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丨当前的元宇宙,是VC们的元宇宙

文 | 消费界,作者 | 妮蔻

三年前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神秘的“空间”,好像真实生活的平行空间一样。 但很难形容这个空间是什么?

今天,我觉得这应该就是“元宇宙”了。也是这部电影,让我隔屏感受到VC们所预言互联网的下一个大风口——元宇宙。

9月初,扎克伯格在一段视频中,带着VR眼镜,用虚拟的形象,和同事开了线上会议,还说:“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Facebook拟在5年内转变为元宇宙公司”

站在2021年来看,今天的元宇宙,还只是VC们的元宇宙,但在未来,这绝不仅仅是泡沫,是有颠覆式的娱乐体验和巨大商业机会。

想象一下,当你化身为一个仗剑天涯的侠客,或是一个街头艺术家。身处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好像站在赛伯朋克的夜之城里,巨大显示屏悬浮在空中,照亮在空中错综复杂的路线,而你或许还踩着飞行滑板。与此同时你和上亿人,都在这个世界里近乎“真实”的生活。

你在现实的收入也会投射在元宇宙里,甚至你的工作就在元宇宙里。你会带着VR眼镜,有环绕立体的数字声音传入你的耳朵。每个人都自主设定自己的造型,会乘坐虚拟车辆旅行,购买虚拟房地产和物品,并可以在虚拟世界里从事全方位的人类社会活动。

就像《头号玩家》中的绿洲,用一种新的数字形态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沉浸式的乌托邦世界里。


什么是元宇宙


说起元宇宙,就不得不提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了,1992年,他出版了自己的小说《雪崩》。

在书中,尼尔·斯蒂芬森描述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并将其命名为“Metaverse”。

Metaverse它由Meta和Verse两个词根组成,Meta表示“超越”、“元”, verse表示“宇宙universe”。Metaverse就是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元宇宙。

元宇宙,可以理解为未来的虚拟世界。

为什么说未来呢?

因为以目前的技术还远远达不到元宇宙的要求。下面,我们一起看看离目标“元宇宙”还有多远。

今年3月,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在纽交所上市,首日股价大涨54%,市值达383亿美元,一年暴涨近10倍。

Roblox的招股书中提到元宇宙八大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

像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这6大元素和大部分虚拟游戏差别不大,相对好理解。

现在的游戏,基本上都有经济系统,但是非常简陋,比如说腾讯的Q币。与任何复杂的大型游戏一样,元宇宙应该有自己的经济系统。不过,我们真实的经济系统都已实现了数字化,将来移植进元宇宙,很可能构成元宇宙的金融体系底座。

元宇宙,创造独特的虚拟文明、数字文明。所谓数字文明,其实是继农耕文明、工业文明的第三次革命。

对人类文明的迭代,底层逻辑是生产力的变化。一万年前,人类开始学会使用工具,驯化了动物,从食物的采集者变为生产者,进入了农耕文明。

这是一个双手创造财富的年代,一个体力时代。三百年多前,工业革命带来了生产力的重大飞跃,人从手工劳动转为机器生产,进入工业文明。

机器替代人力,都是通过操作机器来创造价值,是“大脑控制机器”的时代、也称“智力时代”。直到现在互联网时代,人还是控制着生产力,本质上我们还处于工业文明时代。

而数字文明则是渐渐进入了“机器自身创造价值”的“算力时代”。和体力时代和智力时代不同, 他们的生产力核心还是人,而算力时代的生产力核心是“机器本身的算力”,人正被时代逐渐抛弃。

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所有生产力由机器代劳,基于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分配方式,虚拟原生的治理机构,垄断算力的各大“政治体”,虚拟公民的概念,以及虚拟世界里的教育、“工作”和生活。

因此,要构建数字文化,元宇宙必须满足芯片、网络通信、虚拟现实(VR/AR/MR/XR)、游戏(游戏引擎、游戏代码、多媒体资源)、AI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

元宇宙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去中心化或者开放的虚拟平行世界。去中心化不仅意味着用户生成的内容和互相连通的环境,还意味着能够在“不同的世界“之间进行交互。

目前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弥合了不同的世界之间的鸿沟,这是一种分布式记账方式,允许用户跟踪数字代币的来源和所有权。

几乎所有开发元宇宙组件的公司都专注于以区块链支持的去中心化为特征的未来。区块链就像桥梁一样,将虚拟世界中的所有玩家连接起来。NFT(Non-Fungible Tokens)是一种在区块链上受到保护的不可替代的代币。

用户可以在不同世界之间交易资产,并在区块链上真实拥有他们在虚拟世界中的物品。而游戏只能算是元宇宙的初级形态。

未来,元宇宙很可能以游戏为起点,发展为互联网的替代者,深入整合数字化娱乐、社交网络,甚至社会经济与商业活动。


探索“元宇宙”的商业化之路


今天全球有30亿游戏玩家,其中超过55%生活在亚洲。

这群消费者对感官体验和电子钱包的兴趣和追求永不停歇。

亚洲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正以其他地区的同龄人无法想象的方式进行数字消费:内容消费、产品购买、与朋友社交和玩游戏。

在这种背景下,一个无缝融合了游戏机制、MILE(大型互动现场演出)、区块链数字商品和虚拟商品的共享虚拟世界--元宇宙,成为争夺消费者注意力和塑造品牌美誉度的新战场。

虚拟文娱,重构现场演出

元宇宙作为一个虚拟世界,也会在真实世界一样举办文艺演出和娱乐节目。

目前这些虚拟的表演还都是发生在封闭的世界中,已有的一些优秀案例为未来的更大且更为整合性的虚拟演出和大型互动现场演出提供了先例。

去年4月,Epic Games旗下射击游戏《堡垒之夜》,在游戏中为美国嘻哈歌手Travis Scott举办了一场线上虚拟演唱会,免费的演出吸引了超过1200万名玩家在线参加,震惊全网。

演出由Scott本人穿搭成Fortnite的风格,在游戏中的特定虚拟表演空间中进行。在表演期间,斯科特穿着限量版Cactus Jack Nike Jordan 1。

演出结束后,一些相关的商品在实体店中出售,例如价值65美元的品牌 Nerf 枪,或价值 75 美元的人偶。他并没有就此止步,还发布了虚拟巡回演唱会的T恤。

Scott在Fortnite中的成功,证明了在虚拟演出活动中整合品牌行销的无限潜力,也是一个“真实混合虚拟|phygital”产品投放的重要案例。

随着疫情对线下活动的限制以及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始尝试在游戏中举办线上音乐节。

《摩尔庄园》手游上线时,就与草莓音乐节联动举办线上演出活动,小摩尔们在游戏中进入阳光牧场沙滩就可以进入新裤子的全息演唱会现场。

为了给玩家们带来更好的体验线上音乐节体验,《摩尔庄园》提供了不同的音乐节装扮,包括衣服、配饰、应援物和载具等,玩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装扮在音乐节现场与游戏好友们在线蹦迪。

几十年来,国内外消费品牌们都在想方设法的通过现场演出来触达消费者。

比如说,啤酒和软饮公司通过赞助买断活动现场的饮料提供权;喜达屋和希尔顿等酒店集团通常会作为活动指定下榻酒店等方式为演职人员提供独特的住宿体验。

以上的所有的机会,甚至更多新的机会,在元宇宙中的都能得到实现,和艺人们签约的品牌们今后会寻求在合作合同中包含虚拟权益。

试想BTS(防弹少年团)演唱会赞助商可口可乐,可以通过自己的产品包装,向全球所有的消费者,提供在元宇宙中举办的BTS演唱会访问权。

消费者根据自己所拥有的其他可口可乐NTF资产,还可以在这个虚拟演唱会中解锁其他的权益。

元宇宙中的经济和品牌对于文化,内容,社群和商业相结合的影响力不是假设性的,而是真实的。

虚拟代言人

Gucci、LV等国际奢侈品品牌深受“元宇宙”观念的影响,认为品牌/个人的线上声誉与实体声誉同等重要。

比如说Gucci 就与一家位于洛杉矶的数字替身公司Genies开展虚拟时装的合作。

用户可以让他们的数字替身穿上Gucci的最新设计,在虚拟世界中自由表达自我,拥有一个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身份。

这一合作在Genies的明星数字替身中也产生了协同效应,穿着Gucci虚拟服饰的一些数字替身在真实生活中本身就是Gucci的代言人。

此外,一些国内美妆品牌也陆续开始开发虚拟偶像,比如说完美日记的“小完子”、“小美子”人设等等。

还有一个名为Lil Miquela虚拟KOL,在Instagram拥有250多万粉丝,合作过的众多奢侈品牌和知名媒体,包括Chanel、Gucci、Prada 和《Vogue》、《V》等等。

NFT实际应用

NFT(Non-Fungible Tokens)交易规模在 2021 年上半年达到超过25亿美元,在相比2020 年同期增长超过180倍!

NFT正在彻底改变品牌和IP所有者二者与消费者的互动方式。这些Token(代币)在品牌和和所有消费之间提供了一种直接、不需要任何中介的关系。

可以作为已经获得的真实或数字权益的“护照/通行证”,比如说LV,Prada和Cartier使用一个名为Aura的区块链防伪平台为消费者提供真品验证。

NFT对于产品的发布,活动票务,增值服务和现有的消费者忠诚度计划上的潜能是无限的。比如,狮子王专辑的NFT销售额已达200万美元。

每个独特的代币都包含独家的专辑插图和限量版的“黄金眼”黑胶唱片。在推广期间,还举办了六场“黄金票”的拍卖会,让粉丝有机会赢取狮子王现场演出的四个前排座位的终身权益。


“头号玩家”中的世界会实现吗


对于《头号玩家》这部电影,相信大部分人并不陌生。故事发生在2045年,混乱和崩溃边缘的现实世界令人失望,人们将救赎的希望寄托于“绿洲”,一个由鬼才詹姆斯·哈利迪(马克·里朗斯饰)一手打造的虚拟游戏宇宙。

人们只要戴上VR设备,就可以进入这个的虚拟世界。在虚拟世界中,有繁华的都市,形象各异、光彩照人的玩家,而不同次元的影视游戏中的经典角色也可以在这里齐聚。

就算你在现实中是一个挣扎在社会边缘的失败者,在“绿洲”里也依然可以成为超级英雄,再遥远的梦想都变得触手可及。“绿洲”就相当于我们所说的“元宇宙”。那么,这个虚拟世界能成为现实吗?

唯有时间,才能给我们答案。

首先,由于Z世代人群的占比,对移动设备极度依赖的人口基数,以及巨大的视频内容消费和社交媒体的高度渗透性,亚洲已经为元宇宙的增长做好了准备。

在亚洲,游戏、电子竞技、互动技术和更广泛的创作者催生的经济效益不断上升并已占据主导地位,这也代表着消费者注意力的颠覆性转移。

由于新冠疫情的全球肆虐,东南亚有超过4000万新用户首次触网,使该地区网民总数达到4亿。根据预测,到2025年,数字原生的Z世代将占亚太地区人口的25%。

其次,多家互联网巨头涌入,技术不断升级。

在社交、游戏和商业领域,腾讯坐拥大量用户资源(包含流量和用户生成的内容)并通过平台投资,确立了自己的主导地位,在拥抱元宇宙的同时也引领着元宇宙的发展

作为 Tiktok、抖音、今日头条的开发商以及游戏发行商 Moonton 和音乐流媒体平台Resso 的所有者,字节跳动拥有创造新的元宇宙体验所需要的人才、基础设施和访问入口。

他们对 Reworld 的最新投资,让用户使用该公司自己的模拟引擎设计和玩游戏,标志着亚洲向创作者驱动的体验迈出了一大步。此外,Facebook的扎克伯格就说在未来五年左右的时间里,要将Facebook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知名硬件厂商英伟达(Nvidia)则专门推出了虚拟协作平台Omniverse,号称是工程师的元宇宙。黄仁勋说:“我们正处在元宇宙的风口浪尖上”,“Omniverse是打造元宇宙重要的组成部分”。

最后,多家券商看好“元宇宙”。

国海证券认为:

虽然目前的元宇宙仍停留于初期阶段,仍有很多元宇宙要素未实现,但中长期来看,元宇宙有望带来虚拟世界的创新,推动游戏内容、社区、教育、商品交易、人工智能、VR/AR、区块链等产业链各环节共荣,进而带来新增量。

中信证券认为:

一、移动互联网实现高度覆盖,截至2020年,中国互联网普及率已达70.4%,以腾讯和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开始进入投入期,布局未来并探索新机遇;

二、传媒互联网的投资逻辑在于把握住内容消费场景变革所催生的红利,在当前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退的背景下,布局新的内容和消费场景革命有望开启新的红利期;

三、元宇宙被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交互形式的革命,Facebook、腾讯等巨头先后入局旨在占得行业先机。

天风证券认为:

这两年将成为虚拟现实驶入产业发展快车道的关键发力时窗,目前全球处于部分沉浸/成长培育期。

Metaverse概念以虚拟现实硬件段及内容端作为技术基础,有助于实现虚拟现实产业两端协同发展。

虽然,今天来看,元宇宙还是很遥远,更多泡沫,甚至是骗局。

我依然相信元宇宙会是未来,任何伟大的事业,当初也许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努力奔向未来当然不应被排斥,只是希望,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不要打着未来的幌子,收割今天的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