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懂元宇宙是什么吗?至少这些基本元素应该是必不可少的

对于一个生机勃勃且蓬勃发展的元宇宙,我们需要考虑许多基本因素。

原文:《福布斯》;

作者:Cathy Hackl

人们对元宇宙(Metaverse)的未来感到非常兴奋!但是,要为个人、企业、品牌和社区构建元宇宙,仍有大量工作要做。我们需要考虑许多基本考虑因素,才能创建一个重要且蓬勃发展的元宇宙,为尽可能广泛的影响提供好处和机会。


下一个数字化浪潮


自 1990 年代以来,人类社会数字化程度显着增加。比如1991年,第一代2G蜂窝网络发布,28年后,5G网络的普及进一步扩展了数字化程度。这些类型的进步意味着我们的更多活动、环境和物体需要以多种不同的媒体格式快速数字化。

用于描述数字化内容和原生数字内容的一个术语是数字孪生(Digital Twins)。 元宇宙不仅要捕捉我们充满活力的当代和未来文化中的生产活动,还迫切需要增加过去元素的数字化。这种紧迫性是由于需要将内容、产品和服务按需提供给客户,以及他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以更低的成本和可持续的硬件与其连接的任何地方。

那些尚未在其组织文化、人员、产品、运营和服务的各个方面进行快速数字化转型的组织面临着变得无关紧要、过时甚至消失。各种组织开始投资将其产品和服务引入数字优先市场的时代已经向前推进。现在仍然有机会赶上激进的再投资和重新确定优先级以参与到元宇宙。


互操作性和便携性


市场创新正在迅速推动资产类别的演变,例如虚拟形象、3D 模型、混合现实和空间环境。资产类与元数据一起结合以构成填充不同元宇宙平台的内容包。许多这些格式可能是专有的或特定于平台的。虽然这些特定于平台的专有方法可能是一种快速扩展创新的方法,但元宇宙将需要系统之间资产和内容的可移植性和互操作性。

可移植性的一些关键方面包括公开和透明的文档、永久的旅行唯一标识符、资产从一个平台直接转移到另一个平台而无需大量中介服务,以及使用户群体之间能够进行共享和转移的集体可移植性。

互操作性则支持在各种平台和网络之间共享资产和数据。其实现标准有多种,但这些标准还没有以综合和广泛的方式涵盖当今所有的新媒体类型,更不用说为未来的资产和数据类型做好准备了。现有的标准也没有考虑到大量的非结构化数据。它也没有以最小可行和直接的流程来考虑跨类型的数字化资产。

元宇宙还没有形成通用的数据模型,甚至没有一个适用于现有环境的通用数据模型,例如 Microsoft 开发的增强型通用数据模型,如果满足以下条件,则可以指向更全面的数据和元数据方法的下一步在扩展的开放生态系统中被其他人采用。应该优先考虑企业、政府和非营利组织之间更专注的协作与合作,以快速开发开放标准,例如过去与开放数据倡议的合作。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可以使用元宇宙,它需要跨平台,跨合作伙伴和平台无缝衔接。


迁移、仿真和重新呈现


为了让一个蓬勃发展的元宇宙与丰富的数字化和原生数字化的现在和未来一起存在,随着技术的不断变化,资产和数据需要在从源软件和硬件环境到新环境的整个生命周期中持续管理。将通过仿真、迁移和重新呈现来完成一个具有丰富历史和当代生产范围的元宇宙。

仿真旨在寻找在其源背景中模仿内容的体验和呈现,同时它可能会在背景中经历技术变化。

迁移则将资产和数据带入背景和环境中,有时条件或经验会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含义和解释与来源有很大不同。

重新呈现是资产和数据在更新的媒体、格式和平台中不断发展和移动的体验。

就计算环境中发生的事情以及用户所做的活动和交互而言,将数据和资产以及元宇宙本身视为表演性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创新速度与版权的矛盾


对元宇宙的增长和合理使用的一个可能的严重限制是版权。在美国,对 1978 年 1 月 1 日之后创作的作品的版权保护的一般规则是作者有生之年加上额外的 70 年。即使是美国国会通过的 1790 年版权法案,保护期为 14 年,但也可能太长了。

尽管某些知识产权对其创作者具有持久价值,但鉴于使用易于访问且可延展的数字工具生成的大量内容,创作速度和版权结构不一定适用于虚拟世界。在元宇宙中,许多专业人士都是消费者,他们会修改产品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定制。我们称这些消费者为消费者即生产者,或产消者(prosumers)。在数字文化中,就是产消者重新混合和重新创造数字资产和数据的能力和倾向,以扩大知名度、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增长。

随着内容寿命越来越短,从几分钟到不到两年,元宇宙中的内容需要更短的版权期限,这些版权期限以数字优先内容创作为动力的创新速度发展。使用和重用内容的清晰、简洁和全球性的权利是必不可少的,这些内容可以刺激创新,同时支持创作者和激励新内容的创作,尤其是在人类和机器制造商都在构建元宇宙时。

机器有时可以使用云计算可扩展资源并几乎立即产生新媒体。此外,一些司法管辖区可能对自由全球交流(包括遗产和精神权利)有进一步的限制,这限制了创作者和企业家的能动性,这些创作者和企业家具有通过互联网在人、地点和物体之间进行全球协作和生产的愿望和工具。与互操作性和可移植性一样,不同参与者之间需要更多的国际合作,以开发一个与创新步伐和速度同步的版权结构和许可框架。


元宇宙的全球共享


元宇宙也可能需要一个新的全球公共资源,该框架建立在国际可操作框架上,如人类和机器可读的知识共享法律工具。公共资源是所有人都可以贡献和利用的一组共享资源,它在与市场的关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元宇宙创新的源泉。 元宇宙的公共资源将需要来自个人创作者、公司和社区等的一致政策和严格承诺的财政支持。公地是我们合作、分享和共同工作的地方。

同时,元宇宙的全球公共资源应该是一个提供个人表达、身份和实现自我实现的可扩展机会的可能性平台。元宇宙中的功能性全球公地需要对话、洞察力、慷慨和信任才能成功。 开放进入(open access)将成为元宇宙的一个组成部分。目前最适合支持全球元宇宙中开放访问的法律工具是知识共享署名许可和知识共享零公共领域奉献,因为它们支持商业重用、重新混合、共享和新内容创建。

Crucible Networks、Outlier Ventures 和 Open Metaverse Interoperability Group 等公司和组织寻求创建一个开放的元宇宙。 Crucible Networks 的计划是通过构建允许人们跨平台使用相同头像和虚拟身份的共享标准来创建“开放元宇宙蓝图”。 Outlier Ventures 创建了他们所谓的 Open Metaverse OS。它是一个基于 DeFi、NFT 和加密等去中心化协议构建的操作系统。最后,Open Metaverse Interoperability Group致力于通过探索可互操作的身份和设计社交图和库存的协议来连接虚拟世界。


所需标准


对于空间网络或元宇宙,行业将需要标准。最近,IEEE 与空间网络基金会合作,宣布了他们的合作和全面标准的支持,以实现符合道德的 21 世纪“网络物理”网络。这是未来的重要一步,因为空间网络是全球网络计算的下一个时代。空间网络将释放智慧城市和元宇宙。数字孪生将与其他数字化一起被赋予生命,这是高度连接的、情境感知的、人类、人工智能和机器网络所允许的。

这种合作伙伴关系为元宇宙提出的一套标准不仅由技术人员开发,还由隐私倡导者、技术伦理学家和网络安全专家开发。空间网络基础规范包括超空间域、超空间事务协议 (HSTP) 和超空间建模语言 (HSML),用于管理背景感知协作计算,确保数据来源、数据沿袭和跨连接硬件的数据互操作性。


关注可持续性


对元宇宙的兴奋必须伴随着实现经济和环境可持续性的行动。用于在元宇宙中建立交互的材料应寻求由可重复使用的物质或可以重新融入自然世界的物质制成。重新配置和修复设备的能力将是为全世界更多人提供参与元宇宙的机会的一个重要方面。由于气候、公共卫生和安全问题,资源和制造能力将对其区域内的用户产生重大影响。

在元宇宙中,我们将需要获得软技术和硬技术技能,以增强和升级我们的互连设备套件。硬件和软件需要尽可能长的持续时间,以允许许多用户使用他们的工具加入工作流。元宇宙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应该认真努力管理对气候变化、污染、浪费和副作用的影响。对物理世界和元宇宙的负责任管理是所有参与其中的人的共同要求。


可访问性和包容性设计


元宇宙应该使资产、数据和平台可访问以服务于广泛的用户。 包容性设计方法支持包括残疾人在内的不同人群。 元宇宙不应该延续过去在可访问性方面的错误。 将可访问性构建到元宇宙的基本基础设施、应用程序和策略中是必不可少的。 可访问性是构建元宇宙的基本要求。 与具有不同需求和观点的用户的经验合作并从中学习将使元宇宙受益。 一个可访问且具有包容性的元宇宙将由个人、公司和社区指导,他们的生活经验和深厚的专业知识决定了前进的道路。 与本文讨论的其他主题一样,全球合作和共享资源对于成功至关重要。


聚焦未来


当我们步入我们的智慧城市和元宇宙时,我们可以走进一个比过去有所改进的数字化世界。 元宇宙是新经济、生态系统的机会,也是强调道德和隐私的机会。 这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公司和政府将不得不重新思考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物理上和虚拟上)。 但是,希望通过协作、透明度、开放性和可访问性,我们可以创建一个蓬勃发展的元宇宙,它经久耐用,并且适合所有人。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