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流模式的改变谈起,元宇宙「只不过」是对数字空间的一次升级?

原标题:《元宇宙「只不过」是对数字空间的一次升级》

撰文:李画

元宇宙概念的膨胀速度似乎比宇宙的膨胀速度的还要快,但很多概念往往不仅没有帮我们更清晰地了解元宇宙,反而让我们陷入更大的困惑。

比如把元宇宙与游戏混为一谈,但游戏,或者说玩游戏中特指的游戏,是一种有限游戏,它有时间界限、空间界限、数值界限,以及游戏规则的限制。如果元宇宙可能是一种未来,那它需要能够容纳所有的人和人的行动,这意味着它不可能是一种界限内的游戏,它会是与界限游戏的无限游戏,就像如今的人类社会一样。

又比如把元宇宙与VR、脑机接口、意识上载等概念混为一谈,但其实它们之间有着清晰的关系。VR、脑机接口等等都是个体进入/踏入元宇宙的一种方式,就像键盘输入也是进入元宇宙的方式一样,只不过前者是更好的方式,或者说是更适合人类行为模式的方式。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元宇宙只不过是对数字空间的一次升级。「数字空间」是大家都熟悉的概念,从1969 年Leonard K. 教授给他的同事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开始,我们已在这个空间活动了多年。如果站在数字空间的角度看元宇宙,会发现事情变得明朗。

「只不过」一词是对元宇宙概念的限定,而不是表达数字空间升级不重要。这次升级也许可以被认为是数字空间自诞生以来的第一次升级,也是一次可能会颠覆原有数字空间的模式、进而加速人类和人类社会数字化进程的升级。

我将以两件真实的小事做切入来试着开启这个宏大的主题。

01 从交流模式的改变谈起

有一天我在某个空间里建场馆,一个人跑来参观,就是下图中的这个人。我们开始在聊展览,然后我发现他缺了半只胳膊,便问他为什么,他说自己实际上是一个丧尸!我瞬间被激活,因为我是一个重度丧尸题材粉,于是我们开始聊丧尸。

很小的一次聊天,但可以感受到我们之间的交流模式发生了改变。在过去的数字空间里,交流几乎都是围绕「事件/话题」展开的,我们都是在聊事,聊人也是以事为基础的人。但在元宇宙空间,交流能够围绕「人/交流参与者本身」展开,而聊事是以人为基础的事。在交流中,我们的关注点回到了人,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我在想什么。

交流围绕「人/交流参与者本身」展开才是符合人类本身交流/社交习惯的,我们如今在数字空间中的交流方式只不过是受限于条件而不得不采用的非自然的方式,元宇宙把我们从非自然后者带回自然的前者。因此当我看到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主题采访时,能感觉到他和他的团队是有「跳」进来而不是在空想的、是理解他们要做的事的而不是在追逐风口的。

扎克伯格的核心观点是「我不认为首要目标是让人们更多地参与互联网,我认为是让人们更自然地参与互联网」;虽然记者抛出的是让人大受震撼的《头号玩家》和《雪崩》中的元宇宙,但他回答的是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互动的方式更自然」以及「社交环境」。

「自然」是关键词,之所以说元宇宙是对数字空间的升级,在于它能让人们以更符合人类本性、人类行为习惯、人类行动模式的方式在数字空间中存在和活动

从数字空间升级的角度来看元宇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Facebook、腾讯等如今的互联网巨头公司都声称自己要涉足其中:元宇宙是升级后的未来的数字空间,而数字空间正是这些公司的本业或主战场。它们是如今数字空间里的霸主,它们当然希望继续自己的霸主地位。

「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半场」,这个表达简单又清晰,就是它字面的意思,过度的解读会让人迷失。

但Facebook 们能继续掌控下半场吗?不一定,它们即便深知元宇宙是什么,也不一定能从元宇宙的角度出发去设计一个需要它们放弃自身利益、改变自身逻辑的产品。Facebook 这类互联网上的聚合器产品之所以能够攫取巨大的利润,与它们独占「用户生成内容」并从中获利有着莫大的关系,但元宇宙中的用户生成内容是属于用户的,不是属于平台或产品的。

从自然性看,用户生成/创造/获得的内容属于用户也才是符合人类社会本身运作方式的——在物理世界中一个人的劳动所得当然属于他自己。

区块链之所以被认为可能在元宇宙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是因为区块链基础设施以及token、NFT 等等工具有助于在数字空间里实现一个经济体系,用户内容、用户活动可以被纳入到这个体系中来,这将帮助形成一个可持续的数字化的人类活动空间,这个空间除了有交流/社交活动,也有经济活动。

02 人成为主体

回到文章开始的地方,元宇宙让数字空间里的交流模式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为什么会发生?是下一个故事。

我在筹备《初民》摄影展时,需要找很多人给他们拍照。一般情况下我不与拍摄对象聊天,但如果他的装扮或空间吸引我,我就会去搭讪。下图中的这位设计师就是有一天我跳进他在空间里的工作室,因为喜欢他的穿着和设计的服装,然后开始聊天的,之后我邀请他来我的展览,他喜欢这个展览,开心地站在入口处叫我一起拍照。

一次愉快的相遇,在我和他之间。数字空间发生了什么变化使得这种围绕人展开的交流就是自然而然会发生的正常的社交方式?我想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元宇宙中的人可以作为个体存在并「被看见」。比如我和拍摄对象间的交流,是基于我看见了他的外表,对他产生了兴趣,进而形成的。

在如今的数字空间,我们是把自己转换成文字、图片或视频进入的,人扁平的存在于二维的网页之中,以及由此导致的更重要的,人作为主体是淡化的(无法被承载和展现),人是作为观点/现象的持方存在的,或者说人根本不是如今互联网的主体,观点/现象才是。

而在元宇宙空间,我们是把自己整个跳入进去的,人立体的存在于三维的空间之中,人作为主体存在,而不是作为观点的持方或现象存在,就像在物理世界中一样。

人作为主体存在,其意义不仅在于他人「看得见」我们,也在于我们「看得见」自己。看得见自己才会让我们有自我意识,从而在数字空间里,我们也会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也会带着情感来对待他人,这同样是人类之间更自然的相处方式和形成社会的方式,只有在这种方式下,才有可能发展出一个安全和舒适的、人类愿意存在于其中的空间。

传统互联网中的我们,是被观点投射在洞穴墙壁上的我们的影子,而元宇宙中的我们,就是我们自己这个实体。有观点认为人和avatar 的关系是:物理世界有一个自我,这个自我操纵元宇宙中的一个avatar;其实不然,人是进入元宇宙而不是操作元宇宙,avatar 不是被操纵的虚拟人物,它就是我们自己。

随着元宇宙进入和呈现技术的发展,人愈发能够以一个鲜明的个体、以相似于物理世界的方式存在和行动,数字空间必然会随之发生改变,变成围绕人这个主体来展开。

也许元宇宙的进化过程会是这样:元宇宙雏形的建立和相关技术的发展,使得人能够作为数字空间里的主体来行动,人作为主体后会促使一个以人为核心的数字空间的形成和发展,而这个数字空间形成规模后,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

互联网的上半场是二维的,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三维的,但从二维到三维只是元宇宙的起点,元宇宙这个数字空间将会截然不同于如今的互联网,不在于表象,而在于最终,它不是一种人类的工具,而是一个人类可以栖居于此的社会。

03 数字空间对物理空间的模拟

在元宇宙中人成为了空间里的主体,这与元宇宙对物理空间的重度模拟有关。

在时空环境上,元宇宙是三维的、可见可触的、在时间和空间上具有连续性和统一性的、人是在场的,就像物理世界给人的感受一样,这提供了人可以作为主体存在的基础环境。人通过avatar 呈现自己,「定居」在空间开展活动并积累活动的成果,与定居于此的他人建立关系……

在个体表达上,元宇宙提供了多维度的表达自我或塑造自我的方式,比如目前阶段的外形和行动。在未来,人可能还包括其身份数据、历史活动数据等等,这意味着元宇宙的人可以比物理空间的人传达出更多数据,元宇宙中的人将可能比物理空间中的人更立体和丰富。

在个体行动上,VR 等技术的发展使得我们不需要用键盘、鼠标、手柄来完成自己在数字空间里的行动,我们可以把物理世界的行动映射到数字空间,以物理世界的行动方式在数字空间行动;未来脑机接口技术的发展,将是在此基础上的更进一步。

有些观点把元宇宙和物理世界描述为前者对后者的颠覆和取代关系,这会让很多人产生疑惑,因为他们并不觉得如今的数字世界好过物理世界,不觉得自己有意愿在未来迁入这样一种空间。

这些观点引发质疑,是因为它所描述的与事实是恰恰相反的:元宇宙并不是对物理空间的颠覆,它是对现有的数字空间的颠覆;元宇宙不是物理空间的对立面,它是尽一切可能来模拟物理空间,以便人能够以人类的方式生活于此。

元宇宙和游戏这两个概念之所以常常成对出现,正是因为它们在上述构造上是相似的,只不过游戏有着限定的时空环境和世界观。也许可以说,游戏是有限元宇宙,元宇宙是无限游戏。

结束语:

元宇宙只不过是对数字空间的一次升级,这次升级可能让数字空间对人类产生更大的吸引力,可能在数字空间里发展出一个人类社会的形态,而这些将可能带动人和人类社会更快、更多的向数字空间迁徙。

如果说未来元宇宙的世界与如今世界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我想元宇宙也许是一个人类和AI两种高级智慧体共存的世界。物理世界对AI来说过于复杂,数字世界对人类来说过于反自然,但元宇宙能够容纳两者。但不管如何,

DON'T PANIC。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