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Web2到Web3,互联网重新站在历史分叉路口

原标题:《互联网重回历史岔路口》

2007 年,乔布斯发布第一款触屏手机——iPhone,颠覆了互联网行业规则。

2008 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启发,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开创一种全新的电子货币——比特币。

当时的乔布斯大概想不到,iPhone 对互联网行业的改变,直接触发了 Web2 移动互联网封闭式发展的黄金十年。

当时的中本聪大概更想不到,十多年后,当 Web2 的可能性被穷尽后,原本为抵制全球法币通胀的比特币和区块链,会成为开启 Web3 大门的关键钥匙。

移动互联网发展十多年后的现在,仿佛行之末路,谈论大公司的垄断和封闭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在互联网巨头的残酷征伐下,大厂的城墙越垒越高,普通用户们的数据所有权和隐私权朝不保夕。当流量红利消失,增长变缓,本以为互联网行业只剩存量博弈,Web3 却让行业看到新希望,峰回路转,人们开始向往一种新的互联网未来。

在这个新未来,用户将拥有平台,而不是平台拥有用户。用户的时间、注意力和数据不再是平台贩卖的商品,内容和数据的所有权重新回到用户手中,股东利益不是第一位,Web3 应用由社区共同创造和拥有。最重要的是,互联网将不再封闭,开源和开放成为 Web3 共识,进而迸发更多的创新可能性。

熟悉互联网发展历史的人,到这里可能会说:等一下,开源和开放,不是互联网早期的特征吗?历史的河流弯弯绕绕,难道又回到从前?

都说「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互联网却似乎在追溯自己的源头,又回到 Web2 曾经的分叉路口,站在历史的河流里重新出发。

索性,我们就从开放和封闭这个维度,重新走一遍互联网之路。


曾经开放的 Web2


在「流量为王」、砸钱烧钱为主要成长方式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心动科技 CEO 黄一孟在腾讯、网易、B 站等游戏巨头的缝隙中,仍然成功培育出 TapTap 这样出色的游戏发行和内容平台,这固然因为他很懂游戏,更离不开他对开放社区的深入理解。

心动之前,黄一孟 2003 年曾创立 VeryCD,这是中国版的 eMule,一个基于开放源码的 P2P 媒体资源共享网站。当时,VeryCD 的理念就是「分享互联网」,想通过开放的技术构建全球最庞大、最便捷、最人性化的资源分享网络,也一度真的成为中国大陆浏览量最大的资源分享网站之一。

在当时的中国互联网,黄一孟不是唯一一个信奉开放理念的创业者。最近黄一孟在推特中怀旧,回忆十几年与阿北(豆瓣创始人杨勃)、Mtime 创始人马锐拉一起商量,要如何把豆瓣、VeryCD 和 Mtime 的电影资料开放协议打通。

黄一孟的回忆不无感伤,「那是 Web2.0 的黄金时代,大家都认为开放是理所应当的,各网站各司其职拼凑起一个更丰富的互联网。」

黄一孟推特

的确,Web2 曾经是开放的乐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曾经盛极一时的 RSS 协议。

RSS 是一种网络聚合器协议,它允许用户以一种标准化的、计算机可读的格式访问网站的更新。订阅 RSS 可以让用户在一个新闻聚合器中及时跟踪许多不同网站的更新,而无需挨个打开检查。翻译成人话就是,使用 RSS 的用户可以定制属于自己的内容信息流。

当时,互联网行业仍属早期,现在常见的 Facebook、Twitter、微博等大型应用程序仍未诞生,人们使用 RSS 来追踪不同网站的更新,定制自己喜欢的信息流。正如黄一孟所说,十年前,无需登陆注册的 API、RSS、XML 导出是很多网站的标配。

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种 App 应用涌现,用户只需要注册一个账号,App 就会给我们提供相应信息。我们不再需要定制自己的信息流,APP 会根据我们的浏览偏好「持续推送」。目前我们常用的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内容应用,其实都是基于 RSS 的封闭式服务。与之对应,Google Reader、feedsky 等优秀的 RSS 提供商纷纷被关闭,支持 RSS 的网站也在日益减少,这个协议似乎正在成为历史的尘埃。

哪怕是移动端 APP,也曾有过开放时代。微博早期曾着手搭建开放平台,并提供 API 接口给第三方开发者来构建个性化的客户端产品,从而诞生了一批具有极强个性化色彩、更少广告的第三方微博客户端,受到用户欢迎。然而,不愿意看到第三方客户端发展壮大的微博,陆续以安全问题等理由多次关闭基本权限。直到 2017 年,有开发者透露,微博已经彻底封闭开放接口,这意味着第三方客户端几乎全军覆没,微博再度封闭起来。

另一个受欢迎的开放产品是 2011 年诞生的应用 IFTTT,英文为 If This Then That。顾名思义,你可以在 IFTTT 上设定一个条件,让系统为你做出特定的动作。

作为一堆网站的开放集合,IFTTT 可以让用户只需要挑选其提供的第三方服务里的某一个,指定它出现某种状态时,就触发另一个服务的某个动作。一切可以在弹指间完成。例如,你可以设定 IFTTT 在天气状况变成下雨时给你发推送;你可以设定 IFTTT 在发现有人在 Twitter 上提及你时,将对方提及你的内容发到 Evernote 里;也可以设定 IFTTT 在某个 RSS 有更新时,将更新的内容发送到 Read It Later 里。

在 Web2 发展早期,这种开放思维让不同产品的创新像乐高一样可组合和叠加,在信息聚合和彼此启发的基础上,出现更多不可思议的复利效应。

然而,开放和封闭之间,历史终究做了自己的选择。

如今我们回头看,随着苹果应用系统的诞生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曾经向着开源和开放走去的 Web2 大批协议在竞争中被淘汰,反而是注重护城河、知识产权和垄断的互联网应用越杀越勇。在这样的路径下,Web2 自然而然开始转向,由开放走向封闭,进而发展成如今我们熟悉的垄断巨头。

也许,a16z 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的那句名言「软件正在吞噬一切」,正是对 Web2 最好的注脚。


开放与商业化的两难


开放和开源明明有利于创新,为何会被历史抛弃。这离不开 Web2 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经典难题,如何盈利?

Web2 最大的盈利逻辑,就是「流量变现」。

自从互联网企业的鼻祖雅虎开了服务免费的「好头」以后,「烧钱赚流量」和「流量变现」就成为了横亘在所有互联网企业面前的难题。如何获得流量(战略选择)和流量的变现效率(商业模式),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互联网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市值表现。

这一点,腾讯早期商业模式的发展史可以体现的淋漓尽致。腾讯最早期的产品,就是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即时通讯工具。虽然用户数量高速增长,但用户并没有付费习惯,腾讯当时也就没有很好的变现方式。

为实现盈利,腾讯先是通过电信增值服务、虚拟商品销售(QQ 皮肤等)以及「Freemium」(Free + Premium)三种模式收费,随后不断扩充其他的免费产品和内容,例如微信、QQ 音乐、QQ 门户、QQ 游戏等,进而通过增值服务、广告、娱乐和电子商务等,不断扩大「流量变现」的尝试。

在这样的商业逻辑面前,用户数量和使用时长就是每个互联网公司最大的蓄水池,应用需要围绕用户来变现。这也倒逼互联网应用想尽各种办法,将用户留在自己封闭的生态体系内,甚至不惜彼此屏蔽和垄断,也就有了我们很熟悉的阿里系、腾讯系、字节系等巨头之间的各种战争。

Web2 机制下,开放和开源,恰恰是盈利的反面。

当 RSS 服务盛行时,意味着大量网站的流量其实被窃取了,用户可以通过 RSS 订阅直接跟踪网站更新,等于掐断了这些网站和应用的流量,网站的内容生产者无法获得点击率和流量,从而无法通过广告等形式变现。

当微博开放 API 给第三方开发者,意味着也将自己主站的流量分享了出去,微博自主产品的流量和点击率自然而然会下降。在「流量为王」的 Web2 时代,这分享的不仅仅是流量,而是商业价值和变现机会。这种模式对上市公司微博来说,肯定无法长久。

再比如,在传统互联网中,TCP/IP、HTTP、SMTP 这些建立互联网基石的开放协议,明明具有极高的价值,但其发明者却很难有途径来变现,无法匹配与贡献相匹配的价值,往往只能「用爱发电」。

一切历史选择,都离不开人类追逐利益的本性,这没有道德色彩,只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为了盈利,Google 不断砍掉无法变现的应用,无论它多么被用户喜爱,包括使用 RSS 的 Google Reader。

为了盈利,腾讯对建立在自己生态上的应用生杀予夺,几行代码就可以掐断一个小程序应用的生命线,无论它多么成功,只因对自身业务造成威胁。

为了盈利,互联网巨头视用户流量入口为金色大门,彼此之间互相屏蔽,无论这给用户造成多大不便。

直到最后,当用户利益和商业利益之间发生冲突,互联网应用们仍会选择利益,毕竟他们只需对股东和自己负责。

在商业化盈利的终极目标下,流量越来越昂贵,互联网应用变得越来越封闭和垄断,经过其生态系统的任何过客都要留下「买路财」,进而演变成了我们现在熟悉的 Web2 时代的庞然大物。


Web3:激励机制改变


要改变 Web2 的模式困局,势必要改变商业的激励机制。

感谢中本聪,十多年前提出的比特币概念,在层层演变下,最终颠覆了企业商业模式和社会协作模式。

正如「胖协议」理论所说,上一代共享协议(TCP/IP、HTTP、SMTP 等)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价值,但这些价值大部分都是在应用层,以数据的形式重新被获取(想想 Google、Facebook 等)。

Web3 将颠覆这种生态的关键要素,就是共享数据层,和引入加密 token。

通过开源和去中心化网络来存储用户数据,而不是互相独立的应用访问来控制不同的信息孤岛,Web3 降低了新参与者进入门槛,让创新想法可以像乐高一样层层搭建,并创建一个生态系统:上面的产品和服务将更具活力和竞争力。在相同且开源的协议上,市场可以构建若干个竞争、非合作、但可互相操作的服务。这也防止了「赢者通吃」的市场垄断。

另一方面,引入 token 后,当 token 升值时,就会吸引早期投机者、开发者和企业家。他们成为协议的利益相关者、并在经济上支持它的成功。然后,获得早期利益的部分持有者,为进一步提升 token 价值,将会围绕协议创建应用和服务,不断壮大协议生态。部分应用会变得很成功,引入更多新用户,这进一步增加 toekn 的价值,吸引更多企业家的关注,带来更多的应用,从而形成一个正向循环的生长机制。

在开放和 token 的双重作用下,既确保了用户数据的安全、隐私和控制权,被用户自己所有。协议、应用、开发者、用户的利益也彼此息息相关,每个人都成为整个利益循环系统中的重要参与者,每个人都可以是是架构师,参与 Web3 平台的建设,并通过智能合约获得与劳动成正比的激励。每个人都拥有平台。

Web2 时代开放与变现无法兼得的困境,将被彻底打破。尽管 Web3 当前仍讨论多于落地,但它都在困境中提供了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和前进方向。互联网发展撞了南墙后,在技术创新的帮助下,又重新回到曾经的分叉路口,沿着前人开放和创新的路径,继续向前走去。

Web2 从开放,到封闭,再到 Web3 的开放,颇有「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演变意境。

这条河流的历史航道看似走了弯路,却也是必经之路。在当下的每一刻,每个市场的参与者都做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历史的航向由利益所凿刻。比特币和去中心化区块链的诞生,将 power 从少数人手中释放出来,分散给更广大的人群。历史的最终选择,也必将符合 power 所有者的利益,即我们每一个人。

鸣谢:感谢 0x49 对本文观点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