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CryptoPunk?美国加密游说活动助推DAO演化为超级PAC

约1万亿美元的拜登基础设施一揽子方案于美国时间周二在美国参议院通过,该法案以69票支持、30票反对的表决结果在参议院获批。

这一法案在过去一周多的时间牵动了千千万万美国加密行业从业者的心,该法案涉及了280亿美元加密税,并且其中一些条款可能会为区块链生态系统许多人提出新的监管要求,甚至是开发人员、矿工等人。

该法案目前仍需众议院通过,只有在得到众议院的通过之后,这个万众期待的法案才能被美国总统正式签字,预计众议院民主党人会将把该基建法案的命运与一项涉及反贫困、气候等诸多议题的3.5万亿美元支出法案挂钩。

由于此前参议院已经对该法案获得通过,使得这场美国的加密圣战(JiHad)声势开始削弱,但美国的加密行业协会和游说团队还在争取中。

结果或许仍是徒劳的,但因之兴起的加密游说团队和DAO,或许可以解释当前市场上的一些狂热现象:加密行业有了政治游说的需求,DAO可以成为游说团队资金的来源,这助推了一些资产价格上涨。

政治活动推进了DAO发展

本次加密圣战的英文名是“Dont Kill Crypto”,其中比较知名的团队主要有Fight for the Future、Coin Center和BlockchainAssn。Fight for the Future是当中最大的,该组织为数字权利倡导组织,并不仅仅为加密行业而战斗,该组织还在进行的项目包括呼吁停止人脸识别、要求亚马逊公司停止对个人隐私的侵犯等。

市场上有一些观点认为加密税收是美国加密行业的利好,那么,这些组织为何而战?

其实并不是反对加密税收本身,而是他们认为该法案用含糊的措辞隐瞒了监管扩大的事实,而其根本原因是他们认为立法者没有理解加密货币和权力下放的运作方式:

1、该法案意味着监管层将收集大量用户数据,包括用户的姓名和地址,这意味着可能每一家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都被要求监视用户;

2、该法案的措辞不明确,令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中的几乎所有实体都被视为“经纪人”,甚至包括不为用户管理资产的软件开发商和加密货币初创公司,有可能牵涉其仅为交易做确认和验证的矿工;

3、其后果可能导致更多有关加密货币用户私人隐私泄露;

4、一些美国的区块链项目开放商或交易验证者可能因此出海以规避监管;

这些都与美国加密行业自身的命运休戚相关,因此吸引到了一些机构、加密人士自发性地加入这场活动。除了上述组织,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Defending Rights and Dissent等13个其他组织在过去的一周半时间疯狂致信 Charles Schumer (D-NY)、Mitch McConnell (R-KY)等国会议员。不过,根据Fight for the Future消息,参议院通过的法案中措辞并没有改变,加密组织们仍希望在众议院争取到一些支持。

知名的加密货币行业人士、Messari创始人Ryan Selkis在自己的推特介绍中表示自己是13个DAO组织的董事会成员,并且是“潜在的加密经纪人”,密切关注了相关事情进展。



从他的关注里,不难看出DAO们正在做的努力,而这些DAO正在成为一些加密游说团队的资金来源。Ryan Selkis表示,本周感受到了加密社区以及加密募捐的真实且强大,因此他不打算加入企业游说的游戏,而是选择和加密草根们站到一块。

这可能是一个让人兴奋的因素

PartyDAO的诞生有一些巧合,但放在当前背景,政治游说活动因素不可忽略——478个成员以1201ETH只为抢购一个Cryptopunk,这是一个开端。

PartyDAO已明确表示将从集体出价购得的NFT赚取的收入100%捐赠给Coin Center(非营利性、专注于加密货币面临的政策问题组织),因而进一步向PAC(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演变。

在美国,PAC特指527组织,该组织汇集资金并将其捐赠给支持或者反对候选人、立法和投票倡议的竞选活动。PartyDAO实际做的事情就演变成了通过竞标NFT,汇集来自世界各地的资金,以作政治用途,竞标成功,每位贡献者会获得DAO相应的治理token,持有这个治理token的人不仅仅政治游说活动的赞助者也可能是执行者,这可能会改变在线政治问题筹款和组织的方式。

在传统世界中,筹款和人员组织是分离的,赞助人不一定了解怎样在非财务方面的活动,而在DAO融合进来后,筹款和人员组织可以变成一回事,以决定DAO-PAC下一步活动。

现在PartyDAO的竞拍程序partybid很大一部分看上去会成功的“团购”核心动力来源于DAO-PAC,CryptoPunk的团购目前是其程序上最成功的系列。

不难理解为什么是NFT带来了这种DAO-PAC的改变,因为NFT本身就带有文化属性,PartyDAO被推为首个DAO-PAC的项目有偶发性,但这场运动已经在扩散。在投资领域,Syndicate Protocol,后者是Syndicate DAO推出的协议,目标是使投资民主化,试图掀起一场改变投资的运动,目前已吸引到了许多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创始人和名人参与。

DAO的进化可能进入一个深水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