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艺术大崩溃:交易量下跌78%之后,我们来谈谈它的价值

艺术品市场始终是狂热的、沸腾的。投资者、收藏者和文人雅士们历来不吝于一掷千金购买高价艺术品。不管怎么样,传统的神话都告诉我们,在每件艺术品的背后,都有某种形而上学的、神圣的意义。这种拜物教捕获了人们,他们也认可艺术品的价值。

加密艺术的出现挑战着人们的神经。加密艺术市场投资者同样一掷千金,但是,对于加密艺术品的实际美学的、艺术的意义和价值,人们表现得却十分犹豫。

「我完全看不出来这东西有什么艺术价值。」一位 NFT 艺术品投资者对律动这样表示。「有人买是因为它会涨,要是不涨你看还有没有人买。」即便是 NFT 投资者这一群体中,依然存在大量的人并不认可它的艺术价值。

尽管部分加密艺术收藏品在二级市场交易大火,但这并未能带动整个 NFT 市场的上扬。在刚刚过去的 5 月,市场成交量达到最高点之后,几乎迎来了崩溃,每个类别的销售额几乎完全枯竭。

DuneAnalytics 数据显示,5 月 4 日,OpenSea 成交量达到顶峰,24 小时成交额高达 2313 万美元。而在刚过去的 6 月 15 日,成交额仅剩 493 万美元,与市场最巅峰时跌去了 78.7%。以 7 日成交额计算,近七日成交与 5 月高峰时下降 61%。SuperRare 成交也已大不如前,5 月成交额 93.6 万 ETH,较 3 月 338.2 万 ETH 的高点跌去 58.3%。

也许,之所以加密艺术市场如此不稳定,正是因为它的艺术价值并没有受到广泛认可。

「这些东西完全不讲构图、色彩,更不用谈笔法、墨法之类的。这种东西根本称不上画。」律动使用一副水墨风格的加密绘画向李岫请教后,她给出这样的评论。李岫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画家。她的评论,或可代表一部分传统艺术人士的态度。

以最近在 NFT 市场中出尽风头的无聊猿(BAYC)为例,尽管交易量价齐升,但许多参与其中的投资者都像前述投资者一样,对其升值以外的价值并不认同。「现在买猴的人,很多都不是为了收藏。还有人只看价格买地板价的猴,这种人应该纯粹的在炒作。」加密艺术投资者,同时也是 BAYC 的持有人 Sleepy 是这样认为的。

尽管 NFT 藏品近期频频登上诸多知名拍卖行,加密艺术正在加速争抢传统艺术的领地。但数据表明,这次 NFT 的大潮比其他风潮消退得更快,即使是在 NFT 艺术品的持有者中,依然存在大量对其并不认可的人。

在加密艺术市场逐渐冷却、泡沫破裂、成交量大崩溃之后,律动对话了多方艺术界人士,既涉及主流艺术,也包括加密艺术,抛开炒作,来谈谈它的价值。


「媒介即讯息」,区块链是天然的艺术媒介吗?


谢尚晋是一名收藏家,同时也是艺术金融行业专家。他曾管理多支艺术品投资基金,总额近 10 亿元,是国内第一批艺术品基金管理人。

「艺术品的价值是来自于艺术审美在精神上的享受,艺术载体是艺术家传达审美意象的物质手段或媒介系统。」谢尚晋这样向律动介绍。「人工载体的出现和发展,丰富了人们以艺术方式掌握世界的手段。例如,人工颜料可以更丰富、更细腻地表现色彩。」

「艺术为人类提供永恒之思,而技术则是日新月异的不断更迭。」cocafe 创始人石岚也提供了相同的观点,「人类技术发展都会导致艺术语言和词汇的丰富。」石岚曾担任佳士得高级顾问,对诸多艺术领域都涉猎颇深,特别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以及正在兴起的数字艺术、加密艺术。

人工载体的发展,无疑是在推进着艺术的发展。石岚向律动这样介绍,「每一次人类技术发的展都会导致艺术语言和词汇的丰富。比如有了照相机就有了摄影,有了电视就有了录像艺术。」也就是说,没有什么理由能让人们确信,区块链的出现不会带来新的艺术形式。

谢尚晋也表示,「在艺术创作更多地依赖于天然载体的时期,艺术语言相应地显得较为贫乏,而人工载体出现后,极大地丰富了艺术语言,因而也使得艺术世界呈现出更为复杂和多样的状态。」就此意义而言,加密艺术是一次突破,一次革命。

在传统的艺术创作中,媒介和材料总是第一位的。起初,艺术家只能局限于画布之上进行创作;安迪·沃霍尔把罐头、可口可乐等商品当作艺术表达的媒介;装置艺术家们通过纤维、金属、钢筋进行创作。

杜尚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比艺术家的思想更重要。一个艺术品可以通过绘画、摄影、雕塑、行为、语言等多种方式表达,而艺术家需要选择的,只是哪种表达更适宜。而区块链技术为艺术创作者们提供了更丰富、更具革命性的媒介和手段。

「正如最近特别火的 NFT 艺术一样,新的艺术形式的出现都需要一个被接受的过程,但艺术还是要回归它的本源。NFT 只能作为一种新的工具,真的的创作还是要看艺术家如何去使用。」谢尚晋是这样认为的。

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对于媒介间性的讨论集中在超现实主义和达达主义艺术中,聚焦于文本与形象之间的关系。媒介间性理论可以作为媒介理解媒介融合的另外一个维度,它视媒介文化为融合主体,考察新旧媒介在冲突中对话、在协商中共谋的动态,以及两者合作共建主流价值体系的过程。

二十世纪末期,媒介数字化浪潮对文学和艺术生产领域产生全面的影响。麦克卢汉曾直言,「媒介即讯息」,认为媒介在艺术生产中具有决定性作用。每一种艺术形式都有自己独特的媒介,这种媒介将其与其他的艺术形式区别开来。

谢尚晋说道,「我们都知道传统的艺术展览更多的是架上绘画或者雕塑、装置这些都是主流艺术的展览形式,其实他们的观展门槛也比较高,是需要观众有一定的美术理论基础的才能欣赏得来同时也是高雅的艺术形式。」

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将为艺术界带来远超此前的技术进步和更为深远的影响。石岚认为,新技术的应用以一种 immersive 的体验方法,全面的刺激着观众感官。这些体验是传统的二维艺术(绘画)和三维艺术(雕塑),以及时基媒体(time-base media)所不具备的。

「我认为区块链的出现是一次历史上伟大的变革,也是人类进步的标志,可以让艺术拥抱科技,让科技进步为艺术赋能。」面对加密艺术,谢尚晋保持着极大的信心。「NFT 作为一种技术,它不仅为艺术、也可为影视音乐等领域赋能,目前 NFT 作为新的领域现在还需要被更多人去知道并被认可。」

但这并不代表加密艺术当下就没有问题。「我也看到目前市场上存在一些乱象,所以美育很重要,艺术的本源是美,我们还是要让更多真正的艺术家们来拥抱科技拥抱 NFT,让科技拓宽艺术的边界。NFT 的商业价值本身就是一种创新和变革,我坚信这条赛道能越跑越宽。」


打破艺术权威,加密艺术的中心化与市场自治


传统的艺术品市场,由一级市场(画廊)和二级市场(拍卖行)构成。

在一、二级市场,艺术品长期双轨制运作,一级市场负责推广艺术家,为行业提供新鲜血液,并且保障艺术品价格的长期稳定。在新闻中屡屡拍出天价的艺术品虽然源自一级市场,但并不由画廊直接售卖。一、二级市场的分离虽然约束了利润,但是维持了行业的整体繁荣。

画廊在当代艺术市场的产业链条中实质上充当着学术门槛的作用,为整个学术市场筛选具有时代价值的作品。在整个产业链条中,画廊承担着为学术市场把关、定价的职责,而拍卖行则成为更具有学术价值的艺术品的竞价平台。

在加密艺术市场,也存在着类似的现象。

SuperRare 或许是当下综合实力最强的加密艺术平台,艺术家要入驻 SuperRare 需要经过严格的筛选,且该平台起步较早,拥有较大的影响力和权威性。在加密艺术领域,SuperRare 一定程度上扮演了传统艺术市场中「画廊」的角色,「而且是最著名的那个。」Sleepy 补充到。

Sleepy 是一名加密艺术家,同时也是一名 NFT 投资人。据他介绍,NFT 藏品目前存在名牌效应,被 SuperRare 挑中的艺术家作品会升值很快,被大藏家看中的艺术家也是如此。这在一定程度上有违区块链的精神。「加密艺术一开始推崇的就是去中心化,不希望存在传统艺术市场中你必须是美院毕业、作品被某个画廊挑中才可以靠自己的艺术作品谋生,而是每一个艺术创作者都可以靠自己的才华赚到钱。」Sleepy 进一步向律动解释。

此外,像传统艺术品市场一样,加密艺术界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圈层化。「以前我会认为,加密艺术应存在一个由平台审核的门槛,但是深入了解之后就能发现,那些所谓的大平台内幕太多,这是过于中心化造成的后果。就比如 SuperRare 现在基本是大佬熟人之间的互相邀请,能通过自主上传通过认证的艺术家极少。」

目前,加密世界自身已经给出了去中心化的处理方案。据 Sleepy 介绍,目前已存在像 Rarible 这种把艺术家认证、作品定价权交给市场的机制,或者像 Zora、Foundation 此类把审核权交给社区的机制。

Sleepy 认为,加密艺术不需要审核。但这并不代表加密艺术没有门槛,「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把审核权去中心化。艺术品收藏应是建立在自己的审美、对艺术品的理解以及和艺术家的沟通交流后产生的看法之上。」他认为,艺术品平台在这里的作用相当于监管。「监管作品的合法性、版权问题,而不是监管作品的『质量』、『风格』,因为每个人对每个艺术品都有不同的理解,没有人有权力凭借自己的喜好、认知决定一件艺术品是否应该被叫做『艺术品』。」

北京语言大学文学理论研究员袁皓天认为:在市场关系的运作下,传统艺术作品创作的主体性来源于一级市场,而非艺术家。这一创造行为是有目的性的,并受到理性市场原理支配。画廊和艺术作品的关系,是上帝和造物的关系,上帝作为中心支配、决定着作品的命运。而当 NFT 艺术出现后,取代这一造物主和造物的主宾关系的,是去中心化的艺术作品的自发生成。加密艺术为艺术创作者和艺术文本带来了真正意义上的主体性。


拍卖屡破新高,但泡沫仍未形成


今年 3 月,北京 UCCA 举办的「虚拟生境——镜中迷因可曾见」展览开幕,这是全球首个由知名艺术机构举办的线下加密艺术展。加密艺术终于进入主流艺术的视野。

在传统艺术行业,艺术品需要拍卖行、画廊等权威的中间机构来提供背书,加密艺术则不然,基于去中心化和社区氛围,参与者自发的形成了一个真正的自治空间。但技术的进步,并不代表着艺术的进步。

「现在更多的 NFT 艺术是用区块链作为载体,但形式还是传统的艺术品。」当下,更多加密艺术品采用了电脑绘画这一形式,曾担任佳士得高级顾问的石岚做出了这一判断。

石岚不仅曾就职于拍卖行,而后更是创办了新疆历代和田玉博物馆,对艺术品投资涉猎颇深。据她介绍,作品的载体、材质的不同,都会对艺术品的流通价格产生影响。「比如油画相较于其他材质比如水彩画、素描、版画等能卖出更高的价格,因此主流的艺术品类依然是油画。历史上拍卖价最高的艺术品中,大多数都是油画。拍卖价最高的是达·芬奇的油画《救世主》,2017 年在佳士得纽约以 4.503 亿美元成交;第二名是毕加索的油画《阿尔及尔的女人 O 版》,1.79 亿美元;以及莫迪利安尼、培根等艺术家的作品。仅有贾科梅蒂作为世界上最贵的雕塑家,一人包揽了全球拍场上最贵雕塑前三名。」

而谢尚晋则给出了相反的观点,「不同的载体会影响艺术家的创作,同时也会对艺术品的『艺术价值』有影响,但并不影响艺术品的拍卖价格。能上拍卖的艺术品都是得到机构藏家的认可,也因为有对艺术价值的共识才值得去竞拍流通,最后价高者得。」

近年来,加密艺术屡屡拍出高价,有人不禁怀疑这一市场是否存在泡沫。

「当下的加密艺术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无疑 NFT 这种创新的技术,以及其所代表的数字资产万亿级市场的未来,大大刺激了大众对这个领域的关注。」石岚对这一市场做出积极的展望。

「NFT 现在的火爆仍然处于初期阶段。」谢尚晋也给出了类似的看法。「每个行业都有泡沫,就像我们熟悉的房地产、金融。而 NFT 的体量实在太小,受众也少。现在要说 NFT 艺术有没有泡沫为时过早,我希望的是这个行业能健康的发展下去,我也同时看好技术为艺术带来更多的可能性也同时拓宽了艺术的边界,让艺术带给更多人美的享受而不是过度炒作。」


加密艺术:新的杜尚?


1917 年的纽约,杜尚从商店买来一个普通的小便池。在把小便池倒放签字并命名为《泉》之后,他将之作为艺术品匿名送展。这成为现代艺术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杜尚的《泉》大声发问:「到底什么是艺术?」至此,艺术与非艺术的界限被打破了。

传统的艺术家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感兴趣,他们将它当场砸碎。但是,100 多年后,杜尚成为了艺术史的里程碑,而那些反对他的人却消失在历史的尘埃当中。

加密艺术提出了同杜尚一样的问题,它的意义不亚于杜尚当年的壮举。

谢尚晋解释到,「杜尚的作品《泉》,张洹的行为艺术《十二平方米》等,这些艺术都是艺术家在当时的社会背景或者社会事件的驱动下创作的并在当时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也会被艺术评论家及各界人士批判发酵,但经过艺术家的表述及评论家的描述,随着更多人去了解作品背后的故事和创作原因,慢慢这些艺术也引起更多人去思考和感悟,同时也渐渐融入到艺术体系里,所以艺术和搞科研都是要去创造新的事物。」

「每个时代都有新的艺术形式和新的载体出现,这些作品出现伊始并不一定会被主流艺术接受和认可。」

尽管加密艺术时下价格屡创新高,但其「艺术价值」也引来众多质疑,正如石岚向律动所介绍的:「你很难从 Fine Arts 角度来解释 CryptoPunks 这样的像素头像有多少艺术价值,但它代表了加密社区人群对自己亚文化标签的推崇和拥护,并愿意用真金白银把这种拥护用拍卖价格固化下来。」

她认为,加密艺术的独特性,更多来自于加密艺术创作者和收藏者的人群特征,比如早期的技术极客、加密货币所有者、赛博朋克群体等等。这可以从加密艺术最受欢迎的创作主题和价格最高、藏家最多的作品中得以体现。

当下,加密艺术已与主流艺术接触,加密艺术是融于主流、被传统艺术所接受,抑或另起炉灶,独立发展,它的未来尚难以预测。

目前加密艺术品的「艺术价值」,仍是限制其发展的重要原因。谢尚晋认为,如果从纯艺术的角度来看待,当下的数字艺术鱼龙混杂。「艺术是需要专业的是有门槛的,而且需要有学术和理论来支撑,现在的 NFT 艺术给人一种大杂烩的感觉,只有当海水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加密艺术并不是近两年的新生事物,据了解,早在 2014 年就出现了第一个可以在比特币的链上登记艺术品的平台。但让加密艺术进入大众视野的,仍然是《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的 6934 万美元的天价成交价。谢尚晋表示,「如果没有插上 NFT 的翅膀,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的。」

石岚也对这一市场做出积极的展望。「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和艺术家加入这个浪潮,NFT 艺术也将有更广泛的创作主题、收藏者、应用场景和未来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