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陷元宇宙“乌龙”,明星们为何热衷NFT?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王晟宇

周杰伦“沦陷”在NFT。

2022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华语流行歌手周杰伦在社交媒体上写下“2022,哥先换几个月的头像,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觉”,随后将其社交头像换为一款名为Phanta Bear(幻象熊)的NFT。

当日,周杰伦旗下潮牌PHANTACi与NFT平台Ezek合作发布了Phanta Bear系列NFT,共发行10000枚。该系列在40分钟内被抢购一空,销售额约合人民币6200万元。


1 周杰伦只是“帮朋友忙”?


就在粉丝们争相买单后,周杰伦创立的杰威尔音乐有限公司(下称“杰威尔音乐”)在微博发文称“近日,外界误以为PHANTACi与某网站联名推出的‘Phanta Bear’NFT与周杰伦有相关,本公司强调此商业行为与周杰伦无关!亦不是周杰伦推出NFT!周杰伦仅有收到来自PHANTACi送来的‘Phanta Bear’NFT礼物,也为该产品的销售成功感到开心,但周杰伦从未参与该项目的任何策划经营,也未取得任何收益,特此说明。”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PHANTACi与Ezek是此次NFT发行的合作方。

据PHANTACi官网资料显示,该品牌创立于2006年,由周杰伦与好友Ric共同打造,推出过多款周杰伦联名潮牌服装。

1月1日,PHANTACi官方社交媒体宣布,“PHANTA BEAR IP由EZEKCLUB公司发行NFT收藏品限量10000枚”。显然,这一声明证实Ezek平台这次发布NFT与周杰伦旗下公司确有合作。

如按照杰威尔音乐发布的声明,则说明本次IP授权是无偿使用,且收入完全归Ezek。Ezek公司此前并未公开太多信息,什么样的背景能够免费使用周杰伦IP?

根据Ezek官网显示,该平台共有三位创始人,但这三位创始人均采用卡通形象展示,名字也为昵称。其中一位创始人的介绍为:“Will L,肌肉男,曾为华语流行天王作词。”

熟悉周杰伦的歌迷都知道,周杰伦确有一位热爱健身的多年好友,刘畊宏,其英文名为Will Liu。此前,刘畊宏曾为周杰伦的歌曲《回到过去》作词。

而Ezek母公司的Starvision EntertainmentLtd.(S.E.L)正是由刘畊宏所创。

由此,周杰伦这次的NFT事件或许可被理解为再一次利用个人IP助力好友新生意。甚至有不少粉丝在社交媒体上认为称刘畊宏又一次借好友的名气成功捞金,而周杰伦再次被消费,为其打抱不平。 

不论如何,周杰伦的人气和知名度,确实为这次NFT发行攒了不少关注度。


2 明星纷纷入局


与周杰伦一样,近来,NFT和元宇宙的火热离不开众多明星入场带来的影响。另一方面,NFT和元宇宙也成为众多明星投资的新标的。余文乐、林俊杰、鹿晗、斯蒂芬·库里、徐静蕾等明星纷纷入场,或发行自己的NFT,或在元宇宙内购置地产。

但显然,兴趣之余,明星们有着各自的生意经。

斯蒂芬·库里是NBA当红球星,2021年8月29日曾宣布购入无聊猿NFT,并将其社交媒体头像更换。这一消息立刻引发轰动,并成为2021年NFT出圈的重要事件。

但对库里来说,这或许只是入场加密市场的一次宣告。

2021年9月8日,某加密货币交易所宣布与斯蒂芬·库里形成长期合作伙伴关系。作为其全球大使,库里将获得该交易所的部分股权。当月,该交易所24小时交易量超过221亿美元,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2021年12月,库里在该交易所发布了2794枚NFT,在5分钟内售罄,销售额达146万美元。当月库里发行了多个NFT,其中"Genesis Curry Flow"球鞋系列NFT,总销售额约为480万美元。

除了对NFT情有独钟,林俊杰比其他名人在元宇宙里走的更远。2021年11月23日,林俊杰在社交媒体宣布,已在元宇宙Decetraland里购入三个地块,并喊话粉丝来与他做邻居。此外,他还持有无聊猿、加密朋克等多个知名NFT。

在明星之中,徐静蕾算是NFT的高阶玩家。2021年8月14日,徐静蕾将头像更换为一款名为Animetas的NFT。根据其持有的纪录显示,目前该账户持有的621个NFT。据《链新》估算,这一地址目前持有的NFT价值超过856万元人民币。

其中,徐静蕾5个月前以约合50万元购入的一款无聊猿NFT,目前的价格已飙升至428万元人民币,升值近十倍。


3 带光环的NFT,乱象丛生


NFT作为一种数字藏品,从价值体现的角度,可分为实用型与赋能型。实用型的NFT是作为元宇宙或区块链游戏的道具,在特定的区块链环境下具有实际使用价值。另一种是赋能型,依托艺术性或名人效应体现价值,明星们所发行的NFT多数属于后一种类型。

一般而言,如果没有特定的使用场景(如元宇宙地块和区块链游戏的道具),明星发行的NFT很难体现出独特性。毕竟,复制一张同样的JPG图片,然后将其上链,便可以假乱真,而被借名发行NFT的行为也比比皆是。

此前,NFT交易平台Opensea曾一度因假冒NFT泛滥而备受争议。

2021年8月31日,BBC报道,黑客侵入知名艺术家班克西(Banksy)的官方网站,并展出假冒的NFT,随后英国收藏家Pranksy被诱骗,出价100枚以太坊,由于出价远高于竞争对手,导致拍卖迅速结束,资金以以太坊形式被发送给了骗子。对此,班克西团队表示,任何班克西NFT拍卖都与该艺术家没有任何形式的关联。

NFT授权问题目前还没有统一的行业惯例。虽然在常规的商业环境中,肖像权、版权等具有商业价值的权利转移已经具有成熟的法律规定与操作准则。但NFT发行权目前在各国的法律中还未有明确规定,随着周杰伦被借名发行NFT的事件增多,NFT发行的相关规定和行业准则亟待充实。

IP价值透支是另一个明星发行NFT面临的问题。

传统的商业变现路径,明星可通过影视作品、创立潮牌等方式获得名气带来的价值加成。而NFT给明星们一条更简单粗暴的变现路径。只需几行代码,便可以快速收入高达数千万的利润。一旦这种模式成为行业常规操作,将是对其个人IP价值的过度透支。

事实上,明星进入元宇宙,也并非仅NFT一条路可走。作为现实的虚拟映射,元宇宙可以实现更多事情。

2021年10月22日,元宇宙世界Decentraland推出为期三天的元宇宙音乐节,鼠爷等80组艺人以虚拟化身的形式登场。该音乐节通过销售虚拟化身购买可穿戴的NFT获取收益,音乐节还会提供虚拟的迷幻雕塑公园、游乐场以及移动厕所。

2021年6月,NBA达拉斯独行侠队老板表示,将采用NFT作为下赛季的球队门票。

客观来说,如果元宇宙真的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形态。明星的宣传能够引领更多人参与其中。而元宇宙和区块链重新定义平台与内容生产者的分配关系,也给了优质内容生产者更公平的机会,有助于激励多元文化作品的产出。

但对于依靠元宇宙或NFT实现快速变现的许多明星来说,放弃竭泽而渔的念头,或许显得更加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