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国资行动:过半央企涉足,地方国资参投区块链企业

国家电网、中国电子等央企在核心技术公关上取得显著进展,累计申请区块链核心专利1200多项。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杨郑君

10月24日,央企区块链合作平台公众号发文称,中央企业加快打造区块链原创技术策源地、现代产业链链长,形成一批区块链骨干企业,产出系列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原创科技成果。

国家电网、中国电子等央企在核心技术公关上取得显著进展,累计申请区块链核心专利1200多项。国家电网立项全球首个“区块链+碳交易”国际标准,中国联通等参与制定国际标准11项,国家标准3项。


过半央企涉足区块链


央企涉及到中国经济领域的各个重要行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同时也是国家区块链战略执行的中坚力量。

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将区块链技术列为战略性前沿技术,不少央企就已经在业务相关的领域进行区块链布局。

据媒体报道,自2015年起,中国联通研究院开始布局区块链相关理论技术、开源软件、分布式存储等研究,而中国移动则在2016年就申请了区块链相关的专利。

今年2月,央企区块链合作平台发布了《中央企业区块链创新发展报告(2021)》,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12月,由国资委直管的97家中央企业中有54家涉足区块链领域,占比接近55.7%。中央企业已成立13个区块链实验室、2家区块链专业公司,投资了3家区块链初创企业。

央企区块链合作平台成立于2020年10月24日,由国务院国资委科创局指导、国网电商公司联合20余家中央企业共同发起,定位于发挥中央企业引领力和带动力,搭建中央企业区块链服务网络,构筑区块链产业新业态。

《链新》梳理发现,央企的区块链布局主要涉及政务、能源、金融、通信、医疗、电商、制造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侧重于落地应用。

在场景应用方面,国家电网、航天科工、中国远洋海运、招商局集团、华润集团、中交集团等分别在绿色电力交易、疫苗追溯、进口放货、跨国贸易物流、积分权益、智慧交通等场景实现应用落地。

据新华网报道,国网区块链科技公司是央企首家区块链专业公司,于2019年8月宣布成立,并入住北京中关村科技园西城园,同时发布了电子合同、电力结算、供应链金融、电费金融、大数据征信等五大区块链金融核心产品。2020年7月,国家电网公司还成立了区块链技术实验室。

国家电网是央企中进入区块链较早的公司,在区块链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据《中央企业区块链创新发展报告(2021)》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国家电网已申请区块链相关专利373项,名列央企区块链专利排行榜第二,而第一和第三的分别为中国联通、中国移动。


地方国资入局


在国家推动区块链的大背景下,各地方政府和地方国有资本不甘落后,纷纷以政策为支撑、以资本为动能,推动地方产业资本大举进入区块链领域。

2018年,多地政府集中设立区块链相关的产业基金。其中,深圳成立首期规模为5亿元的区块链创投基金,深圳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出资40%;北京金融局支持成立规模为10亿元的北京区块链生态投资基金;长沙经开区成立30亿元规模的区块链产业基金,政府出资20%;南京成立百亿级产业公链基金,政府引导资金占30%。

2020年开始,不少地方政府密集出台支持区块链的专项政策,各地利用政府引导资金,成立区块链产业(子)基金的思路更为明确。

据《链新》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超过33个省市出台区块链专项政策,除了财政奖励、房租减免、人才补贴等支持措施,不少地方都在政策文件中明确鼓励成立区块链专项基金。

《链新》统计的33个地方区块链专项政策文件中,有16个地方明确提出由政府国有资本主导设立区块链产业投资基金或子基金,其中,海南、广州、娄底、苏州的文件中明确(子)基金金额为10亿元或不低于10亿元。另外,有4个地区政府表示利用现有政府引导基金对区块链企业提供支持,9个地区政府则鼓励民间资本设立区块链产业基金,政府给予相应支持。

福建省区块链应用商会会长、福建省万维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朝晖对《链新》表示,在各地区块链政策的引领下,国有资本大规模进入区块链领域。在国有资本的带动下,政务区块链市场规模快速增长,国有交通物流迎来区块链应用爆发,银行与金融部门以供应链金融作为试点大举切入。

《链新》发现,不少知名的区块链公司背后都有国有资本的影子,比如天河国云投资方包括湖南省政府全资子公司湖南财信产业基金;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投资了搜云科技、云象区块链;布比区块链投资方包括深圳招商局创投基金、北京亦庄国投公司;招商银行旗下子公司招银国际投资了溪塔科技;国投高新(深圳)创业投资基金投资了趣链科技。

由于各地资本生态等的差异,内地国资和沿海投资区块链的方式有所不同。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沿海经济比较发达,民营经济内驱力较强,产业区块链比较容易形成商业生态,国有资本投资往往以引导为主,投资比例较小。而在内地,比如西南地区,不少区块链项目是国企央企牵头,或者完全由国有资本主导。

四川川投云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专注于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商业票据服务、供应链金融等,据其官网显示,川投云链是川投信息产业集团控股的省属国有金融科技平台企业。

2021年4月,国内首个基于区块链的钒钛全产业链服务平台“钛融易”在攀枝花发布。据钛融易官网显示,钛融易开发商为攀枝花钛网互联科技有限公司,是攀枝花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国资区块链格局:服务国家战略+建立投资生态


在推动区块链产业的发展上,央企和地方国有资本都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然而,由于双方的投资逻辑的差异,央企和地方在区块链投资上又有着不一样的特征。

央企作为国家经济支柱服务于国家区块链战略,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上也往往偏重于服务自己所在的行业,比如国家电网落地绿色电力交易、“区块链+双碳目标”等场景应用;中国远洋海运推出基于区块链的无接触进口提货方案;中交集团则推出“区块链-供应链”融资租赁服务,加速智慧交通进程等。

央企的参与主体以央企子公司为主,比如中国网安是中国电子旗下负责区块链领域的全资子公司,国网区块链是国家电网全资子公司,中企云链则由中车集团牵头,中国铁建、国机集团等联合组建。

地方国有资本则往往以当地政策为导向,营造良好的产业区块链投资生态。

海南工信厅2020年5月印发的《海南省加快区块链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提出,设立区块链产业基金,鼓励省工业和信息产业投资基金按市场化方式发起设立10亿元区块链产业子基金,吸引社会资金集聚形成资本供给效应,为区块链企业提供多层次服务。

其他地方的政策尽管表述有所差异,但目的和方式是相似的,国有资本发挥引导作用,吸引社会资本集聚,更好的为产业区块链提供融资等服务。

在具体投资领域方面,地方国有资本同样起着引导作用。陈朝晖表示,一般而言,国有资本对通证领域比较敏感、谨慎,对存证、政务等领域更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