1300 万美元的代币。

一位名叫 OxMaki 并参与创建 SushiSwap 的开发人员在群聊天中告诉《纽约时报》,DAO 的优势——多样性和去中心化——也被证明是其弱点。

“DAO由全世界范围内各种各样的人组成,各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每个组群的愿景和方向都不同。DAO从来没有在内部达成完全的决定。这是一个错误。”他补充称,他从未亲身见过其他 Sushi 团队成员。

加密美联储自称是美国第一个受到法律制裁的 DAO。它在怀俄明州注册,该州通过了第一部正式承认 DAO 并将加密代币从州证券法中豁免的州法律。

去年9 月,它通知SEC,它将为其内部经济中的支付和治理创建两种新的加密货币,这两种加密货币都将先分发给公众,然后再进行买卖和交易。

但是SEC 11 月迅速采取行动,阻止其进行代币发行,并声称这是一次非法的证券发行。

由于担心受到SEC的执法管辖,去中心化初创企业越来越多地转向私募股权基金来获取资金,向大投资者出售大量的代币。结果,像A16z这样的风险投资机构最终在某些情况下在决策制定中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加密行业分析师 Ryan Watkins 曾表示,风险基金、创始人、核心团队成员和其他内部人士在 Solana 平台的代币 SOL 首次发行时控制了近 50% 的份额,这使他们在 DAO 中拥有大量治理权。

个人代币持有者的投票率通常较低,也加剧了这一内部问题,使大玩家很容易影响结果。

“代币供应越集中,问题就越大。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这真的是一个 DAO吗?还是说就是有钱人决定一切的地方?”

Watkins表示,一些 DAO 意识到运营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实体可能很困难,正在组建领导委员会来监督某些关键业务,而这又更类似于传统的公司结构。

但这也可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去年夏天,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 Uniswap 的 DAO 投票组建并支持了一个名为DeFi 教育基金的游说团体,但当这个新团体早于承诺的时间提前出售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代币时,激起了社区的强烈反对。

致力于促进加密透明度的新闻网站 DeFi Watch 创始人 Chris Blec 表示,投资机构 A16z 这样的拥有大量代币的内部人士推动了该提议。

“基本上,他们就是发起提议,然后投票通过了这件事,最终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个合法的行贿基金。整件事都是为了他们的企业利益。”

A16z的律师Miles Jennings表示,对内部控制的担忧是合理的。

“合理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我们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他补充说,基于数字世界的风险投资机构与现实世界是相连的。“我们需要遵守法律和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