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观察丨市场暴跌期间,这些机构谁会是你的“朋友”?

继去年“3·12”暴跌后,5月19日成为下一个化为符号的日子:在比特币已低迷数日的情况下,这一天比特币从4.23万美元最低跌至2.9万美元,24小时跌幅高达30%。

比特币“元气大伤”,而在这期间,多方和空方泾渭分明,有人趁机踩踏、“友军”倒戈,也有一些人坚守信念,继续加仓。

一个正常的市场,出现大幅回调是正常的,而一些反水者的声音混淆了视听——说的和做的不一样,不要听他们说,而要分析他们怎样做。

反水者马斯克

比特币在5万、6万美元附近横盘已经有将近4个月之久,

特斯拉CEO马斯克在这一过程中受到关注,其对比特币的态度经历了两次重大转折。5月13日,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停止接受比特币购车,因其考虑比特币不环保,拉开了本轮比特币大跌的序幕,当日比特币跌幅将近1万美元,一度下探至5万美元/枚以下。

期间马斯克对比特币的态度暧昧不明。

5月16日,名为@CryptoWhale的Twitter用户说:“下个季度,当比特币投资者发现特斯拉抛售了他们剩余的比特币资产时,他们可能会自扇耳光。不过鉴于马斯克受到的仇恨如此之多,我不会因此而责怪他!”而马斯克回答说:“的确是这样。”该言论被市场解读为马斯克暗示特斯拉清仓比特币,致使比特币在5万美元/枚下方继续承压。而次日后,马斯克在推特回复别人说特斯拉没有出售比特币,比特币在1小时能暴涨2000美元。

马斯克为何态度反复?特斯拉起初宣布配置比特币时,比特币二级市场价格是3万美元/枚左右,而这次暴跌最低跌至2.9万美元/枚。5月22日,马斯克终于在推特上做出清晰表态:在法定货币和加密货币之间的斗争中,他支持加密货币。

今日,马斯克发表推文称正在与北美矿工商谈使用可再生能源挖矿,比特币虽然因此获得短时的拉升,但比起马斯克“唱空”时,可便宜多了。

嘴炮古根汉姆

除了马斯克,资管巨头古根汉姆(Guggenheim)也做出了反水的举动。今年2月,古根海姆首席投资官Scott Minerd根据古根海姆的“基础研究”,称长期看来比特币的价格将达到60万美元/枚。

古根汉姆于去年11月底向SEC递交文件,计划配置比特币。根据文件显示的信息看,古根汉姆计划通过古根汉姆宏观机会基金(Guggenheim Macro Opportunities Fund)投资GBTC以间接配置比特币。当时比特币正在冲刺2万美元/枚,而GBTC在11月30日-12月4日期间的溢价率接近30%。

今年2月份,该批投资才获得SEC批准。虽然GBTC的溢价率跌破10%,但比特币的价格距离古根汉姆递交申请时已翻了将近一倍。

配合GBTC的持仓情况,Scott Minerd摇摆不定的态度就显得有趣多了。根据古根汉姆递交申请时的情况看,古根汉姆最多可以向GBTC投资4.97亿美元,而富达公司预估该笔投资将使得古根汉姆持有0.26%的GBTC(约167股),成为GBTC的第三大持有者。

而从Whalewisdom提供的数据来看,GBTC的机构持有者列表未出现Guggenheim Macro Opportunities Fund,且Guggenheim Macro Opportunities Fund截至2020年12月30报告期前未曾投资过GBTC。

Scott Minerd对比特币的预测是摇摆不定的。今年1月份,他表示仅凭机构投资者的兴趣并不足以支撑比特币价格维持在3万美元/枚以上,认为比特币将跌至2万美元/枚以下,当时每枚比特币价格正冲刺4万美元/枚。而到2月份时,比特币已站上4万美元/枚,GBTC转为负溢价率,Scott Minerd改变了看法,认为比特币被严重低估,公允价值应当在40万美元/枚-60万美元/枚之间。

但是,到了4月份,Scott Minerd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比特币陷入了投机泡沫,再一次表示其会回到2万美元/枚的说,比特币当时价格在5.5万美元/枚,与此同时,Scott Minerd认为,2万美元/枚-3万美元/枚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是最好的切入点。

而到了5月份,在5.19暴跌期间,Scott Minerd发表推特,称加密货币是一场郁金香泡沫,引发了热议,其中在加密货币圈颇具影响力的分析师Lark Davis评论,指出古根汉姆正在研究投资比特币,而Scott Minerd的评论却显示其对比特币并没有研究。

随即,Scott Minerd发表推特称这并不是指加密货币死亡,就像郁金香泡沫破裂不代表郁金香的鳞茎将终结。

本周二,Scott Minerd发表了他的最新看法,认为比特币价格尚未触底,还将进一步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个月前的采访中,Scott Minerd表示古根汉姆申请保留将其高达10%的宏观机会基金投资到比特币的权利。这就是说Scott Minerd在对市场释放信息的时候,古根汉姆可能并未建仓GBTC——至少从机构持股列表中看不到。

Scott Minerd到底是嘴炮还是在等待时机?GBTC在OTC的溢价率已经创下近两年的新低,这使得一些机构开始抄底GBTC。

灰度暗黑时刻将过去 机构开始扫货

恰恰相反,灰度的暗黑时刻可能将过去。

在比特币暴涨期间,GBTC价格持续下行,甚至出现负溢价。在5·19暴跌前,GBTC的场外溢价率甚至一度跌破-20%,而GBTC与BTC之间的负溢价率早已引发机构投资者的不满,其中Marlton Partners督促GBTC将交易方式修改为荷兰式拍卖以便改善负溢价率的情况。

这说明,投资人认为GBTC的流动性或者定价出现了问题。由于机制设计问题,GBTC属于只进不出,而灰度对于GBTC可以回购以支撑GBTC的价格。灰度在三月份时对GBTC进行过一次2.5亿美元的回购,同时暂停了GBTC的认购,至今仍未恢复。

如果GBTC仍维持负溢价率,并且持续下行,那就是GBTC的问题。GBTC曾作为机构的唯一合法参与BTC的入金通道,但随着比特币ETF的问世,GBTC合法入金渠道这一优势已丧失。在如明显的价差情况下,已经有机构出手扫货GBTC,GBTC的溢价率迅速回升,当前已接近0%,这或许与灰度CEO近期宣称的美国SEC将在一年内批准比特币ETF有关——SEC已正式受理多个机构的ETF申请,其中包括天桥资本、富达基金等。

截至5月25日,ARK基金买入超16万股GBTC,与此同时,其加密基金还购买了将近2000万美元的比特币。ARK曾在去年11月25日、11月30日对GBTC分别减持14.1万、57.5万,在ARK减持后,BTC二级市场微跌。

除了ARK基金,Simply也在近期悍然宣布发行的投资组合中含有GBTC,而这个配置是15%。

机构不会无缘无故地进入。Lark Davis今早在推特上表示,卡尔·伊坎(Carl Icahn)的伊坎资本(Icahn Capital)将购买价值逾10亿美元的比特币和以太坊。

现在进入的时间可能不是谷底,但进入的时间并不晚。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