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PayPal等金融机构探路数字货币,是防守还是进攻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叶映荷

多家传统金融机构开始涉水数字资产领域。

10月21日,全球支付平台PayPal(NASDAQ:PYPL)宣布将提供加密货币的交易服务,客户能够直接从其PayPal账户购买、持有和出售加密货币。并且从2021年初开始,PayPal客户可以使用其持有的加密货币向PayPal在全球的2600万商户付款,消费者能够立即将其选定的加密货币余额转换为法定货币。

支付平台PayPal。

另据10月30日媒体报道,新加坡银行星展银行(DBS)也在官网宣布将推出数字资产交易所,首批支持BTC、BCH、ETH以及XRP交易。尽管星展银行后来因尚未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很快撤下公告,但也释放出了其意欲进军数字资产领域的信号。

“这反映出数字资产开始逐渐受到大众的认可。”欧科云链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传统金融机构拥抱数字资产,会成为大势所趋吗?


布局数字资产领域,满足“市场需求”


近年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成为除传统金融外的另一投资选择。

李炼炫指出,这两家企业选择进入加密货币市场是为了满足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的市场需求,“一些传统企业开始注意到其中的市场需求,因此便推出了相关业务。”

他表示,比特币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被推出,其推出的核心思想正是为了抵御大规模的货币超发。尽管人们普遍认为比特币具有高风险特征,但高风险背后却是惊人的高收益。过去十年里,比特币价格上涨了数千倍。在全球宏观形势不明朗、未来市场利率处于负利率、“钱不值钱”的情况下,人们为了实现资产增值保值,会更加偏好一些高收益的另类资产,并愿意承担其背后的风险。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资加密货币。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和传统法币具有明显差异性的数字货币的全球化流通,将打开一个新的市场空间,将是法币支付之上的一个全新的世界,PayPal将获得来自加密货币世界的支付业务量,同时增加它的手续费收入,星展银行意图通过新加坡衔接东西方的特殊位置,争取成为世界数字货币交易兑换的枢纽,增强新加坡在数字货币世界的核心地位。

“未来不长的时间内,数字货币很有可能在跨境支付和结算的试点上有具体的突破,星展银行作为新加坡最大银行,很有可能是为这个做布局。”孙扬还提到。


或为数字资产市场带来“乐观预期”


PayPal和星展银行进入数字资产市场后,将会引起怎样的蝴蝶效应?

李炼炫表示,这会给市场带来新的热度和乐观预期,同时会对原有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带来一定冲击,因为像PayPal和星展银行之类传统金融企业,有更大的用户规模和更高的市场信誉。

“但目前加密货币行业仍处于早期,这些大型企业入局该领域更多的是带有尝试、试验性质的,未来具有不确定性。”李炼炫说。

对传统金融领域而言,他认为目前数字资产尚未成为主流投资资产,对传统金融领域的影响不大。

孙扬则表示,若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和结算的试点上有所突破,将会对做跨境业务的商业机构和金融机构产生影响,也会对国际贸易结算货币产生影响。“目前数字人民币在国内是零售场景,如果跨境支付结算落地,将是数字货币的里程碑,标志数字货币的成熟,将对国际贸易结算影响深远”。


趋势?还是仅此几例


“数字货币已经成为当前时代金融行业的一个明确的趋势,各国央行都在研究或者试点数字货币,这个趋势未来必将发生,PayPal等金融机构宣布支持数字货币或者加密货币交易,是顺应这个趋势,为自己在未来竞争格局中争取占据先机。”孙扬说。

“我不觉得会有多少主流金融机构会追随PayPal的步伐。”万向区块链与PlatOn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表达了相反的看法,“当然,合法合规地、面向零售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是能赚钱的。PayPal等机构在商言商,无可厚非。”

他认为,传统金融机构进入数字资产领域存在4点问题:第一,加密资产价格波动大,较难纳入主流机构投资者的资产配置框架;第二,面向传统金融机构的加密资产托管服务不成熟,很多传统金融机构不具备管理加密资产私钥的能力;第三,传统金融机构持有加密资产,在会计处理和审计上还有一些没解决的问题;第四,传统金融机构提供加密资产服务,KYC、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反逃漏税等方面的压力较大。

“加密资产没有基本面,会一直是一个受投机驱动的市场;价格波动永远不会平复,永远不会成为有效的支付工具。PayPal最终是卖用户的加密资产,向商户付法定货币。”邹传伟说。

李炼炫也提到,数字资产行业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一些传统金融市场的估值、风险评估理论不适用于数字资产行业,因此需要在实践中开发新的估计工具。此外,他还表示,由于该行业尚处于发展初期,相关法律法规空白,企业可能存在合规方面的风险。

“缺乏了解和懂得加密数字货币、区块链的人才,这是最大的困难,”孙扬说,“还有监管肯定还会对数字货币的使用持审慎的态度,传统金融企业将面临监管对数字货币小心翼翼的监管,各项业务发展不会那么快。”


中国金融机构进军数字资产的可能性


李炼炫认为,对于国内的传统金融机构而言,现在还没有达到实际推广业务的地步,因为存在一定的监管风险。

“目前所应该做的,应该是注重早期的研究和方案设计,从市场出发、从实际需求出去,去研究如何更好地利用数字资产服务社会经济发展。”他说。

邹传伟则表示,中国的主流金融机构不会布局这类业务。

他指出,2013年12月5日,人民银行、银监会、工信部、证监会和保监会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规定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和支付机构不得从事比特币交易。2017年9月4日, 人民银行、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规定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融资和“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

不过,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科技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邓建鹏撰文指出,数字资产是未来资产重要组成部分,数字资产交易所是必要的基础设施。数字资产交易所可能有益于人民币的全球主导地位,是未来基于区块链的新经济重要融资渠道。

“目前不受监管、私人发行的稳定币USDT交易量极大,存在暗箱操作的风险,可能侵犯大量中国投资者的财产权益。交易所是当前数字资产领域关键环节,通过发展和培养中国顶级数字资产交易所,确立人民币在数字资产方面的定价权,有益于中国在新赛道发展和巩固人民币的地位,应对美元霸权。”邓建鹏在文中表示。

“未来建议沙盒向数字资产交易行业开放,评估参与机构实力与风险,对风险可控、通过测试的机构,允许其向社会开放交易服务。”他说。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