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地3200万,地产富豪为何去虚拟世界买地?

钱多人傻还是精打细算?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王晟宇

元宇宙地产的价格再创新高。

12月8日,《福布斯》报道,香港房地产巨头新世界发展(00017.HK)CEO郑志刚宣布,他个人已在元宇宙游戏The Sandbox中购买虚拟地产。

综合《香港经济日报》和《中国经济周刊》报道,郑志刚计划将购入的The Sandbox数字地块打造成“创新中心”。

报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郑志刚对这块虚拟土地的投资金额约为500万美元。这是已知对元宇宙虚拟地产的最大单笔投资。

自10月28日Facebook宣布更名Meta,全力进军元宇宙赛道后,元宇宙概念迅速成为全球热点。除了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宣布入场元宇宙之外,元宇宙链游内的虚拟土地价格不断突破新高,成为热点话题。

据Dappradar显示,在11月22日到28日的一周内,四个最主要的元宇宙房地产交易平台的总交易额接近1.06亿美元。

这让外界产生疑问,难道元宇宙的核心价值就在于炒地皮?而且还是虚拟土地?

更重要的是,对元宇宙地产投入巨资的往往不是认知浅显的散户,而是有着相当实力和多方布局企业家和富豪。对他们而言,斥巨资购买虚拟地产的核心逻辑是什么?


01 链改的沙盒游戏


虽然元宇宙在今年被炒成热词,但对元宇宙的开发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是目前元宇宙世界当中生态相对成熟的两个项目。

11月,林俊杰高调宣布购买虚拟土地,Metaverse Group以创纪录的243万美元购买的虚拟土地均来自Decentraland。随后,The Sandbox上就又创造了430万美元购地的新纪录。事实上,目前针对元宇宙世界的天价购地新闻几乎都来自这两个项目。

The Sandbox由位于旧金山的软件公司Pixowl开发,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The Sandbox最初是一款2D沙盒游戏,并拥有超过4000万注册用户。

2017年,Pixowl宣布计划将 The Sandbox 转变为基于以太坊的 3D 游戏,其中用户创建的每个游戏内物品都是不可替代的代币(NFT)。

今年11月,The Sandbox 获得新一轮9300万美元的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

沙盒游戏是一种允许玩家从场景设计、游戏规则设定、人物设计等全方位参与的游戏。此前在全球风靡的沙盒游戏《我的世界》与The Sandbox在游戏体验上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简而言之,即游戏制作方向玩家提供一块空白的虚拟空间,以及建造所需的各种素材和设计工具。玩家可以像垒乐高一样,运用这些素材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空间,并设计一套专属这个空间内的游戏规则。

在不涉及区块链技术的传统沙盒中,玩家通过发挥各自的创意享受充当上帝的体验。但这些体验通常只能停留在线上,而不能带来任何实质收益。

当The Sandbox将区块链和NFT引入其中后,一切变得不一样。

对土地拥有者来说,由于The Sandbox中的土地共有16万块,具有一定的稀缺性。可以通过销售土地,赚取价差获取收益。

通过设计空间内的物品,也可以将物品作为一种NFT出售。如一把椅子,一只独特造型的怪物,都能铸造成唯一的NFT出售。那些没有设计能力的玩家,可以通过购买别人设计的NFT物品,装点自己的空间。

除此之外,对于拥有土地,又完成精良设计的玩家来说。相当于自己设计了一款区块链游戏,可以向其他玩家出售道具或收取门票来获得收益。

当然,没有土地的普通玩家数量最多。

普通玩家基本分为两种,一种是跟随各自喜爱的IP进入,可以在这个虚拟空间内与自己喜爱的明星互动。近日,一段在The Sandbox看周杰伦演唱会的视频广泛流传,即便随后证明这只是某玩家自己录制,而非周杰伦在元宇宙的首秀。但仍引发网友热议,并被The Sandbox的创始人点赞转发。

据The Sandbox官方表示,目前其已经与超过165个品牌、IP和艺术家达成了合作,包括Snoop Dogg、DeadMau5、Avenged Sevenfold等,覆盖人数超过10亿。

另一种则是像参与其他区块链游戏一样,进入到各个场景中,通过打金获取收益的玩家。显然,由玩家打造的链游效果很难和其他成熟的链游团队设计的产品抗衡。目前The Sandbox正通过官方设计的游戏来吸引更多用户参与。


02 巨鲸的玩法


前述为The Sandbox官方所设计的游戏路径,适用于个人玩家。而对于愿意斥巨资投入其中的企业、明星来说,卖游戏道具并不是最优的选择。

据《链新》观察,这类“巨鲸玩家”的玩法大致有以下几种。

第一是大的品牌方。11月23日,The Sandbox在其官方推特上宣布阿迪达斯旗下品牌Adidas Originals登陆 The Sandbox 元宇宙,并邀请Adidas Originals共同组织创作者在The Sandbox中进行建设。

这样的做法,更像是在纳斯达克大屏幕上投放广告,或者是在曼哈顿开一家旗舰店。如果元宇宙真能如目前全球的预期一样,成为下一代互联网web3.0的最终形态,能在元宇宙内拿下一块展示品牌的空间,企业显然是愿意的。

第二是流量。9月24日,美国饶舌巨星Snoop Dogg宣布与基于The Sandbox合作,计划进一步推出NFT,以及游戏内音乐会。Dogg还将推出1000个NFT派对通行证向粉丝发售。

这适当地弥补了疫情对演艺行业的影响,除了选择直播带货增加收入外,国外的明星选择通过元宇宙世界举办线上演唱会同样能够类似的效果。

第三是元宇宙基建商。据福布斯报道,有建筑公司在元宇宙中设计一个项目就可以赚近30万美元。大小、位置和高度等指标也都会影响具体的价格。

这更像是元宇宙经济模型的建立,催生的诸多新的行业,比如元宇宙装修公司,元宇宙地产经纪商等。作为元宇宙的深度参与者,在最显眼的地方,拥有一块土地是这类型的企业快速打开市场,并寻找到目标用户的方式。并且,这块永久的广告牌,还有可能带来更大的升值空间。

无论是此前创下价格新高的Metaverse Group公司还是这次购买虚拟地产的郑志刚,都表明了要深度参与元宇宙建设。

当然,这些“巨鲸玩家”并不是看上去的千金一掷,毫不在乎。

目前,在The Sandbox上的最大地块为24*24,总面积达到576单位的土地。而现在出售的最低价1*1土地价格为3.13以太坊,约合人民币7.5万元。按此价格计算,正常购买24*24的特大地块价格为430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郑志刚事实上只花了3200万元就购得了相同面积的虚拟土地。因此,从某种角度来说,其购得这块土地非但不是高买,甚至相当于打了7折。


03 谁将是赢家?


从市场角度而言,元宇宙或许是未来,但未来明显还没来。

目前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等项目承载的巨大资金。源于其提前布局的抢跑优势,并不代表这类项目就是元宇宙的最终形态。

随着Facebook和其他互联网巨头入场,他们所具备的用户流量和开发能力将极有可能对现有的领头羊造成冲击。届时,门槛越来越高的The Sandbox们和擅长烧钱抢用户的互联网巨头抗衡,才会面临真正的考验。

据The Sandbox的数据显示,其可出售的土地总数量为166464块,目前尚未全部出售。按照目前的地板价计算,在这部分土地全部出售的情况下,光其土地的市值将达到了125亿元人民币。以其初始价格约合6360元计算,The Sandbox公司通过出售土地的收入至少将达到10.6亿元。目前,最新一次发售狗狗教父主题普通地块最低价为4.2万元。

另据The Sandbox官方基金会10月数据显示,除了土地收入之外,其还持有约2亿美元的代币。

显然,对The Sandbox和“巨鲸玩家”来说,他们的生意经更为清晰且划算。而今天选择高位接盘的玩家们,到时候又要到哪里寻找新的接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