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参考报》:数字货币大变局将如何演变?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桂涛

原标题:《数字货币大变局将如何演变?》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货币变局是否在所难免?

50年前,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将基础货币美元与黄金脱钩,货币的金本位制结束。此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尼克松冲击”影响深远。

如今,一次也许是金本位制结束以来货币领域的最大变化正悄然发生:网络化发展创造出数字化虚拟空间,数字商品、数字服务以及数字资产的出现,让数字货币应运而生。

目前,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并开展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是许多国家开发数字货币的目标。

国际清算银行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86%的央行正在积极研究数字货币。欧洲央行希望四年后推出数字欧元。中国不断扩大数字人民币试点的参与群体和应用范围,目前已开立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近2100万个。

新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时代之问:既然现在的货币可以和黄金脱钩,那么随着数字货币的兴起,是否同样可以不再和“纸币”或“主权法偿货币”本身相关联?数字货币是否会在未来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

要解答这些问题,也许我们应该重新回归货币的本质。有一种观点认为,货币起源于债务,是一种国家发行的债务凭证。作为债务关系的度量单位,货币和国家信用之间密不可分。特别是在金本位结束后,货币建立在整个国家可交易财富的支撑之上,是一种信用和信心。

在美国政府的信用支撑和强大的经济价值之下,美元作为全球头号储备货币已经统治了世界金融几十年的时间。

但是,货币形态的变化并不等于国际货币体系的变化。虽然美元依靠美元霸权地位、靠“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在世界范围内“割韭菜”引发不满,区块链技术的出现让去中心化成为可能,以美元为架构的金融信用体系正受到挑战,但目前可以替代美元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支付货币地位的货币并未出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张涛认为,在央行数字货币出现后,国际货币体系将如何演变“很难预测”。储备货币被接受往往伴随着结构性变化,包括树立政策可信度,建立法治,形成具有深度和高流动性、以同一种货币计价的市场等,因此国际货币体系的改变很可能十分缓慢。

但张涛也指出,长远来看,广泛可得的央行数字货币,加上强大的网络外部效应,都能使储备货币地位的转变更快发生。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