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基于区块链的应用模式是元宇宙的更优选择,国内很有可能诞生元宇宙领域的超级独角兽

来源&作者:王岳华

原标题:《解密元宇宙新思维》

不可否认,元宇宙中的很多业态及数据的应用模式是可以基于区块链的,并且基于区块链并运用其技术实际上也是一种较佳的选择。德鼎创新基金对元宇宙的布局可以追溯到约2015年,我们在那时就已经理解到Metaverse将会是一种新的生活形态。我们从2015年开始投资区块链,由区块链衍生出的数据分享、开放、共建,共享等等也是拓展开一种可能的新的生活形态。如今的应用场景都已经或多或少地使用到了分布式数据库、隐私计算隐私保护等技术,比如在金融服务场景、国内的一些政务的服务场景、医疗服务场景等,可以看到我们的生活形态正在慢慢的发生转变。   

相比之下,元宇宙对生活形态的转化更加直接。元宇宙并没有一个严格的定义,因为它的形成必须由用户共同参与和创建,并由此产生新的生活形态,因此没有必要给它下一个定义。无论是Roblox的火爆还是Facebook改名为Meta等现象都可以看出元宇宙是在不断发展的,假设元宇宙的理想态是百分之百,目前看到例如直播平台中的虚拟偶像、游戏中的虚拟场景、线上线下体验等可能只有百分之二三,这也意味我们正面对的巨大的机会和挑战。

我们知道许多新应用新场景的成就不能只依靠其本身,例如英伟达需要很多游戏项目和硬件制造公司来推动其芯片显卡的销, iPhone必须依托于4G和众多应用内容才能够把它的功能全部显现出来,元宇宙也是同理。因此在分析元宇宙赛道的时候,我们基本可以从内部把它拆解为四部分,当这四部分都非常完备的时候,我们或许可以看到元宇宙达到百分之七八十分以上的状态。

那么这四个板块包含什么呢?第一,基础设施,它是非常简单直接的一部分,包含芯片、硬件、人机交互,以及分布式算力、分布式存储、边缘计算等等,这些基础设施是形成元宇宙的整个大产业的四大块之一。第二个是今天常见的各种应用和内容,包含游戏类的内容、社交直播平台上的内容,甚至包含一些电商的场景。例如我们在未来的三年也许会看到一些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更有体验感的游乐园,譬如说,漫威除了有线下的环球影城,还可以在此基础上结合线上的全息成像、人机交互,提供当用户选定角色后再进场的完全式体验,这样的场景也许也只是百分之五的场景体验。可以看到内容和应用非常的广泛,这些同样是基于前面提到的基础设施,例如芯片,芯片不只是传感器或者说单纯的支持边缘计算传感器,也包含生物识别芯片来用于人机交互,所以它的范围实际上非常的广。

第三是关于协议层的,今天可以看有很多协议小工具、SaaS的服务去支持互操作、跨平台,如果缺少这些协议则有很多跨平台的引擎、内容无法交互,进而影响到整个元宇宙产业的成熟度。由于很多的内容和应用必须由用户来参与共建,所以这些包含共识层面的协议就变得很重要。第四个板块是基于区块链的技术以及运转的经济模型,在元宇宙生态中产生出的新经济体系和新业态。也许大家会关注到现在脸书还是一个中心化的公司,它如何能做出一个完善成熟、为用户所称道的元宇宙呢?这其实是个很大的问号。正如很多人所质疑的,中心化的公司要做成一个基于互联网协议上的元宇宙其实是非常难的,元宇宙一定是基于开放、共享和共建的。因此我们也看到很多很新的DAO的业态的出现。这些基于一定的共识协议,经济体系的DAO可以成为新业态的一种范式。

刚刚提到的基础设施、内容应用、协议和新业态四个板块,都是基于我们现在从web2.0到web3.0的转变。事实上,元宇宙是一个比较终极的新的生活形态,而基于web3.0可能还有一些其他的发展方向。

web2.0基本上基于社交、移动和云服务三块,web2.0中的移动互联网、移动设备涉及到很多社交方面,包含游戏、电商等,也就是所谓的内容应用,由此需要有很多云的支持,例如云服务、云算力。那么web3.0是什么?web3.0为什么跟元宇宙这么息息相关?让我们先了解web3.0的三大基础:第一个就是人工智能。元宇宙中的很多场景必须依靠人工智能的延展,譬如说,对美剧西部世界进行全息成像、虚拟人物,在用户登入之后可以根据实时的交互延展出不同的故事线,这必须依靠强大的边缘计算能力和强大的人工智能。第二个就是刚刚提到的边缘计算。第三个是分布式的数据网络,所有的包含人和物的用户数据通过数据网络分布出来,用户贡献才能够产生一个真正元宇宙的概念。而分布式数据网络正是区块链之所长,区块链是个处理分布式数据网络的协议,包含了所有的分布式数字交易、分布式数据交换、分布式存储,。因此可以说区块链是元宇宙项目中必备的底层协议。

我们其实在很多场景可以依靠人工智能来产生虚拟人物,产生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比如说,可以把你过去的所有个人的数据贡献出来,比如我今年50岁,那么我把个人从1岁到50岁的数据全部拿出来,通过人工智能的分析,可以产生一个虚拟的王岳华,并且它与本我的相似度可以达到99.9%,完全能够胜任我能完成的事情。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同样依托于人工智能和数据的演进, 51岁的王岳华是如何形成的呢?其实是由两方来构建,一个是真实的王岳华的50岁的数据,另一个是虚拟身份的王岳华的50岁的数据,因为虚拟的我也与外界交互,但是这些数据其实不是真实的我体验到的,但是我一样需要把这些数据转给51岁的王岳华。因此依托人工智能、边缘计算和分布式的数据网络,你会发现在未来的元宇宙,这些你所体验到的东西可能不是由你真正一个人控制的,而是所有用户交互影响所共建的。所以在用户共同参与共建中的“用户”不只有个人,还有其他的交互“物”。

现在很多的巨头都在进军元宇宙,我们机构从 2006年就投了很多芯片公司,一方面,今天的元宇宙在基础设施方面本身就需要芯片的支持,不只是做传感器芯片,还要具有强大的应用计算力的芯片,而在芯片研发方面也许就需要七八年,所以其实现在巨头从硬科技的角度切入是很正常的,甚至应该更早。第二,在应用跟内容方面,不外乎是现在的一些互联网公司例如脸书、国内的腾讯等,会从游戏切入,从社交切入,从电商切入,在其中加入了人机的交流,或者数字界面之类的更加沉浸式的体验。人跟虚拟数字的交互不外乎是信息的交流、数据的交换以及价值的交易,我们当然需要这些基础设施和内容应用来进行支持。我们看到的这些只不过是百分之百中的百分之二三,现在有那么多的中小企业和个体,那么多的开放共享共建,我们不知道未来百分之百的元宇宙长什么样,也没有必要去定义它。

法规和监管是元宇宙的约束之一。简单举个例子,所谓的数字身份在众多的领域里是尚未打通的,比如说微信账号、微博账号和在脸书账号由于身份问题无法互相打通。要解决身份问题又会涉及到所谓的数据增值服务,数据增值服务肯定要有监管跟法规来规范,譬如说我们国家前一阵子就已经出台了数据安全法,所以法规和监管是其中一个存在的约束。

在投资领域,我们鼓励现在的一些硬科技的产业,包含做一些软件协议层产业的创业者、做互联网应用方面的创业者,特别是在社交、电商、游戏方面,他们可以更好的接入一些元宇宙概念的小的应用场景、体验场景或者新的交互方式,这些当然依托于硬件和协议层的支持。在这几个层面已经出现了很多的创业者,不管是从技术的角度出发,还是从互联网流量角度出发、用户参与角度出发,我们也看到并参与到各个领域的一些项目中。那么对机构投资者而言,可能看的要再远一点,也就是说我们做投资的时候,得思考怎么样能够把我们认为比较有前景的项目转化转换出价值。这不外乎是要看现在市场天花板在哪里?你提出的这个产品或服务或应用或协议在整个竞争的态势中是否具有优势的地位?你们的整个创业团队的积累、经验资历、过往的资源是不是能够让你们很好的在创业浪潮里脱颖而出,让投资人得到相应的回报?我们机构有一个slogan——寻找改变世界的梦想家,所以我们会鼓励创业者在元宇宙的大赛道里去思考要做的方向的时候一定要充满梦想。这个梦想是什么?是要改变世界改变现状,打破现在的互联网状态,打破基于中心化的掌握用户数据的公司模式,思考你有没有一个方式可以利用分布式数据网络的理念和架构去竞争。这是在竞争角度中的利器,因为用户不想被中心化平台所挟持,那么是不是有一种方式可以通过刚刚说的方式把用户拉回来。

我认为在国内确实非常有机会看到元宇宙领域的超级独角兽,因为元宇宙基于在国内的生活形态,不管是大消费还是大文娱都特别有应用场景,所以基于这样的体量,我相信在应用层面在生活形态方面是可以出现一些超级独角兽的。当然可能他们运用到的不管是体验方面,还是人机交互方面的元宇宙的概念只是部分的,但基于国内巨大的流量,这些并不妨碍他们成为超级独角兽的潜力。此外,元宇宙必须有硬科技来支撑,为了扶持这样一个产业以及流量,我相信未来有一些基于人工智能芯片、基于边缘计算算法芯片的公司在硬科技领域以及在互联网领域会有很大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