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飒:为什么近来币圈刑案多?

最近,我们关注了不少币圈的事件,也接待了不少来自海内外的咨询,似乎大家对于近期币圈刑事案件增多有些不解。针对这种情况,结合最新常用罪名,今天飒姐跟大家梳理一下原因,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01


近期,全国范围正进行关于银行卡反洗钱集中治理。由于比特币的匿名性,很多犯罪案件采用比特币作为结算工具。获取比特币或以太币等,在各大交易所售卖,最终可能一些持币人的BTC前手涉嫌犯罪,如果持币人将币变现,有可能会发现银行卡冻结。遇到这样情况的持币人,不要慌张,解决办法:

  1. 静等三天自动解封的情况占半数以上;
  2. 可持本人身份证银行询问冻结的办案机关具体信息;
  3. 问到办案机关后,拨打办案机关所在地110记得加区号,询问办案人员联系方式;
  4. 根据要求,撰写书面解释呈交办案民警或携带相关证据到办案地据理力争

02


币圈骚操作较多,积累的问题从量变到质变。受到金融科技监管趋严大环境影响,币圈金融操作也被关注,甚至被当做监管机关的研究热点。关于比特币、以太坊方面的学术研讨和业务研讨增多,逐渐形成共识,对于涉币金融行为的看法,从“违法行为”升级为“犯罪行为”。同时,广大基层民警也在学习相应知识,飒姐就接到过一位经侦朋友的来电,称自家单位购买了飒姐写的《ICO黑洞》供大家学习。


03


由边缘案件引发,顺藤摸瓜。近期币圈案件还呈现一个特点:多为其他案件牵涉出来,而非直接发案。2014年至2019年的涉币刑案,以直接发案为主,多为虚拟币归零、代投大哥私吞币为发案点,罪名以“刑法第266条诈骗罪”、“第192条集资诈骗罪”为主,后期,散见一些“刑法第224条之一组织领导传销罪”。但如今的罪名,多是关联人、上下游出现问题,被警方或检方侦查,后来顺腾摸瓜,先将相关人员定位为证人,到办案单位配合调查。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挖掘信息,发现其他犯罪线索,从开始的证人询问过渡对犯罪嫌疑人讯问


04


币圈人士的影响力身家,也是动力之一。多次尝试,为保证本文顺利发出,不展开赘述。

写在最后

今年的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币圈老友切勿依仗自己有海外国籍或绿卡就枉顾中国法律。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的刑法管辖权还是很给力的,行为地、结果地、被害人所在地,甚至经营地、网络经过地都是管辖权的连接点。侥幸,意义不大。建议还是了解清楚自家的具体情况,针对法律瑕疵亡羊补牢,然后就是蛰伏,切勿高调。好了,今天聊到这里,咱们明天见!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