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抓住本世纪最大的机会?杭州首个元宇宙小型线下展,嘉宾们透露了这些信息

杭州首个元宇宙小型线下展——巴比特、CryptoC联合主办的《2021加密艺术之舞:趋势、未来与投资机遇》于本月5日在中国杭州未来区块链创新中心成功举办。

巴比特CEO王雷、CryptoC创始人唐晗、资深汉学艺术家白伟、国家建筑师管理会议主席  NOVA、国家建筑师团队项目负责人喵奏、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副教授张宏鑫 、知名影视概念美术指导王兴、南京纯白矩阵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吴啸、水滴资本合伙人郑玉山、NGC投资总监  Kay Feng、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LABS Group中国区负责人 Eileen、比原链高级研究员贺圣君等嘉宾来到现场参与分享。

在会上,王兴表示我们进入了数字工具寒武纪,数字图形技术和NFT将催生新的艺术诞生,有望结束艺术失落的时代;NOVA表示,国建最核心的资产是有一套比较成熟的人才培养体系,他认为关键在于抓住体素这个工具;吴啸则指出元宇宙是本世纪最大的机会。Kay Feng、郑玉山基于投资成败的经验分享了投资看法,认为加密艺术、NFT游戏值得关注;贺圣君则认为,普通人可以关注NFT交易平台、IP上链和工具类产品。

以下是活动上的精华摘录:

王兴:我们进入数字工具的寒武纪

我通常会隐藏自己加密爱好者的身份,因为这可能会引起对方的一些轻视等反馈。

NFT刚火的时候,很多艺术家在讨论,但是一些架上油画、雕塑艺术家觉得比特币太像炒作、太投机,所以他们没有试图去了解这个事物。

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年,艺术行业基本处于停滞或静止状态,我称之为“失落的年代”,我认为造成该现象的原因是行业遇到了三大困境:第一,样式创新难。技术语言、图像形式进行十几年的发展,能刺激到大家神经的花样都已经被艺术家创造出来了,观众在几十年被刺激的过程中,神经变得非常的钝感;第二,价值观创新难。从印象派之后,艺术行业开始有一个观点,就是大家不要为了满足某种需求而去艺术,要为了艺术而艺术,逐渐地,整个艺术行业开始渐渐走一条越来越窄的路;第三,围绕创作没有建立起良性的商业生态。据我所知,绝大多数艺术家的生活还是挺艰难,而且,可以说最近十年是越来越艰难。2000年初的时候,还有很多画廊会签约艺术家,让年轻艺术家有一份基本的生活保障。但是最近十年,由于我们之前所提到的困境一、二,画廊的境地也没有那么好,所以现在真正签约年轻艺术家的画廊非常少。

随着社会的进步,包括区块链、互联网的发展,我觉得时候到了,以上的三个困境可能会得到解决,首先是数字工具的寒武纪,我认为数字图形技术和NFT对于未来即将诞生的新艺术来说,缺一不可,同样重要。数字艺术品非常不好卖,而NFT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在NFT之前,数字艺术家的生存境遇比油画、雕塑这种传统艺术门类更加艰难。而NFT出现之后,稀缺性问题解决了,并且NFT这种形式是天然有利于交易的,我认为艺术家是开始面对一片蓝海——数字图形技术+NFT将会带来四个变化,新关系、新语言、新材料和新审美。

NOVA:体素是快速培养元宇宙产业工人的入门创作手段

我们现在面临的商业环境、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涉及到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需要的产业工人,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元宇宙的产业工人》。

这个环境下,艺术家们,也就是工人,可能会从DAO的方式推进。目前生产力还没有完全被革新,作为整个社会的基石,从国建的经验出发,这个时代的工人起码要具备数字化生产的能力,其次是要进行创意型的劳动,并且更贴近消费者。那么如何大规模地培养一些新工人?我们可能需要一些更加简单的入门创作手段,而我认为这个手段可能是体素,不是美术学院。

体素是一个3D的基本原子,从古希腊的世界开始,我们已经把这个世界打散成一个全同的粒子,你和我是相同的。我们深切地知道这个世界是由无数的基本原子堆砌起来的。体素是理解这个世界最简单、最直观的途径。国建通过体素这种方式,让所有的成员去发挥自己的创意,去营造一些世界,虽然他们最终可能还是会离开这个领域,但无所谓,他们已经走入了这道门,我相信10年以后,我们将有一大批体素或者其他类型的数字创作者或者虚拟空间的生产者会出现。

生态里,我们认为社交需求可能是元宇宙居民目前来看的需求主要构成部分,可能分成两部分,一个是更大众的个性定制化以及文化活动需求,第二个是社交场所的建设与社交机会的赋予。

长铗:NFT有四个交易场景

用象限来划分的话,我们其实可以把NFT的交易场景划分为四个场景,分别是实物货币来交易实物资产,就是我们说的现实货币,就是人民币或者美元来交易现实资产,我说的这种交易都是在链上,这是第一种场景。第二种场景,就是现实货币来交易加密艺术或者说虚拟资产,这是一个场景。还有一个是虚拟货币来交易现实资产,最后一部分就是虚拟货币来交易虚拟艺术或者虚拟资产。按照这样的划分,就是这样四个象限,但是如果你按照中国的法律环境来看,真正可行的我认为只能是虚拟的货币来交易虚拟的艺术或者说虚拟资产。

从趋势来说,NFT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们人类要进行数字化能力,从长远来看,我对NFT这个领域是非常看好的,但短期来看确实存在一定的泡沫。

吴啸:元宇宙是本世纪最大的机会

今天我们站在一个无组织地上,越来越多人的精力或者说人的视野、认知已经到了虚拟世界中或者说到了互联网上,虽然我们还生活在这个物理空间中,但是更多的意识和形态已经在往虚拟空间走了。

接下来,我们会穿越了中心化以及去中心化的世界。越来越多的项目,无论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的方式,比如说写代码的方式以及娱乐玩游戏的方式,更多像UGC以及去中心化的内容生产,都是让我们穿越中心化以及去中心化的世界。

最后代码将重构这个世界,这就是元宇宙。如果给大家一个更直接点的形象展示,我们叫做头号玩家,大多数的小伙伴认为头号玩家是元宇宙的初级阶段,我们给了这样的定义。

元宇宙是能够承载人类终极生活幻想的空间,本质上来说,我们和三维空间里任何一个灵长类的动物没有什么区别。我们看到在头号玩家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舞蹈、游戏、社交以及所有的这些东西,包括像我们在赛车,所有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在虚拟世界里是被设伪的,因为我们在这里面会有无成本的事情在无边宇宙中诞生出来。

元宇宙改变的不单单是娱乐方式,它其实和计算机一样,刚开始诞生出来的元宇宙绝对是为政治以及对于科研人员使用的,我们会发现科研、艺术、教学、开发、设计其实都是一个元宇宙所需要去touch的领域,这非常重要。如果仅仅是玩游戏,其实对人类是没有很大增量。

我认为未来人类90%以上的活动是在虚拟世界中的:第一步,PERCEPTION,我们需要的技术是感知层;第二步,我们想知道的是REGULATION,它的经济基础设施;第三步,MASSPRODCUTION,大规模生产。

元宇宙会是中心和去中心化世界的交汇点。元宇宙中最值钱的是程序员。到今天为止,无论是区块链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我认为所有过往,皆为序章。这才是本世纪最大的机会。

张烽:NFT特点决定其应当对应文化产品

从法律角度说,NFT就是一个合约,一个技术协议,这个技术协议本质上来说就是对Token进行编号。编号的目的是让有编号的Token和元数据相联系。

我记得有一个业界的大咖说,我是不是对Token进行编号了就是NFT了?后来我就问他,我说你编号,你编的这些Token,举个例子,我们上市公司有一千万股,从1-1000万号,把每一股编成NFT,这个NFT和我们说的NFT是不是一样?我觉得这样的NFT是没有意义的。虽然你编号了,但是从1-1000万,它所应用的元数据内容、权利义务和法律风险是差不多的,你编不编号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一定要连续到特定的数据内容,而且这些数据内容一定要有不一样解读的含义信息,同时能够产生不一样的解决问题的方面,这可能要结合具体的场景。

NFT一定要有真正的内容,这个Token联系的是应该是文化。从这个意义上,每个令牌结合其所联系的元数据形成的这样一个结合体,我们称之为数字物品,与现实中存在的具体物品具有类似的法律地位和法律性质。

为什么要用NFT?我还是从王兴的话去讲,他说艺术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艺术有自己的规律,但是我想从社会分工的角度来说,艺术也是为别人创造价值。我们不必过分强调NFT技术工具。

NFT市场也隐含的四大法律风险:第一,天价交易频出; 第二,NFT技术丰富性不够关注,目前的NFT协议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很多我们理想中的数字物品化应用场景,包括完全实现著作权等权益的许可转让等并不能完全理想的实现;第三,NFT金融化冲动;第四,其他融资项目包装成NFT项目,原来有一些ICO的项目不能办,现在这个项目变成NFT了,我个人是非常不赞同的。

贺圣君:看好交易平台、IP上链和工具类产品

我看好一下三个领域的NFT:

1. 交易。因为NFT类型非常多,但是无论哪个类型都离不开交易环节,而且交易也是盈利模式最清晰的一环。目前,就NFT交易这块,还存在着竞争,也没有特别的龙头项目。目前来说,OpenSea相对会处于头部一点,但其他项目也有机会。OpenSea提供了一般性二级市场的交易模式,包括平台交易、拍卖。但从功能上看,还是可以再丰富的,比如说一级市场的联合曲线的发行,以及其他辅助的金融工具,包括NFT借贷之类的。

2.链下+IP的上链,比如说NBA TOP SHOT。要想把它做成产业化,那么一定需要比较大的受众。像NBA已经是完全产业化了,在线下起码有好几亿的观众,即便是付费的粉丝,起码也在几千万。今天我们讨论更多的是加密艺术,但我觉得艺术,无论是在链下还是链上,一定是相对小众的,而且非标性非常强。但若是像这种链下大IP,那么它上链后的受众也会非常大。即便你去买了,后面价格折下去了,流动性也会很好。

3. 互动性、娱乐性的工具类产品。因为现在纯粹NFT的创作并不困难,但要能够给创作者提供比较简单的,又能够创作又有互动的NFT平台,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比如Async Art,如果发行的是图片NFT,那么它会把图片分成几个图层,然后给到创作者对图层进行选择以及个性化改编的权限。这类产品的体量可能不是特别大,但也是产业的补充。

Kay Feng:看好NFT游戏的同时建议关注东方加密艺术

团队方面更看好NFT游戏。有一个观点是,像Axie infinity这样的NFT游戏,其实是算法稳定币真正的应用。游戏里博弈机制,其实和算法稳定币的模式,抽象来看,就是一种语言。但是算法稳定币的问题是,很多项目在纯粹的场内博弈之后就结束了整个项目的生命周期,不管找什么借贷应用,链上期货DEX,都不能把这些项目救活起来。因为它除了场内的博弈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可容性了,但是区块链游戏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不过,这并不是说区块链游戏像算法稳定币,而是说整个游戏的设计里,对于整个博弈机制的设计,本来就是非常司空见惯的。比如网易、腾讯游戏,他们的设计者会对游戏的可玩性做一些改造,但是区块链游戏的不同是玩家可以在里面赚到钱,而游戏公司的设计只是让你充钱,所以这是我们看好NFT游戏的大逻辑。

投资建议上,建议大家收藏一些东方的加密艺术NFT。每一个年轻国家在它开始鼎盛的时候,都是它文化向外输出繁盛的时候。比如说50年代的美国,有迪斯尼、有超人;七八十年代的日本,有漫画、动漫以及任天堂。90年代和2000年代的韩国,有KPOP。当前,我们国家的GDP相对日本、韩国那个时间段,已到了差不多的级别。

郑玉山:不是DeFi解决NFT流动性困境 而是NFT可能解决DeFi流动性泛滥的问题

DeFi和NFT可以结合。一定程度上,NFT可以解决DeFi流动性挖矿导致的流动性泛滥的问题。比如CryptoArt.AI,就有一套NFT+DeFi的玩法。锁仓平台币,挖出的一幅随机的NFT画作,这样,通胀的就不是Token,平台Token的流动性也不会泛滥。NFT一定要和DeFi结合,同时DeFi可以让NFT或者加密艺术的玩法更加多样性。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比如像Uniswap V3的NFT,其实也是一种NFT+金融的玩法,可以把一个票据/权证做成NFT,标明各种信息。它并不是流动性很好的资产,但可以大额转让。比如说,项目方合作完全可以把机构的Token份额做成NFT,不能直接挂到二级交易所去卖,只能像传统股票市场上的大宗转让一样,整体转让。

总结来说,DeFi的最大一个痛点是流动性,但NFT可以从两个程度上帮助解决这一痛点:第一是可以把泛滥的流动性锁住;第二是可以直接把流动性作为一个大额的转让,以票据权证的方式。所以从这点上来说,NFT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挽救现在已经非常泛滥的流动性挖矿或者和流动性相关的DeFi项目。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