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Layer 2季节或将到来,一文了解种子项目进展

“元宇宙”话题的大热,导致近期NFT头像“高烧”不退,几乎每一天,我们都会在“ETH燃烧榜”上观察到1-2个「生成艺术」NFT项目的发行,而这种火热带来的短期2000+Gwei的gas价格,导致单个NFT项目的发售便要燃烧掉用户价值数百万美元的ETH,这无疑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现实告诉了我们,EIP-1559的应用并不会降低以太坊交易成本,它的目的只是为了销毁ETH,为Ultra sound money的meme提供动力。

而摆在我们眼前的,一边是Opensea、CryptoPunks等NFT市场的持续火爆,另一边则是Solana、Terra、Avalanche等公链新势力的虎视眈眈,那在这个时候,以太坊这个公链之王,它慌还是不慌?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需要了解一下近期众多以太坊(Rollup)Layer 2 项目的进展,而它们正是Vitalik眼中以太坊在中短期内实现可扩展性(即降低交易费用)的解决之道。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快速浏览Arbitrum(Offchain Labs)、Optimism、ZkSync(Matter Labs)、Loopring、以及StarkWare(dydx, deversifi, Immutable X)这几个备受市场期待的Rollup 二层网络的情况。


Optimism开放新网关接口,并改善了用户体验


Optimism作为知名度最高的Optimistic Rollups团队之一,其于近日发布了一个新的网关接口,它允许用户将任意代币从以太坊主网转移至Optimism二层网络,反之亦然,而在上一个版本中,Optimism还只允许转移有限的几种代币。

此外,来自rari capital的开发者t11s发布了一个名为Nova‌的新项目,它是部署在Optimism 和以太坊主网上的无需信任的合约调用中继器,目前仅限用于批准的项目。通过使用Nova,用户可以在以太坊主网上进行Uniswap DEX 交易、NFT交易,以及使用Aave借贷服务,并享受L2的益处,以下是Nova涉及的具体原理:

“为了与L1交互,L2上的合约/用户向Nova“注册表”提交“请求”,其中包含在L1上进行合约调用所需的所有数据。
用户在 L2上预付每次调用的gas费,然后,Nova“中继器”(链外机器人)会竞争中继在L1上的请求。
请求通过 L1 上的 Nova 合约进行中继,当请求在 L1 上中继时,合约会向 L2 发送一条消息,通知它执行了特定请求 。一旦消息到达 L2,中继器将获得中继请求的 gas 成本。
用户还可以将token附加到一个请求。中继器在L1上使用自己的token来执行请求,并在L2上退款,这便是使存款进入 L1 借贷市场、在 L1 AMM 上进行交易,以及购买NFT 等行为成为可能的原因。

而对于Optimism二层网络的早期用户来说,其7天的提款等待期体验是非常糟糕的,这无疑会是Optimism通往大规模采用道路上面临的最大障碍,而近日Hop Protocol的出现‌,使得用户可以将 USDC 和 USDT 快速从Optimism 退出到以太坊主网,这避免了 7 天的optimistic rollup提款等待时间。


Arbitrum或将于本月底上线主网


Arbitrum作为另一个备受关注的Optimistic Rollup二层项目,其于今年5月份时开启了面向开发者的beta版本主网,迄今为止,包括Aave、Curve、MakerDAO、Uniswap、Perpetual Protocol等主流DeFi项目以及火币、OKex这样的中心化交易所已相继宣布接入Arbitrum二层网络,据统计数据显示,支持Arbitrum二层网络的项目方目前已超过了400个,暂时领跑以太坊Layer 2赛道。

令人期待的是,近期Offchain Labs联合创始人Ed Felten透露称,Arbitrum主网将于美国东部时间8月31日11:59:59正式上线!

对此,The Block研究总监Larry Cermak认为,即使在Arbitrum上线并向任何Dapp开放后,它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仍将面临基础设施挑战,在他看来,Arbitrum一开始的阶段可能并不会很顺利(尤其是对于新手而言)。

个人比较同意这个看法,尤其是Arbitrum官方此前表示不会发行token,在缺乏激励的情况下,愿意将流动性迁移到Arbitrum二层网络的参与者可能会相对较少,当然,后期Arbitrum更改主意的可能性也是存在滴。


zkSync 2.0即将迎来公共测试网


由Matter Labs打造的zkSync 2.0,号称能够拥有ZK Rollup (ZKR)的安全性、高吞吐量以及效率,同时具备 EVM 兼容性,因而被认为是最佳的以太坊扩容方案,截至目前,包括Gitcoin、Argent 以及 Index Coop 等项目方已选择了zkSync方案作为扩容选项。

而据Matter Labs联合创始人Alex G表示,要设计和实现zkEVM实际是非常艰巨的一项工程,在其即将推出的公共测试网上,他们实现了基于编译器的 zkEVM,其他的zkEVM 努力似乎集中在EVM 字节码的本机执行上,而后者的实现要复杂一个数量级,因此他估计称,原生zkEVM的实现将比编译器方法多耗时数年的时间,甚至可能是不可实现的……

zkSync 2.0的进度确实慢了一拍,但这并不妨碍zkSync是一个值得大家去交互的项目。道理?大家都懂。


Loopring支持了NFT铸造、交易及转账操作


Loopring作为最早实施zkRollup方案的以太坊二层网络,其近期因支持了NFT铸造、交易及转账功能而迎来了一波新的增长。

据Loopring创始人Daniel Wang撰文表示,在Loopring zkRollup二层网络上铸造的任何NFT都可以提取到以太坊主网,反之亦然。

此外,他还提到称,Loopring 正在探索潜在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帮助扩展生态系统。

StarkWare抢占衍生品和NFT游戏高地

“融资巨子“StarkWare(至今累计融资1.11亿美元)已为dydx、deversifi以及Immutable X提供了基础服务,而在近期,dydx以及Immutable X分别在衍生品和NFT游戏领域展现出了强大的竞争力。


注:dydx的快速爆发,与其最近推出的交易挖矿激励措施有着较大的关系

今年7月底,StarkWare的StarkEx 3.0 版本上线主网后,启用了 DeFi Pooling和dAMM功能,DeFi Pooling相当于“拼多多”式的集成功能,允许散户以低成本参与L1网络的DeFi策略,而后者dAMM让基于 ZK-Rollup 的 L2 扩容解决方案 (例如 DeversiFi、Loopring等) 能够异步共享流动性,缓解不同 L2 扩容解决方案带来的流动性碎片化问题。

而据StarkWare首席执行官Uri Kolodny表示,上周由StarkEx二层网络处理的交易数量达到了94.4万笔,较两周前的数据增长了近50%。

小结

无论是Arbitrum、Optimism、ZkSync、Loopring还是StarkWare,其实都已取得了相当多的进展,只是它们还没有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而这,或许已经不远。

NFT Summer正在进行,Layer 2 Autumn即将到来。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