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ayer2的理解与思考:是否去中心化,是否安全?

特别鸣谢 本文原作者 Trapdoor Tech 创始人 Star.LI的支持!

本文摘自:IOSG

原标题:《L2的理解与思考》

Layer2是个大的话题。是否去中心化,是否安全,资金状态确认时间是Layer2的主要的讨论话题。最近有点时间,总结一下Layer2的理解和思考。


Layer2交互模型

Layer2,相对于Layer1,在Layer1的基础上提供更丰富功能,更好的用户体验。抽象一下Layer2的逻辑以及交互模型如下:

除了Layer1的交易外(入金),其他Layer2的交易都在Layer2执行。为了Layer2在必要时恢复交易状态,所有Layer2的交易数据需要安全存储。简单起见,也为了和Layer1保持一样的安全性,所有Layer2的交易数据一般存储在Layer1。这种交易数据的随时可访问,称为"Data Availability"(数据可用性)。所有的Layer2交易都在Layer2执行,并同步到Layer1。如何证明Layer2同步的状态正确,不同的layer2方案有不同的实现方法。


Layer2实现分类

从Layer2状态同步方式,Layer2分为两类:一类是侧链实现(Side Chain),一类是Rollup。侧链,就是通过不同于Layer1的共识进行Layer2状态向Layer1的同步。仅从这一点,整个侧链的安全性,就降低到Layer2的共识的安全性。Rollup又分为两种:一种是zkRollup,一种是Optimistic Rollup。所谓Optimistic Rollup,乐观性Rollup,期望绝大多数情况下Rollup正确向Layer1同步状态。同时,为了防止同步错误的状态,提供了挑战机制。乐观预计挑战的机率比较小。在需要挑战的情况下,Layer1可以判断正确状态。zkRollup是最直接的状态同步方式,通过零知识证明技术,在向Layer1提交状态的同时提供状态变化的证明。Layer实现分类如下:

zkRollup,按照采用的零知识证明协议又分为三类:1/ Groth16 2/ PLONK 3/ STARK。Groth16协议需要针对每一个电路进行初始设置(Trusted Setup)。PLONK协议在一定规模下的电路只需要一次初始设置。STARK协议不需要初始设置。但是,相对另外两种算法,STARK协议,证明数据量大,验证时间长。相对来说,在Layer2的场景下,PLONK是目前广泛使用的算法。

STARK协议和SNARK(Groth16/PLONK)协议比较(来源于Matter Labs的github链接):

https://github.com/matter-labs/awesome-zero-knowledge-proofs

总结一下,从安全性角度看,各种Layer2的排序如下:zkRollup,optimistic Rollup,侧链。从提现的时间也印证了安全性,zkRollup的提现是分钟级别,其他两种方案,小时甚至是天级别。zkSync是比较完善的zkRollup开源项目,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查看之前的分析文章:

zkRollup,虽好,目前存在很大的缺陷:可编程性差。


细看zkRollup

相对其他Rollup方案,zkRollup方案多了zk证明系统。也就是说,在Layer2每个交易除了“执行”外,还需要生成证明,证明执行过程的正确性。熟悉零知识证明技术的小伙伴都知道,零知识证明的安全性在于”电路“的安全性。对于Layer2,每种交易的处理”固化“为电路,电路逻辑完全公开。对应于每种电路,存在唯一的验证秘钥。验证秘钥用在Layer1验证状态证明。通过验证的状态证明,符合固化电路的逻辑。

关键就在于Layer2交易的执行和固化电路语义是否一致。公开电路就是一种共识方式,供所有人查阅电路逻辑。简单的说,为了实现zkRollup,需要实现Layer2执行对应的电路。事实上,电路的实现相对复杂,没有高级语言,很多情况下都是手写R1CS。进一步,为了利用zk证明系统,为了优化电路的实现,整个Layer2的状态经常优化为电路友好结构(merkle树)。所以,zkRollup的系统需要考虑电路的结构,从而约束了Layer2交易以及账户模型。细心的小伙伴可以发现,不管是zksync/zkswap/loopring,都只实现了特定交易场景。

反过来说,如果需要通过zkRollup支持EVM的交易执行,需要将EVM的交易抽象成电路友好的账户模型。这种抽象并不容易,再者,EVM的描述电路可以预见比较大。从零知识证明的性能看,这方面会限制整个zkRollup的性能。

再看看zkRollup方案在Layer1的gas消耗。整个zkRollup方案的主要gas消耗为三部分(withdraw不考虑在内):

  • Transaction Raw Data:在zksync中称为pub data。为了保证data availability,所有的Layer2的交易都会以裸数据的形式提交到Layer1。
  • Layer2 Block管理:在Layer2提交区块状态时,Layer1维护着Layer2的区块结构和状态。
  • 验证Layer2 Block状态:在Layer2提交证明时,Layer1需要验证状态证明。

以一个区块350笔交易,每个交易的Transaction Raw Data的大小为20字节为例,一个区块处理的gas消耗:

虽然上述的数据不是精确值,但是足以说明交易原始数据在整个zkRollup方案中的gas消耗占比是非常高的。从这个角度看,Layer2的有些项目选择通过其他链下的方式存储交易数据。


Optimism vs. Arbitrum

Optimistic Rollup兼容EVM。也就是说,Layer2支持可编程性,并且在以太坊上的程序几乎无缝迁移。为了保证链上的状态正确,这两种方案都提供一段时间内的挑战机制。挑战者提供挑战的证据,Layer1抉择正确与否。深入理解Optimism和Arbitrum可以查看之前的文章。

Optimism采用OVM执行Layer2交易。取名OVM是为了区分Layer1的EVM。因为提交到Layer1的状态需要检验正确性,Layer1需要“重放”Layer2的交易,也就是说,Layer1在有些情况下需要执行OVM交易的执行。Optimistic Rollup最复杂的地方也在于此,用EVM模拟OVM,并执行Layer2的交易。可想而知,在Layer1的EVM模拟OVM的执行是比较繁琐,消耗较大的操作。

Arbitrum也是采用挑战机制。为了避免挑战的gas费用低,Arbitrum引入了AVM:

相对于EVM,AVM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虚拟机。Arbitrum在AVM虚拟机上模拟EVM执行环境。也就是说,所有的Layer2交易都是在AVM执行,交易的执行状态可以用AVM状态表示。在提交到Layer1的状态有分歧时,挑战双方(Asserter和Challenger)先将状态分割,找出“分歧点”。明确分歧点后,挑战双方都可提供执行环境,Layer1执行相关操作确定之前提交的状态是否正确。在Layer1挑战的是AVM的状态,分歧点的AVM的指令执行。

简单的说,为了省挑战的gas费用,Arbitrum采用了精简的AVM(非常方便状态表示),通过快速分割,在链上只需要执行一个指令,判断状态是否执行正确。Arbitrum介绍文档中提到,整个挑战需要大概500字节的数据和9w左右的gas。在AVM的基础上,Arbitrum设计了mini语言和编译器,模拟了EVM的执行环境,从而兼容EVM。


总结


Layer2,相对于Layer1,在Layer1的基础上提供更丰富功能,更好的用户体验。资金状态确定性时长,安全性,可编程性是目前讨论的焦点。zkRollup是资金状态确定性最快的方案。optimistic Rollup/侧链具有可编程性。zkRollup支持EVM的证明是个期待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