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密货币新战场:从华尔街走向华盛顿

原本,加密货币群聚于华尔街,由不同的资金方驱使着争夺着地盘,可随着加密货币力量的壮大,加密货币逐渐催生出一个由投资者、交易平台、金融家和社交媒体、网红等共同组成的联盟。

在今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税收规则争端上,联盟初现政治属性,影响力的青焰烧向了华盛顿。新科技来袭,传统的国家货币战线连带着配套的货币体系、银行与支付系统都面临着巨变。

为了应对加密货币的崛起,一大波新的监管举措来势汹汹。而就在新旧势力角力之时,联盟内部也开始分化,一个三方构成的新格局逐步形成。


监管动作频频


据《链新》统计,在美国,加密货币涉及的相关监管部门至少有5个。

首先,以比特币为例,作为目前最大的加密货币,一般情况下被视为大宗商品,受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管辖;若P2P贷款平台宣传其特定回报率或汇集多种数字资产被看作类共同基金的平台,则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监管;作为货币工具,美国货币监理署(COO)、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以及美国国税局都有权对加密货币领域进行监管。

对于应把加密货币作为货币、证券还是商品,应该哪个部门带头监管,华盛顿目前尚无法达成一致。有消息称,在本周内美国财政部将发布报告,授权SEC牵头监管Tether等稳定币市场,但截至发稿,授权文件也还未发布。

此前,美国国税局把加密货币视为“财产”,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有权监管加密货币期货市场,还有一系列机构监管银行和交易平台。而上述相关部门负责人都曾公开发声,要求加强对加密货币市场的相关监管。

在SEC主席Gary Gensler眼里,加密货币市场正处于“西部蛮荒时代”;OCC 向加密货币行业发出警告,称加密货币行业可能走2008年金融危机的老路;FTC直接表示, 在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1年第一季度,加密货币相关欺诈造成了近8200万美元的损失,是上年同期的10倍还多;美国国税局局长雷蒂格则直接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国会应授予税务机构更多的权力以监管加密货币。

于是,自2020年以来,美国全面加强了对加密货币的监管,美国国会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将加密货币监管列为优先事项。尤其是在进入2021年之后,美国政府对加强加密货币市场监管态度愈发坚决。

2021年5月20日,美国财政部表示,为了防止逃税等非法行为滋生,财政部制定了新的金融账户报告制度,对加密货币市场和相关交易采取更严格的监管举措,将加密货币、加密资产交易账户,以及接受加密货币的支付服务账户纳入政府监测范畴,市值1万美元以上的加密资产相关交易则需向美国国税局报备。

而自9月以来,SEC在对加密货币领域监管动作频频,令所有人侧目。

9月3日,SEC宣布对DeFi龙头项目Uniswap进行调查,路透社称,SEC的执法官正在搜集信息,研究用户如何与平台互动,以及Uniswap的市场营销方式。

9月21日,SEC起诉美国最大合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遭到起诉警告后,Coinbase权衡之下宣布放弃上线其“借贷”产品,其创始人Brain Armstrong在社交媒体上对SEC的行为颇有怨言,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服软“。

紧接着,9月22日《华盛顿邮报》消息,SEC主席Gary Gensler表示加密领域的大多数项目涉及证券,属于美国SEC的监管范围,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更适合对其他项目进行执法,另外,Gary Gensler还暗示在稳定币的监管和执法方面,美国SEC和CFTC都将从“国会的帮助”中受益。

很显然,SEC不仅关注交易所业务是否合规,还想对去中心化金融、稳定币,借贷等领域进行全面监管,而对SEC此种行为,市场反应强烈。

SEC主席Gensler表示,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可能是更好控制加密货币的最佳方式,SEC正在研究至少七大加密货币领域来探讨潜在的政策变化,包括初始代币发行、交易场平台、借贷平台、去中心化金融、稳定价值代币、托管,以及ETF和其他代币基金。

9月20日起,加密货币市场出现大幅波动,比特币价格自47666美元闪跌至42471美元,日内跌幅达7.96%。至9月22日,比特币并未止住颓势,再次跌破40000美元大关,触及39585美元。

在无现金社会趋向逐步清晰之际,介于法定货币和加密货币之间的数字货币,正凭借其特性吸引外界强烈的兴趣。目前,塑造华盛顿的最大金融政策战役就是美元数字化,将美元变成可以由央行直接发放给消费者的通证,陈述其关于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观点。

今年9月,国际清算银行创新部主管Benoit Coeure就在一次演讲中表示:“我们应该撸起袖子,加速推进CBDC的重要细节设计了。”

但口号归口号,事实上,虽然随着中国等其他国家在CBDC领域率先试点并逐步取得领先,来自国际上的压力正在美联储身上累积,但美联储官员依旧在理念上存在分歧,难以调节。不过,据外媒报道,有望在明年接任Jerome Powell美联储主席职务的Lael Brainard理事,曾暗示支持CBDC,摩根大通等投行方面也对CBDC十分期待。


加密行业试图反抗


监管越来越严,自然规模居前的加密货币公司面临的压力也越大,加密货币支持者一直保持着警惕态度——他们担心某些监管框架可能会扼杀美国在加密货币方面的创新,并将业务推至海外。

于是,为了维护自身权益,加密货币公司集结成团,为宽松的市场环境共同奋斗。

今年9月底,参议院通过了一项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其中一项条款将加大对涉及加密货币交易的税收执法力度。正是这项规定,在华盛顿引发了一场舆论漩涡。

一方面,特斯拉CEO、全球首富马斯克(Elon Musk)、风险投资家Ashton Kutcher、Square Inc. (SQ)的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等,利用自身影响力在推特上掀起一股讨论热潮,在他们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几大加密社区向美国国会发出上万次呼吁,要求修改新的税收规则。

马斯克作为加密市场的KOL,经常在Twitter上表达他对各种数字加密货币的支持。

9月29日,马斯克在Code大会上说:“我认为这不会摧毁加密货币,但政府却有可能拖慢加密货币市场的进步。”在回应《纽约时报》记者的提问:“美国政府是否应当监管加密货币市场。”时,他更是直言:“我会说,‘什么也别做’。”

回头看SEC近期对加密货币行业施加的监管手段,尽管加密货币未来前景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但“加密货币”联盟依旧处于壮大的过程中。

9月20日,加密货币研究机构Messari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万豪侯爵酒店举办了一场加密货币行业峰会,名为“Mainnet 2021”,而据海外媒体The Defiant 爆料,当时就有参会人员收到了来自SEC的传票。

Indiegogo创始人Slava Rubin参加了该峰会,称:“我刚刚亲眼目睹了一个人在Mainnet 2021大会中,在自动扶梯顶部被 SEC人员问询,这发生在他即将登台之前。”

自己主办的峰会居然成为SEC“示威”的工具,Messari创始人Ryan Selkis在推特上称:“SEC主席 Gensler 很聪明。他‘确实’了解加密货币,他想摧毁它。”随即,他宣布计划在 2024 年竞选美国参议院议员,用行动表示抗议。

除了Ryan Selkis之外,由游说者、交易团体的管理人员和加密货币公司的高管们,拼命争取议员意向。Ron Wyden(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Pat Toomey(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参议员),以及Cynthia Lummis(怀俄明州共和党参议员)等,都被纳入他们阵营,试图推动一个对加密货币行业更友好的计划。

虽然最终加密货币行业没能改变参议院的立法,游说行动功亏一篑,但这种内外合一、团结一致的行动,反映出加密货币行业在政治圈、金融界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这意味着,加密货币已经走出华尔街,站在了华盛顿的新战场上。

据统计,在过去一年里,有五家加密货币公司和组织首次雇用了联邦游说人员。在截至6月30日的六个月里,加密货币机构花费了大约230万美元用于游说,金额比上年同期增加了约一倍,而且,这些机构已经开始雇用与华盛顿政治圈有人脉关系的顾问。

传统行业巨头也开始加入数字资产领域,从今年4月开始,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美国支付巨头PayPal、美国最大连锁影院AMC娱乐控股(AMC Entertainment Holdings)等等,都开始进一步拥抱加密货币。

除了投行和行业巨头之外,不少国家也已经行动起来。萨尔瓦多《比特币法》的通过影响了一些中美洲与南美洲国家的态度,其中古巴等已经将比特币合法化,巴拿马和乌拉圭等国也提出了类似的立法条例。

本文为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