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实录:区块链开源生态建设丨2021世界区块链大会

7月24日, 2021世界区块链大会·杭州正式开幕。本届大会以“无限未来”为主题,汇聚全球的100+区块链、加密货币行业头部创业者、研究者,以胸怀万里世界的姿态,共同放眼无限未来的行业想象。

本次大会由杭州时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巴比特)主办,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等机构支持。

2021年6月,两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和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强调要建立“开源生态”。开源是当下全球新兴技术领域的重要技术路径,而区块链作为创造信任的机器,没有开源也就没有区块链,更没有核心创新能力。

那么,什么是区块链开源?要如何打造开源生态?国内的区块链开源生态建设相较于国外有哪些优点或是不足?学术界和企业界又要怎样联合共建开源生态?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秘书长、浙江大学计算机教授刘加海;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可信账本工作组执行秘书刘涛;百度区块链开源负责人郑旗;以及微众银行区块链战略合作负责人邓伟平于24日下午在圆桌论坛《区块链开源生态建设》中针对以上问题进行了精彩讨论。本场圆桌由浙江省区块链标准委员会专家委员、巴比特副总裁马千里主持。

以下是巴比特整理的圆桌内容:

马千里:什么是开源,区块链为什么要开源?

刘加海:首先,我们要从区块链本身考虑。区块链是怎么发展过来的?它是平等、共享,大家积极倡议的,这些都与开源吻合。另一方面,从区块链本身发展来看,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技术,更是社会发展所形成的一种讲信用的模式。区块链上是在传递价值的。像这样的一种生态环境,都是开源的环境,换句话说,它会形成与生活当中息息相关的部分。以后网络和区块链会像空气和水一样。在这里呼吸空气,如果需要收费,那肯定是有失偏颇的。从这个角度看,区块链应该是开源的。

刘涛:首先,区块链的开源让我想起了互联网的发展,这么多年,互联网实现了无处不在的网络连接,区块链又实现了可信的数据交换。如何连接更多的用户,实现更广泛的应用,开源是必由之路。现在区块链的开源包括从底层平台到应用开发框架,到一些辅助项目配套生态项目的开源,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区块链的技术才能连接更多用户、实现更广泛的应用。

当然,这并不完美。因为通过开源的方式,大家拿到代码就可以实现更快的业务开发和迭代,但也暴露出一个问题,即大量的项目开源容易造成市场的碎片化。我们呼吁区块链开源项目能够像互联网一样,参考互联网标准方面的经验,如果能在区块链的架构标准化、接口的标准化、组件的标准化方面更往前一步的话,开源的质量会更高。

郑旗: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说。首先是开源,开源是一种全新开源软件的开发形式,通过开放的方式让整个社会的人可以参与并共同发展项目。可以说开源的软件开发模式,是当下软件做强、做大唯一的选择。从整个互联网发展的历程来看,很多开源软件在其中起了很大的驱动作用,包括Linux、安卓、Hadoop大数据、云原生的Kubernetes等,这些开源软件是互联网非常大的驱动力。

那么,开源和区块链有什么内在联系呢?最早的区块链从比特币技术诞生,本质上是一个可信的、分布式的数据库技术,最难能可贵是它的可信。区块链可信的来源是协议都是开放、透明的。在区块链领域有一句话是“Code is  Law ”,如果代码没有分享出来,信任基础是很难建立的。所以在区块链领域,开源天生就非常契合,对区块链来说,开源是非常重要的。

邓伟平:开源从字面上理解是源代码的开源,但对一个企业和组织来说,如果想做开源生态、开源社区,源代码的开放只是一个起点。要做开源的事情,组织的战略目标、组织结构、人才队伍,都要配合软件开源做相应的配套。以微众银行为例,我们已经做了一系列的事情,我们的AI、大数据、云计算等各个金融科技的赛道上都开源了很多技术项目,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大几十个。

具体到区块链赛道,区块链的源头就是开源的,大家都知道比特币、以太坊等比较知名的项目,源代码一开始就是开放的。此外,像联盟链可以解决机构之间的合作信任问题,作为底层的基础设施,如果基础设施是闭源的软件、是黑盒子,机构之间就很难解决信任的摩擦。

所以,从区块链大的赛道来说,软件开源应该是大势所趋。国家部委提出的政策里也提出要支持开源社区,这是对区块链技术趋势的回应。

微众银行区块链战略合作负责人 邓伟平

马千里:如何打造区块链开源生态?

邓伟平:接着微众银行的实践说,我们很早就开始布局开源,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技术体系。17年的时候,我们认为区块链是解决信任的基础设施,是大势所趋,所以就选择了开源。开始的时候要把源代码开放出去形成开放的生态,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最难的点是从0到1获取第一个或者第一批种子用户。当第一个种子用户出现的时候,我们会给他们很多支持,包括技术、宣传上的支持,打磨上层应用层方案等取得合作伙伴的信任,形成背靠背的合作伙伴关系,最终形成正向循环。这样做出口碑,发展技术,生态也就一并做起来了,局面也会慢慢打开。

郑旗:开源生态的难度很高。要想构建一个好的开源生态,主要包括三点:

  1. 要有很好的项目,项目是整个开源生态的核心。
  2. 要围绕项目建设周边一系列的工具,从而降低早期用户的使用成本,快速在企业和应用中落地。在落地过程中,这也会对开放生态技术形成反哺,形成围绕开源项目核心项目的正向循环。
  3. 关于开源的社区建设非常重要。首先,做开源生态时,要清晰知道围绕着项目有哪几类人群,不同的人群、不同的用户在生态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要有清晰的定位。针对不同角色的用户,需要攒不同的局,通过拉新和留存的方式让他们留在社区。早期种子用户很重要,通过早期忠实的种子用户形成口碑效应,慢慢会渡过艰难时期,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刘涛:开源基金会的核心工作就是帮助企业把捐赠项目生态发展起来。一方面,在开源生态合作方面,要发展更多合作伙伴,包括在基金会层面,要围绕区块链建立工作组,发展生态伙伴,寻找合作机会。

另一方面,项目本身要做很多优化,使开发者使用更友好,部署更便捷;同时,也要构建生态配套,项目不仅要有底链,也要有相关开发配套。

另外,一方面我们要把知识传递给开发者,同时也需要从战略开发者的角度思考如何让开发者学习不同区块链技术的时候,能够减少甚至免除重新学习的负担。我们希望推动标准化方面的建设,最大程度的实现知识的共享。

刘加海:区块链和激励机制是天生吻合的。如果能把区块链的激励机制发挥到最大,相信在这个领域一定会聚集更多的优秀青年参与社区活动,这样,开源社区自然而然会形成。

另一方面,从培养的角度考虑,行业要做好标准。青年人在掌握了标准后,就会更乐意参与到标准当中来。这样,一方面可以形成开源的生态,另一方面可以让区块链企业更有积极性。要形成开源的生态环境,不会是容易的。当然如何合理、合法、合规的用好激励机制是我们要探讨的问题

百度区块链开源负责人 郑旗

马千里:开源社区不仅是大厂做的事情,小厂也有一些意见。开源生态当中会碰到哪些困难,我们要如何吸取经验,少走弯路,更进一步的推进开源生态?

郑旗:开源生态是很难的,首先区块链这件事在前两年国内外和公司内部都不确定,所以难度是很大。另外开源生态门槛很高。两件这么难的事情加在一起,要怎么办呢?有一句话特别好,困难像弹簧,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相信区块链的未来就会有一股韧劲,可以克服眼前困难,忍过眼前苟且,得到未来的远方,这是我最大的心得。

对于团队而言,首先要让自己相信,这样就会坚定目标,带领团队进行理性灌输,勾勒出美好的愿景。这样,即使团队不大,势能也特别大。

邓伟平:做开源社区要有韧劲,因为选择做开源社区的方向,就注定不是短线的事情,是长线的事情,要有韧劲长期坚持。在实践过程中,通过和客户、用户的深度沟通,形成一种良性的正向反馈,持续打磨产品,落地更多的项目之外,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社区构建过程中要形成有效的机制和文化,让社区的用户能够更多的参与进来,使其有参与感、满足感。

在做开源社区过程中,线上线下不同形式的Meetup技术分享会、培训、沙龙、峰会、黑客松等各种各样的活动,目的就是让社区的用户参与进来。一方面是参与进来学习,了解底层技术,另一方面一些技术也可以得到支持,还有一些爱好者可以成为社区的精神领袖,分享心得以及行业的落地案例。用户慢慢深入,会觉得社区不仅是微众银行和开源工作组,更多的是自己的,会得到荣耀感,类似积极分子在社区里越来越多,社区的氛围就会形成起来。所以要有一种机制,形成分享的文化。

马千里:相较于国外的区块链开源生态建设,国内有哪些优势与不足?

刘涛:目前,国内区块链主要得益于国内政策和产业的环境。从基金会来看,国内包括百度超级链、金盟链、JDchain、长安链等底层项目都比较优秀,开源时间和国外也就相差了两到三年时间,尤其是联盟链的发展,我们绝对是国际上的第一梯队。

在技术优势方面,国内区块链底层平台在国密算法、中文环境支持和高并发、低时延的企业应用方面有自己的优势,譬如开放原子超级链内核由百度捐赠,采用超级节点架构、高性能链内并行算法,支持共识算法等核心组件动态可插拔,同时围绕着核心技术构建起了强大的生态技术体系,无论是技术发展的路标还是技术先进性都是非常领先的。

配套方面,像开发工具、数据管理、隐私保护、运维管理方面的生态,相关企业都有相应的发展。当然,还需要进一步丰富、进一步深化。

此外,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国内外的底层平台加在一起不下20个,都在国内有不同程度的应用,市场碎片化严重,我们基金会也在推动各方一起努力进行标准化的工作,使区块链开源能借鉴互联网多年发展在标准化方面的经验和成果。

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可信账本工作组执行秘书 刘涛

马千里:企业要如何联手共建开源生态?学界方面呢?

刘加海:目前这一情况不是太理想。当前区块链企业的竞争大于合作。做同一个区块链项目,不同企业用的方案可能完全不一样,造成研发资源的重复浪费,而且对企业来说,区块链技术水平很不平衡。比如在杭所谓的“浙大系”区块链企业研发水平都较高,但有些企业连最基本的研发力量都不太满足。对于这样的情况,企业之间需要进行沟通,如果形成区块链开源生态环境,区块链的应用将大为加快。同时希望基金会可以积极促进区块链开源生态的形成,当然也更希望浙江区块链标准协会对此也有所促进。

从学界来讲,学界一直把区块链作为重点研究和应用范畴。从开源建设来说,学界出成果比较快,投入的资源也比较少,效率也比较高。

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秘书长、浙江大学计算机教授 刘加海

马千里:对未来区块链开源生态的思考

刘加海:区块链对人类来说就像空气、水、网络,希望开源的区块链能更好地造福人类。

刘涛:开源基金会对未来开源生态建设来说十分重要。

郑旗:区块链是单一的技术,需要和更多的技术融合,才能在更多的场景应用。另外,区块链行业的人才非常紧缺,需要做好区块链行业的教育。

邓伟平:开源、开放、共生。从全球来说,开源开放已是全球趋势,未来的格局一定是产业协同共生的,这也是开源生态的目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