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建团队:《清明上河图》玩法亮点是构建“人与人联系”,参与盲盒发售预估三成是B站粉丝| 巴比特专访

B站知名UP主“国家建筑师”(以下简称“国建”)将于本月24日在BSC上发行体素版《清明上河图》NFT盲盒,该盲盒总计为2万份,提取自国建版《清明上河图》的特色人物,而本次盲盒发售意味着国建版《清明上河图》元宇宙的开启。

国建管理委员会议主席NOVA和国建项目负责人喵奏近期接受了巴比特采访。NOVA在此前巴比特和Crypto C联合主办的线下活动中表示,体素是开启元宇宙的钥匙,在本次专访中,他补充表示《清明上河图》是国建选出认为适合承载元宇宙构想的作品。

根据B站数据,“国家建筑师Cthuwork”账号目前有约72万粉丝。该账号目前没有发布视频对本次NFT发行进行启蒙性质的介绍,但喵奏表示,目前关注本次NFT发行有30%的群体为国建原有粉丝,本次《清明上河图》元宇宙工程量较大,随着项目进展他们会逐渐向粉丝进行普及。

以下为专访内容:

巴比特:我理解“国家建筑师”起初是一个因为兴趣爱好聚在一起的网络社团,然后一起B站上发布一些原创的内容,那么如何演变为一家公司、并且走上商业化的道路?

喵奏:一开始你可以理解为一个游戏中的玩家公会。我们玩游戏和常人玩游戏可能不太一样,我们在玩游戏的时候进行创作,逐渐出现一些复杂分工、形成体系。这其中涉及成员激励问题,包括如何让有创造能力的人持续保持创作热情,当然我们现在也总能看到一些现象,有创作热情的人不一定有创造能力,而有创造能力的人可能已经耗尽了他原生的创作热情,所以我们想要挖掘一些激励手段。

NOVA:纯从注册公司的角度看是2017年,社团开始商业化,有广告主向我们进行投放,所以社团有了收入来源。因为要和广告主签约,我们发展出了一个公司形态。有了公司的形后,我们开始逐渐地想要把资产利用起来做一些游戏或者像今天现场看到的那种可拼插的模型来看。

巴比特:你们的NFT发行计划在商业化操作上可以说行云流水。从一个加密货币的圈外人身份到发行NFT,背后是否有贵人相助?

喵奏:我们很有幸在年初的时候接触到了元宇宙资本的创始人陶荣琪,他给予了我们相当多的意见和指导。

我们于去年发布的《清明上河图》,影响力逐渐发酵,到年底在B站达到了峰值,差不多三四百万的点击量,我们被B站评选为入站必看的视频之一。

今年1月初,元宇宙资本的人给我们发邮件,说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他们本身专注于元宇宙这个赛道,看到我们使用Minecraft(《我的世界》)这种沙盒游戏进行创作,就很惊讶,要和我们约见面。他们告诉我们这件事有很多可能性,我们在他们的指导下逐渐修正方向。

NOVA:他们和我们接触的时候,我们没有决定马上做NFT。我专业是法学,会有个基本判断,倒不是因为政策风险而犹豫,而是因为我互联网行业出身——我是一个传统游戏公司的游戏策划人(目前仍在职),目前公司这边是喵奏全职代理运作。此前,我没有接触过这个领域,它完全脱离我此前见过的所有商业模型,在与他们接触过程中我查阅了各种文献,才放下傲慢与偏见。到了今年四月份,我感觉游戏行业来到一个拐点,下一代的产品要出来了,我们得抓住时代的机遇。

NFT上,我能看到它的应用上有一些和游戏行业相似的东西。绝大部分区块链产品以我游戏策划人的角度看,还太原始,这可能是因为涉及服务可达性的问题。这个领域目前竞争完全不充分,所以我们就进来了。

巴比特:我记得你们原定是5月中旬要发行NFT,现在延迟已将近一个月。导致延期的原因是什么?

NOVA:方向修正问题。其实我们四月份开始筹备NFT发行,5月份计划发行的事一张完整的清明上河图,我们把它定义成NFT 1.0。但随着NFT领域也在迅速发展,我们判断单纯发一张图影响力有限,于是进行了反思,认为构想不够前卫、不足够有吸引力,所以延迟。这个过程我们考虑的是能不能让更多人一起参与进来一起玩?

所以我们想到,拍卖任务盲盒或许会是一个好点子,让大家收集清明上河图里的人物,这样大家都可以尽可能参与到其中,而不是出售一个长卷,成交价格高,却把一堆人拒之门外。

喵奏:一开始放出消息说要拍卖长卷的时候,我们就收到社区反馈。社区说你们要卖一副孤品,我们想参与都参与不了,我们就直接换方向。

巴比特:我看到你们要发行2万个人物盲盒,并启动元宇宙。你们是否有受到Larva Labs的Meebit这个项目的启发?

NOVA:不是。很多人都买过实体的盲盒。手办盲盒是常规操作,但我们这次不仅仅是出售人物盲盒,我们设计了一大堆玩法,我们要玩家深度参与《清明上河图》。这些玩法和文化相关,类似于猜谜,这些玩法试图构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而不是让他们买完后彼此炫耀,零散地呆着。

具体是什么,这里我也和你保密。

巴比特:这次我们为什么选择了《清明上河图》?

NOVA:历代名家都画过《清明上河图》,有各自的版本。其实它是一面镜子,照射当时社会百态。那么这个时代里面能不能有一个环境让所有人都进去?我们觉得《清明上河图》适合承载元宇宙这个构想。

有很多因素促成了我们这个版本《清明上河图》的成功,这次选择《清明上河图》,我们也看了市面上的几个版本,我觉得这些版本都不太能打。

巴比特:为什么选择在BSC上发行NFT?

NOVA:玩法设计需要。这次的玩法设计需要大量交易,用户会在二级市场产生大量交易。考虑交易费用问题,我们选择了BSC。以太坊交易对我们的用户来说太贵了,造成较大障碍。

巴比特:本次发行NFT的筹备过程,是否接受了BSC的协助?

NOVA:没有。也许后期的宣传上他们会给予帮助。技术方面这次我们是和纯白矩阵进行合作。

巴比特:你们从接触NFT到发行NFT这个过程中是否遇到困难?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你们如何解决?

NOVA:最大的困难是生产资源有限。我职业生涯从来没有这么高速地去生产资源,现在已经尽力去调动,包括我所在的游戏行业的资源,也是尽我所能去盘活。前面的波折比我想的多,比如风格确定、生产安排上的一些因素。解决方式就是硬着头皮做。

巴比特:聊聊因为发行NFT你们所受到的关注?以及,本次NFT发行过程中预计要参与的人群构成?

NOVA:我们的粉丝,可能连区块链都不了解。就我们的粉丝构成来说,整体更年轻化,对于加密数字货币,即便有了解也可能没有实际去投资。也存在一群人只是平常看看我们的视频,免费的,如果有天告诉他们,玩国建的东西要付费了,可能会心生困惑。包括这次也是,有些粉丝的困惑就是你们在干嘛?

喵奏:我评估下来认为是7:3构成。70%是加密货币圈的,30%是我们的原有粉丝,可能会有重合的地方,估计不大。

巴比特:对于这些困惑的粉丝,你们是如何进行解释的?我看到你们B站的视频至今也没有对这个事做同步。

NOVA: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国建,我个人并不想现在解释,因为语言苍白无力。没有视频普及这件事其实怪我。但我想他们看到这件事做成后就会明白的。

巴比特:那这意味着你们的粉丝可能会错过参与的最佳时期,这个问题我们是否考虑过?

NOVA:除了《清明上河图》后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创作品,比如《千里江山图》,这幅画比《清明上河图》还长。手中的作品我们有的是,我们每年都有大量原创作品产出。

巴比特:下一幅作品何时推出?

喵奏:我们这次将《清明上河图》与元宇宙挂钩,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我预计周期比较长,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可能我们对本次发行还要做大量的延伸。

NOVA:同一件事我个人只会做一次。也就是说这件事做成之后,后面重复性地工作会由喵奏他们继续复刻,我本人会去做一些“花活”。这次《清明上河图》的花活也是由我主要构思,我可能近期会将游戏行业的一些新技术丢到《清明上河图》里试验,如果大家来这里玩,觉得满意,那就太给面子了,我一定想办法用游戏行业各种新奇的玩意“伺候”好大家。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