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传伟:如何理解元宇宙的经济学

原标题:《第七届万向区块链全球峰会 | 邹传伟:元宇宙经济学》

10月27日,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博士受邀出席第七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并发表题为《元宇宙经济学》的主旨演讲,分享了对于元宇宙经济系统、可交易价值、可编程价值等概念的思考。

以下为演讲全文:

近期关于元宇宙有很多讨论。尽管对元宇宙的形态和演进路径仍有很多不同意见,但一个普遍共识是,经济系统是元宇宙的核心要素之一。那么,该如何理解元宇宙经济学?这就是我今天将探讨的问题,主要分成四个层次进行:一是稀缺性和可交易的价值;二是比特世界与原子世界的融合;三是可编程价值;四是分布式架构与自发秩序。


一稀缺性与可交易的价值


在元宇宙中,价值是如何实现的?价值既来自原子世界,更来自比特世界。价值无处不在,但我们先专注可交易的价值,也就是能参与经济活动的价值。可交易的价值的前提是稀缺性。稀缺性的含义是,不是所有想要的人都能获得,因此需要一套资源配置机制。举个例子,阳光普照大地,价值巨大,但不可交易,通过太阳能电池转为电能后才成为可交易的价值。

在我们熟悉的原子世界,稀缺性是怎么产生的?第一,自然要素禀赋有限、能量和物质守恒约束等造成的稀缺性。比如,在工业生产中,给定资本、劳动等要素投入以及生产可能性边界等,产出总是有限的,很难无成本地复制原子世界的产品。第二,政治制度和法律规制造成的稀缺性。一个典型例子是货币。货币供给一方面要匹配经济增长,另一方面不能过快增长,以免推高通货膨胀。历史上,货币曾通过直接使用或挂钩贵金属来保障稀缺性;在信用货币时代,则是通过中央银行制度来保障的。另一个典型例子是碳排放权。碳排放权作为一种温室气体排放的权利凭证,是人类社会为满足减排目标,根据经济学理论而创设出的一种新资产类型,在金融发展上有划时代意义。

在多数情况下,原子世界的产品有清晰产权,交易体现为所有权变更。卖家在出售产品后,一般不再保留追索权。

与原子世界相比,比特世界的经济规律有一定特殊性。首先需要澄清的是,比特世界不等于虚拟世界。与原子世界一样,比特世界也凝聚着人类的思考和劳动,也满足着真实的人类需求,从娱乐的需求、社会交往的需求,到学习的需求、工作的需求。这些需求都是真实存在的,与人类在原子世界满足的需求并无二致。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爱德华·卡斯特罗诺瓦(Edward Castronova)教授是对游戏中经济活动进行严肃分析的专家。他的核心结论是,游戏中的经济活动,与现实经济活动遵循相同规律。我们只要看一下Roblox以及围绕Q币的经济活动,就会明白他所言不虚。卡斯特罗诺瓦教授2001年的成名作就发现,如果将MMO游戏《无尽任务》中的Norrath视为一个国家,其人均GDP介于俄罗斯和保加利亚之间。对这方面问题感兴趣的读者,我推荐卡斯特罗诺瓦教授与合作者2014年通过麻省理工出版社出版的《虚拟经济:设计与分析》(Virtual Economies: Design and Analysis)。

人类为什么需要比特世界,而且需要的程度越来越高?我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人作为生命体,需要不断摄入负熵,才能维持生命秩序,而负熵有两种主要形态,一是以食物代表的能量,二是比特世界的信息。第二,人类突破原子世界的需要。不管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人都是有限的存在。比特世界给予人类超越原子世界规则的体验,摆脱了物理意义的时空观,让现实生活中的时间与地点对人类活动的限制大大削弱。

人生中有很多选择是不可逆的。我们经常思考,如果在过去某个时点,做了另一种选择,今天面临的局面是否不一样。罗伯特·弗罗斯特在一首著名的诗中写道:“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这首诗的标题是《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显然,这个标题在内涵上与Second Life、Metaverse有相通之处。人生没法做受控实验。对这类问题,我们只能从比特世界中寻找答案。

与原子世界不同,比特世界的产品不太受到自然要素禀赋或生产函数的限制,不属于能量和物质守恒定律讨论的对象。理论上,比特世界的边界由人类的想象力决定,有无限可能,会永远拓展。原子世界的产品一般有磨损和折旧,但比特世界的产品几乎不会灭失。原子世界的产品很难被复制,但比特世界的产品很容易被复制。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比特具有稀缺性?目前主要有三种方法。第一,信息防扩散技术,以信息隐藏技术(“数字水印”)和数字权利管理(DRM)等为代表。第二,以安全多方技术(MPC)、同态加密等为代表的隐私计算技术,让数据“可用不可见”。第三,区块链技术,体现为同质化和非同质化Token(以下分别简称为FT和NFT)。区块链的不可篡改、不能“双花”和交易可审计等特征,让同质化和非同质化Token等数字符号具备了稀缺性。

经济学对产品分类主要看两个维度。第一,非竞争性:当一个人消费某种产品时,不会减少其他人对该产品的消费。比特世界的很多产品可以被重复使用,重复使用不会降低数量或质量,并且可以被不同人在同一时间使用,因此具有非竞争性。第二,非排他性:当某人在付费消费某种产品时,不能排除其他没有付费的人消费该产品,或者排除的成本很高。让比特具有稀缺性的技术和制度,本质上就是让之前的公共产品、公共资源和俱乐部产品,变为在原子世界中常见的私人产品。


二比特世界与原子世界的融合


肖风博士在今年7月关于元宇宙的一个演讲中将人类社会的数字化迁徙分为三个层次:数字孪生,数字原生,虚实相生。沿着他的思路,我们可以看出比特世界与原子世界正在从6个层次趋向高度融合。

第一,信息基础设施。比特世界运行在原子世界提供的一系列信息基础设施上,比如计算、存储、网络带宽等。这些信息基础设施都有一定的物理形态。

第二,比特世界作为原子世界的镜像,记录原子世界的人、事物和发生的事情等。这方面最受关注的进展就是数字孪生(Digital Twin)。

第三,用FT和NFT代表原子世界的价值,也就是在比特世界具有稀缺性的FT和NFT与原子世界具有稀缺性的产品之间建立起映射关系。央行数字货币,稳定币,区块链应用于证券市场,以及最近很受关注的NFT应用于文娱产业,都属于这个层次。

第四,从比特世界操作原子世界的价值。比如,对一辆车,通过NFT技术进行分时租赁。

第五,集成比特世界和原子世界的价值的产品。各种人机交互技术,比如AR/VR眼镜,都属于层次。它们提供了从原子世界到比特世界的接口。

第六,相同参与者,共同经济体。人类社会的数字化大迁徙,本质上就是大量的人类活动、时间和注意力等从原子世界迁移到比特世界,两个世界的互联互通程度不断加深,在价值流通上逐渐融为一体,成为共同经济体。我们可以设想人类投入比特世界的时间和注意力超过原子世界的那一天。

正因为这6个层次的高度融合,我们不能再将比特世界视为虚拟世界。在这些融合中,身份层面的融合具有特殊意义,因为身份背后是元宇宙的各类参与者,比如内容创作者、用户和技术开发者等,而身份网络中蕴含的社会关系,在元宇宙中具有重要地位。以Facebook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向元宇宙转型,正是基于这一点。

比特世界的身份与原子世界的身份之间存在丰富多样的映射关系。映射是高中数学的一个基础概念,也是理解元宇宙中很多问题的关键。具体到两个世界之间的身份映射上,主要存在3种情况。

第一,一一映射。这体现为央行数字货币和稳定币等合规金融应用中的严格KYC要求,目的是让比特世界的身份严格挂钩原子世界的身份。但如果央行数字货币和稳定币支持可控匿名性(这将是通行做法),就不属于一一映射。

第二,相互独立。比如,在区块链的去信任环境中,地址与用户在原子世界的身份是完全脱钩的,这就是去中心化借贷需要超额抵押的原因。但随着比特世界活动的发展,为降低交易成本,比特世界会形成自己的身份和声誉机制,比如地址画像。

第三,多重映射造就的集成身份,这将是元宇宙的常态。每个人除了在原子世界中有一系列身份标识(比如身份证件、生物特征和社会关系等)以外,在比特世界还将有自己的数字分身(Avatar),并且这两类身份之间将相互影响。比如,很多人在微信上使用NFT头像,就是将比特世界的属性带到原子世界。


三可编程价值


可编程价值(Programmable Value)将是元宇宙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可编程价值是经济和技术发展的产物,其驱动力是人类随时、随地、随心——特别是以智能化方式——处置自己拥有的产权的需求。

在不同经济和技术条件下,可编程价值的实现方式有很大差异,但价值载体都主要分成以下5类:

1. 货币。

2. 资产。

3. 身份。为什么身份是一种价值?比如,一些名人通过“刷脸”就能获得很高广告收入或大额融资,就体现了身份的价值。再比如,在区块链中,身份对应着私钥,而私钥对应着资产,与价值的联系更直接。

4. 权限。在其他条件一样的情况下,能获得别人没有的信息,见别人见不到的人,做别人没法做的事情,就是价值。

5. 社会关系。马克思曾深刻指出:“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们在社会和经济活动中积累下的口碑、风评、声誉等社会资本,就蕴含在社会关系中,有巨大的价值。一些人因为违背公序良俗而“社会性死亡”后,能从事的经济活动,能获得的经济价值,就会受到很大限制。

以上对5类价值载体的讨论,既针对原子世界,也针对比特世界。对比特世界的货币和资产,已有很多讨论;比特世界的身份、权限和社会关系,将越来越受关注。

在以银行、证券和保险等为代表的传统价值结算系统中,价值载体并不是天然具有可编程性,需要通过应用编程接口(API)来引入编程逻辑。这个过程离不开中心化机构的审核、认证和执行。

在元宇宙价值结算系统中,价值载体和编程逻辑将可以融为一体。大家只要看看智能合约的实现方法和功能,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在这种情况下,“代码即价值”,可以用代码来刻画丰富多样的价值特征和交易机制。在元宇宙价值结算系统中,可编程性将可以通过去中心化、非许可化和智能化的方式来进行,以更好地支持人类随时、随地、随心处置自己拥有的产权,赋予个人在自己权利范围内不受他人限制的自主权,并且能进行复杂的价值操作。

不仅如此,可编程性也将带来互操作性、可交互性、可组合性。如果将可编程性价值抽象为一个函数,互操作性、可交互性、可组合性相当于对函数进行传参、迭代、联立计算等操作。这有助于从一些小而简单的功能模块出发构建一套大而复杂的元宇宙价值结算系统。

可编程性对个人的赋能,需要低代码化的配合。将来,代码的使用门槛将降低到人人都可用的程度,就像现在人人都可以操作智能手机一样。通过代码来处置自己拥有的产权,将成为个人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传统价值结算系统中,产权往往是清晰的,交易往往对应着所有权的转移。在元宇宙价值结算系统的支撑下,将出现哪些新的产权和交易机制?我认为将出现很多深刻变化,一些变化现在已可看到端倪。

第一,比特世界产权和交易本身就有多样性、多维度。比如,从专业生产内容(PGC),到用户生产内容(UGC)和人工智能生产内容(AIGC)。再比如,一些游戏采取“边玩边赚”方式,把用户的使用和反馈作为系统升级、完善的基础进行奖励。

比特世界产权和交易的多样性、多维度在数据要素市场体现得最为充分。昨天微众银行马智涛副行长专门讲了个人数据的可携带性。个人数据的这些特殊性会影响数据要素市场的形式。比如,北京、深圳和上海都在发展数据交易场所,欧盟和英国很重视数据信托,而开放银行是全球银行业的大趋势,香港和新加坡都推出了相关试点。

第二,原子世界产权融入比特世界后的新特征。交易不一定是买断卖断式的,可以只出让部分产权。比如,在艺术品市场,通过NFT,智能合约自动分配交易收益,让版权方拥有长期被动收入。这种交易方式没有原子世界与比特世界的融合是无法实现的。

第三,可编程性带来细颗粒度权限控制,这对应着一系列相互补充且可以组合的协议。

第四,产权和交易机制多样化,与之对应的金融活动形态也将是多样化的。


四分布式架构和自发秩序


很多研究者给出了对元宇宙组成部分和内部层次的理解。从经济学角度,我认为元宇宙存在如下结构:

图的外圈是元宇宙的4类基础设施:

第一,信息基础设施,包括计算、存储、网络带宽等。很大一部分信息基础设施将是分布式的。

第二,互操作系统。互操作系统的目标是让元宇宙的参与者在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之间自由切换,价值在两个世界之间自由流转,将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1.两个世界之间的接口,比如AR、VR、XR等。人机交互体验将接近真人水平。2.两个世界之间的身份交互,比如DID。3.原子世界内可以有不同平台,不同平台之间在身份和价值上的互操作性。

第三,内容生产系统,包括图形引擎,游戏引擎,虚幻引擎,UGC(将用户从体验者转变为内容的生产者),以及AIGC(人工智能生产内容)等。

第四,价值结算系统。在元宇宙中,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将在价值层面融为一体。

图的内圈是元宇宙的4类核心:第一,身份,既代表用户,也代表创作者和开发者。第二,经济激励。第三,治理机制。第四,应用。在元宇宙发展前期,应用将主要包括游戏、社交和艺术品等。这4类核心之间是相互影响、密不可分的。

那么,元宇宙中的经济活动将有哪些新特点?我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第一,个人自主权利的崛起,可编程性赋能。创作者经济和影响力经济正在重组创作者/KOL、分发平台和用户之间的互动方式和利益分配,总的趋势是分发平台地位下降。比如,用户在苹果App Store上的消费,30%归于苹果公司。这构成苹果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之一,相当于App开发者向苹果公司缴纳30%的税。Google近期准备把Play Store的分成比例降到15%,但这对App开发者仍显不低。如果创作者能降低对分发平台的依赖,能更直接地联系用户,将能获得更多利益份额。

第二,市场和社区的自组织力量将超越中心化企业组织。内生的、社区式投融资模式的生命力和效力将超过互联网平台的“烧钱”模式。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印证哈耶克的自发秩序理论。

第三,元宇宙中即使存在一些中心化节点,经济活动在总体上也将遵循分布式商业原则。分布式商业的核心特点是,没有股东概念,所有参与者都是利益相关者(香港称为“持份者”)。元宇宙的利益相关者经济将是共创共建,逐渐发展成形的。需要看到的是,利益相关者经济是一个重要的全球趋势。现在各国对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的强调,本质上就是突出利益相关者在经济活动中的地位。

以上不成熟的看法,请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