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科学家:我们该不该期待以太坊2.0

尽管DeFi为今年的加密货币市场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但狂欢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DeFi的发展空间因几个原因受到了限制,其中包括技术和经济模型设计的问题。技术是其中比较核心的问题之一,以太坊2.0、Layer2、跨链都被视为推动DeFi发展的技术创新。

11月12日,由DeFi之道主办的“DeFi之DAO——‘DeFi新发现’”活动邀请到了一群DeFi科学家,共同探讨DeFi的未来之路。他们是imToken市场负责人Mako、比原链高级研究员马烈、Nervos社区经理肖杰、Patract Labs创始人岳利鹏、星火矿池商务负责人邱晓栋。本次圆桌由DeFi之道负责人屏风主持。

微信图片_20201112184234

以下为巴比特整理的圆桌内容:

以太坊2.0、Layer2、跨链,哪些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创新,有可能推动DeFi的发展?

Mako:跨链。

从底层技术或者以太坊的DeFi来说,现在非常缺少真正跨链的技术。虽然我们现在有了IBC,但真正能把其他的优质资产跨入DeFi,目前有很多方案在探索,但缺乏主流的跨链技术。
马烈:模式创新。
前一段时间火爆的流动性挖矿已经让我们看到DeFi已经摸到了天花板,天花板就是以太坊公链的生态容量,我觉得扩容是非常重要的带领DeFi扩充未来发展空间的方向。但现在或者说中短期时间内,可能驱动DeFi发展的还是模式创新,例如流动性挖矿。DeFi带来的热度,不仅让一些资产大量参与进来,实际上还会让圈外金融认识或者圈内开发者关注DeFi,有些人可能会成为DeFi的新生力量,他们可能会把自己原来金融行业经验或者自己对区块链的理解,或者说其他行业的可借鉴经验带进来、融合起来,推动DeFi的发展和进步。
肖杰:跨链和底层合约。
无论是更多的跨链资产,以及更好的跨链协议,以及底层合约这一块,我觉得对DeFi未来的发展很重要。
岳利鹏:多链资产互通、智能合约可编程性、DeFi的运行速度以及隐私计算。
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多链资产的互通问题,现在以太坊很多跨链资产都是通过中心化网关中心化托管;第二要解决智能合约可编程性问题,现在的语言写不了很复杂的合约以及DeFi应用,很多创新模式表达不出来;第三DeFi运行速度问题,可以从链上、链下加速两个方面来理解。链上加速,需要把链改成PoS或者改成分片类型,链下加速需要用零知识证明技术,使能够在Layer1安全性角度下加速应用的处理。还有一个层面是隐私计算,有一些金融逻辑不能用明文方式来表达,所以就需要零知识证明。
邱晓栋:性能和跨链。
DeFi饱受诟病的是性能问题,现在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坚定的走2.0,第二个是Layer2方向,可能都会解决问题。PoS能解决的性能问题,POW也能,这涉及到现实世界中网络带宽的影响,五年前以太坊的使用效率肯定没有现在好,如果未来PoW能够结合Layer2,可能以太坊2.0性能不会有想象中那么好。另外,DeFi想要空间更大,肯定要吸纳更多资产,很多链都在做DeFi,例如MOV跟以太坊的交汇就需要跨链,所以跨链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以太坊2.0能否解决性能问题?

邱晓栋:2.0不会给DeFi带来很大的影响,也不会解决很大的性能问题。

目前来看Rollup要做的事情达到一定程度,我们觉得2.0是没有必要的。我们认为2.0并不会大大提升以太坊TPS处理效率,1.0其实也能解决。我们觉得本质上还是现实世界的网络带宽在提升,人类的网络带宽体验提升的时候,区块链体验性能也会提升,PoW Layer2一旦开发完善,其实就不需要2.0,所以我们不认为2.0会给DeFi带来很大的影响,也不认为2.0会解决很大的性能问题。
岳利鹏:我对以太坊2.0不报太多希望。
PoS一定对PoW有性能提升,但是我认为以太坊2.0的完整实现希望比较渺茫,因为其他竞争性的公链都已经赶上来了。Rollup方案不是完全为了以太坊设计,可以是对整个行业性能的提升,所以我对以太坊2.0不报太多希望。
肖杰:我持观望态度。
以太坊2.0本身当然能给区块链整个性能带来提升,但是它什么时候能做出来,以及做出来之后整个网络安全性以及整个网络的应用,到时候会是怎样的结果?其实都不好说。Rollup其实是每个公链都可以探索的解决方案,我们也一直在探索关于Rollup的框架,但应用到以太坊上,多久能够真正应用?以及它的安全性是否在转成2.0之后得到足够多的保证?需要打问号,所以我持观望态度。
马烈:就算2.0已经完全实现,可能对DeFi的影响也不会有想象中那么大。
实际上有两个点:一个点是2.0的真正实现,可能需要太久的时间;第二点,DeFi协议对互操作性或者可组合性的要求很高,即便2.0实现分片,我觉得这些DeFi还是倾向于收敛在一个分片上获得可组合性。这种情况下,就算2.0已经完全实现,可能对DeFi的影响也不会有想象中那么大。
Mako:2.0带来的分片很有必要。
如果单从DeFi的应用场景来看,我觉得性能不是一条链最重要的一点,最重要的一定是安全性。当然,扩展性也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以太坊社区要设置2.0。现在整个社区对扩展链有两种思路:一个是做分片,一个是做Layer2。现在的以太坊1.0配合Rollup方案,TPS可以做到3000。问题来了,现在tps可以做的那么高,为什么还需要2.0?2.0带来的是TPS和分片。2.0还需要把交易数据存到链上,按照目前以太坊的性能来说做不到。分片对未来的Rollup还是非常重要的。1.0用Rollup方案之后,TPS可以做到3000,用了分片以后,TPS能达到10万,我觉得10万能处理绝大部分的需求。
目前很多DeFi项目选择迁移到ZK Rollup和Optimistic Rollup,还有一些选择xDAI,怎么解决组合性?

Mako:未来一定是一家方案胜出,我自己很看好ZK Rollup的方案。

不同项目对Rollup的方案认可是不一样的。选择不同,就会造成割裂。但早期大家有不同的思想,这是很正常的,可能大家会做一些探索。但我觉得未来一定是一家方案胜出,最终大家在一条链上才能实现组合。我自己很看好ZK Rollup的方案,如果他们能把合约的事情解决掉,预计他们明年就可以上线,我觉得它的潜力应该是很大的。可能可以做到一家独大。
马烈:经过博弈之后,我认为只会有一个Layer2方案胜出。
实际上现在项目对二层网络选择挺割裂,但是我也认同最终可能会有一个胜出,因为这取决于整个DeFi领域非常依赖可组合性,二层网络的割裂就意味着它们之间缺少了互通。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一段时间的博弈,经过这样的博弈之后,我认为会有一个Layer2方案是最终大家都选择的方案。我现在看好Optimistic Rollup。
肖杰:探索Layer2不同协议之间的可组合性也许是一个新的方向。
我觉得探索Layer2不同协议之间的可组合性也许是另外一个方向,当然很难,是因为本身DeFi是特别重资产的东西,涉及到不同Layer2之间的可组合性就跟钱有关,稍稍有一点bug就会对资产造成影响,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至于大家提到最后只会剩一种Layer2方案,我其实持一点点谨慎态度,我其实还是蛮期待更多方案出来,然后它能够组合在一起,实现一个不一样的情况。当然,这也依赖于底层公链对于Layer2方案的支持程度,其实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探索的。
岳利鹏:如果有一个异构跨链协议下沉到所有区块链的下层,这才是整个行业未来比较好的方案。
以太坊Layer2方案一定程度上是以太坊这个链的历史造成的,所以Layer2一定不会是历史的终局。如果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很多异构链之间也要解决互通性问题。所以如果有一个异构跨链协议下沉到所有区块链的下层,这才是整个行业未来比较好的方案。这样的话,它可以容纳以太坊不同的Layer2,或者不同Layer1链的所有的异构性,能让异构性的项目更方便地开发出来,另外还可以方便连接不同共识链做出来的桥,这样生态会更丰富,不会局限在一种技术之上。
邱晓栋:不同的Layer2方案可能会不互通,但最终都是Layer1支撑的。
大家都在讨论Layer2,不同的DeFi选择不同的Layer2方案可能会不互通,但底层都是用Layer1共识链做支撑,可能中间步骤更繁杂,但就像你用支付宝和微信,最后还是要到银行卡提现进行复杂操作,可能后面的技术发展都会解决这样的问题,最后哪个方案其实也是这样的趋势。
请分享一下其他公链发展DeFi的特点。

岳利鹏:安全、高性能、互通等是合约平台链Patract的特点。

我介绍一下我们基于波卡不发币的合约平台链Patract,其特点是可以做共享安全,可以解决以太坊2.0分片的问题,单链性能很高,而且合约或者可开发性很高,并且可以解决链接通信的问题,所以业界说它是更好的以太坊2.0。我们可以用波卡里面的语言直接任意组合自己的模块,并且可以添加底层的技术支持,包括Rollup、零知识证明和其他类型的技术或者经济模型手续费的支持,不同的手续费模型、账户模型、权限模型都可以,这样它会释放开发者的开发能力,不仅仅局限于EVM编程,所以这会在商务模型上带来一定程度的创新。另外可以原生解决资产去中心化跨链问题,可以在其他链里面模拟原链共识,把原链所有交易都可以验,这样就你不需要信任中心化资产托管。除了资产托管,还可以做更多的信息跨链,才可以更大程度解决DeFi互通的问题。
肖杰:性能和安全性、去中心化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三个点。
我们先说大家比较关注的点,就是关于性能。我们没有做任何妥协情况下,就已经在这个基础上做了变种,把PoW性能相对比特币提升了10倍。我们是一个链上验证、链下计算的方案,所以Layer2这一块我们一直在探索,包括我们今年有Rollup的框架,所以性能和安全性、去中心化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三个点,通过分层架构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关于性能和手续费这一块,我们一直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探索让用户真正拥有自己资产的所有权,我们对它进行泛化,用户真正意义上拥有自己的资产和资产所有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会发生像以太坊出现虫蠕攻击的问题。除此之外,对于经济模型这一块有一套跟市面上不太一样的经济模型,因为我们觉得底层公链一定要捕获上层价值。
马烈:DeFi市场潜力非常大,并不是一个、两个、三个公链能承载住。
我直接从DeFi这件事情来看,现在整个世界上可编程资产越来越多,不仅仅是现在原生的加密资产,还包括传统资产,我们也看到它已经上链,甚至法定货币也开始变成可编程的资产,这个价值承载的转变实际上就好象音乐载体从磁带变成MP3,使得音乐能够在互联网中流转。资产可编程化之后,其实就能够通过DeFi实现以前实现不了的事情。所以从DeFi本身来看,DeFi市场潜力非常大,并不是一个、两个、三个公链能承载住,我觉得这是对所有公链包括二层网络最大的机会点,所以大家才都能坐在这里一起做追逐机会的角色。
请各位科学家给进入这个领域的开发者提一些建议。

Mako:如果我是开发者,我一定会选择生态非常完善的社区。

如果我是开发者,我一定会选择生态非常完善的社区。因为你能学的东西、能看到的资料太多。所以对于很多链的思考,可能在架构上,你的设计是非常厉害的,但是开发者社区的建立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积累,这对于一个新的开发者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当然在新的链有新的机会,但如果你想学习或者想看DeFi的案例,其实现在很多创新还是在以太坊。如果从学习的角度,以太坊应该会有非常多的东西供大家学习和参考。
马烈:开发者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创业者。
我也不是开发者。首先我觉得除了技术方面的考量,就是从整个开发者生态是否能给你更多的支持以外,其实还有开发者去一个公链做开发,他本质上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他是创业者。对于创业者而言,他可能还是需要公链是否能够给到他一定的资金或者说行业认知、解决方案,或者行业资源方面的支持,我觉得这对开发者而言也是自己做选择很重要的一点。
肖杰:用户在哪里,开发者会更往这方面走。
本质上是生态,其实生态背后是用户。用户在哪里,某种意义上开发者会更往这方面走,特别是对应用开发者来说不能单单做基础设施不挣钱的事情,所以用户在哪里,他就一定要往那里去,其实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方向。
岳利鹏:区块链世界应该是丰富多样的,不一定只有以太坊这一种形态。
区块链世界应该是丰富多样的,不一定只有以太坊这一种形态。比原链更侧重现实资产上链,或者更侧重MOV创新,这里也有DeFi创新的机会;本体并不是像以太坊一样完全面向虚拟世界,可能跟传统互联网开发的融合会做的比较好;而Patract Labs做的,目前阶段就是仿照以太坊开发生态做一系列的开发工具,让开发者在波卡这条链上部署新的合约技术会更加方便。
邱晓栋:选择公链、激励措施以及公链生态。
有三个点:一是开发者选择一个公链,能不能用?比如说完备的语言,创业在这个链有没有好的程序语言、插件,好不好开发?第二点是有没有足够的激励,作为程序员技术开发没有激励资金的时候。第三,公链有没有生态基础、用户基础,我做出来的开发没有人用或者链上没有交易地址,开发出来就没有很大意义。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