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腾讯入局“加密艺术”市场3个月,它们做了些什么?

9月24日中午,名为“街舞怪才”的用户在淘宝阿里拍卖平台拍卖编号为NO.1的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NFT。有用户出价至大约315万人民币。

据了解,该NFT全球限量发行2万份,初始售价仅为39元。如果该拍卖最终成交,意味着该NO.1号NFT持有者可能获得超过8万倍的收益。

不过,基于阿里拍卖平台的规则,用户参与拍卖但最后放弃购买的违约成本很低,因而该价格不具有市场指导意义。即便如此,阿里拍卖官方还是很快下架了该拍卖,并且发布声明称: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藏品还在探索,但我们坚决反对各种形式的炒作。

该声明还提到,蚂蚁链粉丝粒目前仅支持数字藏品持有者,在持有180天后无偿转赠给符合条件的支付宝实名好友,需要强调的是,按照法律要求,转赠功能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变相炒作。

随着元宇宙和NFT概念火爆之后,除了OpenSea等基于公链的交易平台在区块链世界走红以来,在中国,包括支付宝和腾讯都已经启动了各自的NFT项目,分别就是支付宝小程序粉丝粒和幻核APP。

这或许是当下中国影响力最大的两个NFT发售平台。本文试图梳理一下,经过3个月运营,这两个平台发行的NFT都有什么特点,这会不会是未来NFT合规化发展的路径。


支付宝粉丝粒:数字艺术品、数字手办、付款码皮肤……多点开花


截至目前,我们发现支付宝共计发售超过10次NFT相关产品,基本数据如下:

支付宝的NFT发售始于6月23日,当天,一个名为粉丝粒的支付宝小程序发售了敦煌题材的NFT。当时,该NFT产品几乎瞬间被买光,从而让粉丝粒这个平台快速进入公众视野。

从上述统计的11个粉丝粒发售的NFT产品看,主要包括2大类型,即支付宝的付款码皮肤和数字收藏品,数字收藏品又可以细分为像数字艺术品NFT,音乐音频NFT和3D模型手办类NFT。

因此,粉丝粒的NFT产品还是非常多元的。近期发售的数字科幻卡牌更特殊,官方介绍,某些特殊编号的NFT卡牌还可以兑换一些非销售类商品,包括科幻作家签名明星片、纪念T恤、第四届科幻影视产业论坛的入场券等。

从目前粉丝粒的介绍看,上述NFT产品很像是“消费品”,消费者通过支付宝用人民币直接购买,且可通过粉丝粒下载、展示NFT藏品。但目前这些NFT还不能被二次买卖。

为什么说粉丝粒是售卖平台,不是交易平台呢?8 月,支付宝 APP 更新了《蚂蚁链粉丝粒用户服务协议》,其中在新增的 NFT 数字作品服务说明以及 NFT 相关条款中提到,用户在至少持有 NFT 数字作品 180 天后,在活动规则或小程序功能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将 NFT 转赠给支付宝实名认证好友。

这意味着,至少目前该平台发售的NFT产品均无法被二次转移,但从该说明也能看出,如果180天后可转赠,那么“解锁”后的NFT有可能在不同用户之间发生实际的买卖行为,进而这些NFT的产品可能会因为需求的变化而产生价格波动。

实际上,粉丝粒除了通过发售生产NFT外,它还有一个拍卖数字艺术品入口。从资料看,该服务由阿里拍卖提供。

目前,粉丝粒正在拍卖一位名叫Krs的艺术家的数字艺术画作,截至发稿,其《爱与恨II》的作品最高报价为581元,有30人出价。另一幅作品《爱与恨I》最高报价为1451元,23人报价。

提供该艺术品的商家叫“小智带你拍好货”,进入该店铺可见,它提供类型多样的数字艺术品类的NFT产品。从过往数据看,落锤家从数百到数千人民币不等。

该店铺过完的产品来自于数字版权类的NFT产品,像已经落锤的“三星堆巫族世界”,这是一张数字艺术品,落槌价2.45万人民币。从拍品介绍看,之所以标注数字版权,在于拍得该NFT后,竞拍者将拥有该作品除署名权等人身权以外的作品版权,值得一提的是,数字作品版权还基于一个名为“新版链”的平台进行版权确认。


腾讯:动作较慢,仅发布两款数字收藏品


“幻核”App是腾讯旗下PCG事业群推出的一个NFT售卖平台,目前,它仅仅开售了两款NFT产品。

相比支付宝粉丝粒,腾讯幻核的步伐明显偏谨慎,但上述两款NFT数字收藏品也都是一秒售罄。

与粉丝粒的NFT产品相比较,腾讯幻核两个NFT产品都可以归类为数字收藏品,不像支付宝付款码起码有一个“应用场景”。

但与粉丝粒一样,购买者并不拥有版权,它也不支持玩家间的转让、交易。

腾讯研究院曾发文指出,在联盟链上发行NFT,腾讯有深度思考,联盟链的支付方式应该是法币,以及联盟链上合作的交易平台也应是合规的。

联盟链发行的NFT到底算不算数,本质上应该是发出来的NFT是不是有足够的确权以及公信力背书,以及10年、50年之后NFT还是否继续属于自己。这个命题值得继续展开,目前推断可以,且可以合规地发出来。NFT在联盟链上发行可以做到真正去掉货币属性,因为金融稳定是目前监管重点,故而NFT的金融属性应该被降得更低一些。


国产NFT平台,会走向何方?


从技术上,支付宝粉丝粒的底层技术来自蚂蚁集团的联盟链平台蚂蚁链,和幻核则基于腾讯参与的联盟链“至信链”。

但是,实际上不管是支付宝粉丝粒还是腾讯幻核,尽管消费者购买了上了联盟链的NFT产品,但消费者其实仅仅拥有了一个NFT的编号,并不真正拥有基于联盟链的NFT,也就是非同质化代币。这有点类似于中心化交易所用户并不真正拥有比特币是一个道理。

也正是这个原因,消费者并不能转移自己的NFT产品。即便粉丝粒提及持有180天后用户可转赠,但这种行为也仅仅是在中心化数据库里对所有权进行一个转移。

用户什么时候可以真正拥有联盟链NFT?这或许是国产NFT平台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但无论如何,我们从粉丝粒和幻核可以看到,两者支持的NFT种类其实已经不少,而且,从往次销售看,基本都是很快售罄,可见市场容量并不小。尤其是阿里拍卖的数子艺术品,一些小众的创造者通过粉丝粒让自己的数字作品实现了销售。

另外,镇魂街或许尤其值得关注,该产品的3D的人物形象类NFT发售两天不到就卖出大约4万份,销售额超过百万人民币。

参与方之一的奥飞娱乐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称,公司将结合既有优势,根据市场情况适时推进业务发展,后续将推出其它IP的相关产品。该业务是公司对新技术、新理念的初步尝试和探索,未对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请广大投资者理性解读,注意投资风险。

虽然,数字手办对于很多人而言还很陌生,比如,有网友留言:“买个手办还能摆家里欣赏,买虚拟手办图个啥?”但销售额表明,确实有一批用户参与了这一新兴的消费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