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实录:共话加密艺术之趋势、机遇与未来丨2021世界区块链大会

7月25日,“2021世界区块链大会·杭州”在杭州未来科技城学术交流中心举行。本次大会由杭州时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巴比特)主办。

在NFT论坛上,一场题为《共话加密艺术:趋势、机遇与未来》的圆桌讨论引得全场关注。

本场主持人是CryptoC发起人、加密艺术画廊“风潮”创始人唐晗,嘉宾有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副院长、Open Media Lab 主任姚大钧, Cycan.network全球合伙人Donald高东亮,Dapper Labs中国区负责人Amber,BCA 创始人兼CEO孙博涵以及THEGUY设计师品牌创始人、伦敦奥运会徽章类特许商品设计总监袁泽铭。

以下内容经巴比特整理,是本场圆桌的精华内容。

CryptoC发起人唐晗:首先请各位嘉宾谈谈如何看待加密艺术市场,并请问姚老师和袁老师,从传统艺术创作者的角度如何看待加密艺术兴起带来的机遇?

姚大钧:传统艺术也在关注加密艺术的兴起,从某个角度上而言,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并无本质的关联。但我们知道任何东西都可以NFT化,传统艺术想要进入NFT领域是肯定的,目前国内有些明星艺术家已经在拍卖NFT艺术品,利用这一股热潮,他们已经成功地拍卖了两件巨额的作品。这其实对加密艺术声称的去中心化、虚拟性、匿名性等等是很大的讽刺。

所以当前,我比较担心的是国内的炒作现象与国外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家加入得太快,对这个市场不见得是健康的发展。

袁泽铭:作为创作者,更加在意创作的内容能否影响这个世界。影响这个世界的是什么?最底层的逻辑是我们每个人的价值观层面能否影响这个世界。

我认为,加密艺术未来可能是一个平行世界,这个平行世界可以让艺术家用自己的价值观来影响这个世界,我觉得这是给大家的一个便利。

CryptoC发起人、加密艺术画廊“风潮”创始人唐晗

CryptoC发起人唐晗:我们都知道高东亮、Amber和孙博涵是资深的业内人士,请问您们如何看待加密艺术所面临的困境?

高东亮:我想聊聊艺术品定价权的问题。纵观当下国际艺术品市场,龙头定价权在纽约,而纽约八大画廊的背后都是一些庞大的金融家族,他们对艺术品拥有绝对的定价权。

那么,加密艺术的定价权在哪里?我认为加密艺术的定价权应该在社区,谁拥有社区,拥有最大的粉丝量,谁就拥有定价权。这样对于艺术家是较为友好的,而这也是对传统艺术最大的颠覆。

Amber:首先,我们希望以NFT作为载体,承载更多元化的内容,来增强艺术品本身的叙事能力,同时也能让欣赏者和作品之间有更多的交互通道,但是因为基础设施的缺失,这部分仍在早期探索过程中。

其次,我认为当前较大的痛点在于NFT加密艺术收藏群体,对于收藏群体来说加密艺术是一个全新的门类,年轻的收藏家们的认知是不足的。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各类活动和体验不断提升收藏群体对加密艺术的认知和知识框架,把他们带入加密艺术的收藏浪潮中。

孙博涵:首先,我认为当下加密艺术的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的建设。如何帮助传统艺术家进行NFT的转化?如何创造NFT应用展示场景?如何培育藏家群体?这是我们应该真正解决的一些问题,或者说做项目创业的方向。

其次,我认为当下加密艺术拍卖支付流程的门槛较高,如何简化产品支付方式提升用户体验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最后,我认为目前国民审美认知水平与国外市场相比仍有差距,因此我们不能直接照搬国外的审美视角来看国内的加密艺术,我们需要找到更具中国特色或者是地方特色的方式去参与这个行业。

CryptoC发起人唐晗:请问姚老师,当下有很多艺术家没有办法做数码艺术的创作,您觉得他们是否要进入到加密艺术中以此适应新世界的到来?

姚大钧:纵观加密艺术在历史上的发展,它仍处于发展的极早期,不应该太规范,太期待它该怎么走、该怎样发展。加密艺术之所以迷人,恰恰在于它未来的不确定性。

我认为加密艺术生态最大的优势在于它能给予原创性的巨大可能场域,它提供给全人类一种全新的创造空间,这是最有意思的。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副院长、Open Media Lab 主任姚大钧

CryptoC发起人唐晗:请问Amber,能否跟大家透露下Dapper Labs后续关于加密艺术的计划和活动?

Amber:目前,Flow生态在加密艺术方面已取得不少成绩,下半年预计也会接入可编程的创作工具,让艺术家有更多可发挥的空间。当前,我们也在跟加密艺术孵化基金THiNG.FUND以及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合作举办前沿艺术家选拔大赛,入选作品将有机会被转制为数字/可编程作品,以NFT形式永久储存于Flow链上,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次活动提高传统艺术家们对加密艺术的认知,帮助他们完成作品的数字转制和可编程创作的探索和创新。同时,将NFT作品推广到海外平台,帮助青年艺术家在海外获得一定影响力。

Dapper Labs中国区负责人Amber

CryptoC发起人唐晗:从一枚传统艺术家或者说非加密艺术家转变成一枚加密艺术家,除了像您这样原有自带流量加持外,还需要做哪些准备?

袁泽铭:有人说我是跨界设计师,但在我看来设计本无界可跨,所有的设计除了功能性满足之外,全部都是消费心理学的感官呈现。如今我以潮流艺术家的身份进行创作。那什么是潮流?我认为是有时效性的社会价值。基于我个人的特点,我更擅长于呵护人们的情绪。

目前我们正在孵化一个IP矩阵,每个小IP形象都能够对应人们日常生活中一个细微的情绪点。就像这两只大猩猩的形象-大卫猿MR.DAVYUAN002,目前已经成为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新地标。它在我的设定里的状态是“肉体向大地,思绪向天空,虽面无表情,但大脑在飞”。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更多时候要像一个观察者,以非常冷静、冷淡的姿态相处在非常纷杂的环境当中,这也正是我们创作的初衷。

THEGUY设计师品牌创始人、伦敦奥运会徽章类特许商品设计总监袁泽铭

CryptoC发起人唐晗:请问博涵,先前您提到基础设施构建的问题,您认为当下还缺怎样的基础设施?产业链哪方面还不完整?以及您如何看待NFT泡沫可能出现的破裂?

孙博涵:首先,事物发展短期内可能会有泡沫,但我们仍然长期看好区块链、加密艺术这个赛道,加密艺术最终会回归技术层面,帮助数字艺术创作者解决一些问题。

其次,当下加密艺术市场更缺的是画廊和经纪人,去发掘、培养一批优秀的加密艺术家。BCA预计今年年底会在北京开设一个NFT实体空间,帮助加密艺术家把作品实现转化,这也算是促进加密艺术发展的一种方式。

BCA 创始人兼CEO孙博涵

CryptoC发起人唐晗:请问东亮,您提到想让加密艺术的话语控制权从纽约到社区,如果有这样的话语权变迁,您觉得加密艺术的收藏群体到底在哪里?有什么特点?

高东亮:首先,这不是控制权归属于社区,是让艺术回归艺术的本质,所以加密艺术的受众群体参差不一。其次,从加密艺术领域来看,这个领域的收藏家眼光和传统的收藏家眼光不一样,每个加密艺术品只和某个社区群体形成了情感连接,碎片化、区隔化的问题比较多,很难通过传统的方式策展推广。因此,在加密艺术创作时要特别重视艺术的情感诉求,只要完成了情感诉求,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加密艺术品的受众。

Cycan.network全球合伙人Donald高东亮

CryptoC发起人唐晗:加密艺术行业仍处在发展前期,各位对加密艺术未来的发展有什么看法或者畅想?

姚大钧:我们其实是无法预测加密艺术的发展路线的,因为它很野。但是加密艺术绝对不会只是把现有的传统的简单的数码作品金融化而已,由于平台技术的局限,目前大家看到的加密艺术内容和创作技术其实是大开历史倒车,未来加密艺术最精彩的形式绝对不会是这些。

高东亮:首先,我认为要用低门槛的方式来吸引大众群体的参与,用区块链的社区玩法和技术增强大众对加密艺术的共识;其次,加密行业需要一批专业的懂社区的策展人和去中心化基金,要不断完善行业基础设施建设。

Amber:首先,我比较期待的是可编程艺术的发展,目前市场上的可编程工具可以发挥的空间非常有限,这个领域仍有探索的空间;其次,我认为加密艺术未来的终极形态是我们广义上认为的游戏,电子游戏集成了画面、音乐、建筑和雕塑、叙事,并以独有的规则和交互表达方式进行组合,打通了创作者与欣赏者间之间的边界,这与加密艺术有共通之处。

孙博涵:我认为社群在加密艺术领域的重要性特别高,通过社群的力量链接加密艺术品与粉丝的共情,进而培养对加密艺术品价值的共识;其次,我认为加密艺术还处在发展早期,对于NFT或是加密艺术的定义与玩法要尝试打破边界,打开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袁泽铭:加密艺术行业的发展仍需要沉淀,但我相信不管是逻辑、规则还是内容最终都会进入常态化。同时,我也希望有不同行业不同身份的投资者或是创作者能够进入加密艺术领域,助力行业更有机、更健康的成长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