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下一次出圈时刻:移动应用

撰写:Golden Hour

编译:TechFlow Intern

2013年,媒体与技术分析师Benedict Evans发表《手机正在吞噬世界》的演讲,探讨了空前规模的移动设备是如何开始改变互联网和整个经济的。当时,56%的美国成年人拥有一部智能手机(相比之下,今天超过85%)。我们现在无法想象未来十年会发生什么,正如我之前的文章中所说的,技术创新常常在我们似乎最不需要它们的时候出现。

Benedict Evans的想法具有先见之明。他知道每一次技术浪潮(铁路、软件、智能手机......我敢说,web3)的出现都会带来新的商业业务。所以不足为奇的是,Benedict Evans演讲发表后不久我们就迎来了智能手机应用,原生创新的崛起。2009年的Uber,2011年的Snap,2012年的Lyft,2013年的DoorDash……例子不胜枚举。

移动化是一个平台的转变,是互联网工作方式的范式转变。它提升了规模和消费者的复杂程度,使得应用程序使用起来更加容易。手机是与台式电脑不同,它是随身的。你可以把手机带到任何地方,毫无障碍地使用它们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打电话、拍照、查地图、提交付款、听歌、浏览应用商店。与桌面网络不同,智能手机在本质上也是社会的。应用程序可以访问智能手机的地址簿,获取一个现成的社交图谱;它们可以从用户的相机胶卷文件夹中导入照片,或者轻松地抓取用户的坐标来建立基于位置的网络。

如果从客观的全局角度来看:1999年,有800亿张消费者的照片是用胶片拍摄的。2014年(仅在这一年之内)就有8000亿张照片在社交网络上被分享。突然间,人人都变成了摄影师。智能手机代表了新一代的计算机,但也代表了新一代的用户的诞生——那就是休闲用户,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

如今的Web3在很大程度上是网络原生的,且几乎没有广泛使用的移动原生Web3应用程序。正如Packy McCormick所写的,“如果Web3想拥有与互联网相同的规模(46.6亿用户),那么它现在只渗透了不到1%的市场。”我相信,如果我们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接下来首先就是要培育移动手机上的原生的Web3应用程序,靠它们吸引休闲消费者进入这个圈子。

那么又会出现什么样的移动网络原生Web3用户体验呢?我和大家一样只能猜测它的趋势,但我想到的几个例子包括:

1.地理定位的NFT,如Mirage、Dropverse。我希望看到基于位置的新社会图表的诞生,它极度类似于NFT的Zenly。Superlocal正致力于开发一个有趣的版本。

2.增强现实的Web3游戏,如Jadu。

3.在这一点上,任何涉及增强现实和NFT的东西(我设想了一个世界,我们将NFT带入Snapchat、TikTok和Instagram的视频中)。

4.社会Web3钱包,如Genesis或Family。

5.高度可视化的“loot bags”以及NFT的画廊,如Surreal和Cyber。

Web3移动化的最大障碍在于,谷歌和苹果仍在对移动原生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应用内交易收取抽成。我看到了苹果在这方面开放的迹象,但情况仍在继续发展。(注:这也正是我对ethOS这样的东西感到兴奋的原因,它的目标是成为以太坊的第一个原生移动操作系统:无权限的设计,去中心化的浏览器,一个dApp商店,以及强大的钱包支持)。

我最喜欢从Benedict Evans的演讲中得到的启示是,当技术被完全采用的时候它就会消失。你可以用几乎所有的技术革新的历史事实来验证这个理论。接下来,我用铁路、电脑、软件、手机这些词进行了测试,查看了每个词在谷歌图书语料库中从1900年到今天的频率。

你可以看到每个词都经历了某种形式的钟形曲线,关联性在某一时刻达到高峰,然后从那个点开始下降。直到某一点上,这个词基本上……就消失了。Benedict Evans的观点是对的。现在,我们再用Web3和Crypto这两个词从2018年到今天的词频来测试这个理论。

可以看出,Web3和Crypto这两个词距离达到类似的钟形曲线还很远。我们还没有接近全面采用的程度,我相信基于移动网络的原生应用将帮助我们达到这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