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投资数字货币的长远规划

近几日,高层监管的两位重磅级人物都对目前金融领域的一些现象发表了清晰的观点:一位是人民银行前任行长周小川,另一位是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

我们先来看看他们的言论是什么:

周小川:“在涉及到加密货币的创新时,中方的态度也是在很多分析和讨论上注重你究竟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如果能为实体经济做出重要的服务,那么可能给予更大的关注,愿意投入更多的资源,来进行这方面的研发和试点。反之,就会弱一些。”

周小川指出,中国很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金融服务和金融市场要和实体经济密切相连,因此可能很多人都认为有很多其他国家都有类似的概念,其实情况不是这样的。世界上很多国家不怎么提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不怎么特别强调金融要和实体经济保持紧密的关系。

郭树清:“那些炒作外汇、黄金及其它商品期货的人很难有机会发家致富,正像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一样。”

乍看起来,两位的言论似乎关联不大:一个谈数字货币,另一个谈传统金融。实际上如果我们进一步思考就会发现两位的言论都对数字货币投资者有很重要的意义------我们要作好长期持久战的准备和规划。

周小川的言论我认为是点出了我国数字货币政策制定核心依据:那就是金融技术必须要能够服务于实体行业,如果不能那政策面是难以支持的。

自从比特币诞生以来,所有的数字货币以及现今形成的公链中的各种生态比如DeFi等在我看来就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发生的事情,它们和实体经济实际上并没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硬要找一个有关联的,恐怕在所有的细分领域中只有NFT能和实体经济发生一些关联。这种关联目前来看就是我们在以太坊上买了一个NFT代币,然后这个代币对应现实生活中的某个珍稀或者有价值的物品。这种关联不能说没有意义,但在我看来实际上也比较牵强,意义有限,未来会不会发生颠覆性变化,还要继续观察。

但总体而言,我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甚至是相当长一段时间(5年甚至更久),数字货币仍然只是另一个平行世界中发生的生态,它和实体经济能发生关系的可能性依然不会太大。

另外周小川特别提到我国的这个金融必须服务实体的政策是其它国家没有的,这也是第一次提醒我关注到我国政策与他国的重大不同。

我们现在再来回顾一下美国、日本等国家监管数字货币的政策,就会发现这些政策一般多是同反洗钱、反非法活动相关,所以监管的重点主要是实名、KYC等,这些政策主要是保证进入的资金是合法的,至于数字货币能不能服务那些国家的实体经济确实从来没有出现在媒体的报道和他们的监管表态中。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可以预测,未来我国持续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和严防是板上钉钉的。因为这些政策导致的行情波动看来也是无法避免的。

所以每个数字货币投资者都要仔细想想自己能不能承受上面这些风险,能不能接受在我们国家投资数字货币要面临的这些问题。如果没有准备地冒然进入,可能不仅不会有所收获,还会被各种监管和市场波动闹得心烦意乱、无奈出局。

如果我们做好了准备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那我们就必须想好后路及应对措施。

这就不得不谈到郭树清发言的重要意义了。

我一直强调,我们投资数字货币既然要准备持久战,那就得保证我们的生活不受干扰,保证我们有稳定的法币收入和法币方面的投资收入。

郭树清的讲话中,谈到风险时,传统市场的所有领域他几乎都提到了:外汇、贵金属、商品,尤其重点提到了房子。这就说明这些领域大家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国家一定会重拳打击投机,保持高压状态。所以这些领域的收益恐怕相当有限。

但郭的讲话有一个领域没有提:那就是股市。

我们仔细看这几年国家的政策喊话,每次提到风险防范时,都没有怎么提股市。所以在我们国家这样一个政策市下,我认为目前只有股市是国家在监管方面不会出台高压政策,并且未来可能会有不小空间的。

对普通民众而言,我认为投资A股最好的方法就是买指数,比如沪深300指数。

我们只有做好两手准备,定好长期计划,才能应付数字货币投资的持久战。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