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频道:2021年春天,NFT成了最抢手的投资

艺术家是艺术品最重要的来源,但艺术品在流通过程中所经过的那些人,才是决定艺术品价值的关键因素。

文 / 巴九灵(来源: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21年春天,NFT成了最抢手的投资。

NFT(non-fungible token),中文名称是非同质化代币,一种应用区块链技术验证的数字资产。它最容易理解的外号,是数字艺术品。

勒布朗·詹姆斯在湖人比赛中投篮的视频片段被制成NFT,以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美国摇滚乐队莱昂国王(Kings of Leon)的新专辑《When You See Yourself》以NFT的形式销售,收入超过200万美元。

世界上第一条推特,以291.6万美元售出。

该条推特的内容是“刚刚设置好我的推特”,由推特CEO发布

艺术家Beeple从2007年开始每天创作一张图片,最终把5000张图片拼接成一个316MB的JPG文件。这幅耗时14年创作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作为NFT,在佳士得拍出了6934万美元的价格。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作品

NFT到底是什么东西,还要从传统艺术品说起。

世界上最贵的艺术品值多少钱?

以中国画而言,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在2017年以9.315亿人民币成交。

威廉·德·库宁、保罗·塞尚、保罗·高更等画家的杰作纷纷拍出超过1亿美元的价格。

而达·芬奇的画作《救世主》2017年在佳士得拍卖行以4.50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是全球最贵的艺术品。

《救世主》画作

《救世主》这幅画有过五次公开交易记录:

第一次是在1958年苏富比拍卖中以45英镑售出;

第二次是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一位收藏家的遗产出售会上,以不到1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第三次交易发生在2013年,转手价格达到8000万美元;

第四次交易发生在同年,一位俄罗斯富翁以1.275亿美元的价格接手《救世主》;

第五次正是2017年的历史最高价。

从45英镑涨到4.503亿美元,《救世主》的5次历史交易中,最关键的是涨幅最大的第三次交易。

此前,因为《救世主》这幅画作盖有多层的油彩,而被误认为是达·芬奇弟子的作品。仿制品的价格当然不会高。

2010年底,一个由国际专家组成的团队,利用红外线反射成像技术,发现画作中耶稣的大拇指有修改痕迹——仿制品不会有修改痕迹,只有原稿会有。

左为画作实拍,右为红外线反射成像

由此,《救世主》被确认为达·芬奇的真迹,价格随之扶摇直上。

以《救世主》为代表的传统艺术品,长期被赝品的问题所困扰。因为有利可图,艺术品的伪造以及鉴定成了一门学问。

此外,投资传统艺术品还有几大难题:不同的温度湿度环境会对艺术品实体造成影响。保险费用、修复费用、运输费用都是成本。

艺术品入境需要缴纳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所以很多艺术品长期静置在香港、瑞士等自由港的库房中。

种种原因结合,导致艺术品投资市场的受众小、交易量少,流动性长期不佳。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打个比方,经过房地产交易所的认证,我们可以通过房产证来展示对名下房产的所有权。

而NFT就是通过不可篡改的区块链技术来证明你拥有某个物品的所有权。

不同的是,房产证的认证是由政府部门进行的,而NFT的认证是由区块链上每一个人共同认证的。前者有一个中心,后者去中心化。

NFT的运作并不复杂。如果一位画家想出售自己的作品,可以将作品上传到OpenSea等平台(类似房产交易所),通过区块链进行认证,转换成NFT(类似房产证)。

目前NFT已经支持许多文件格式,例如图片文件(JPG、PNG、GIF)、音乐文件(MP3)以及视频等。

与传统艺术品对比,NFT无需鉴别真伪,作为数字资产也减少了维护费用,因此迎来迅猛发展。一时间,万物皆可NFT。

OpenSea平台上,各种NFT的报价

据统计,今年前三个月,NFT市场总交易额超过了15亿美元,环比涨幅超过2627%。

为了跟上时代,我们需要了解NFT,但不一定要参与。

为什么这么说呢?

巴菲特曾经将资产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基于货币的资产。如债券和银行存款,特点是波动率极低(安全)、收益率明确,但长期而言可能失去购买力。

第二类是无法生产出任何东西的资产。典型代表是黄金。母鸡会下蛋,奶牛能产奶,但一公斤黄金持有一万年仍然只是一公斤黄金,购买这种资产的收益只能来自于下一个出更高价格的接盘者。

第三类是生产性资产。包括企业、房地产、农场等。企业生产产品,房屋供人居住,农场产出粮食,它们能够持续提供产品或者服务,永远会被人们所需要。

而它们的收益也不依赖于接盘者的报价,只与“产奶”能力有关。

如果对NFT进行归类,它显然是第二类资产:一幅画永远是一幅画,不会生出另一幅小画。

所以NFT的价格再高,也只是互相掏口袋。

如果非要参与,应该怎么做呢?

经济学家凯恩斯曾经提出过“选美理论”:

在有众多美女参加的选美比赛中,如果猜中冠军可以得到大奖。

要想获奖,你不能选自己认为最漂亮的美女为冠军(哪怕她长得像你梦中情人),而应该选大家都会选的那位美女做冠军。

回到NFT中来,要想获利,不能买入你看好的产品而应该选择大家看好的产品,哪怕你并不看好它。

比如,1961年时,艺术家皮耶罗·曼佐尼将自己的排泄物装进罐头,罐头的标签用英文、法文和意大利文三种语言写着“艺术家之屎,新鲜储存,净重30克”。

曼佐尼和他的《艺术家之屎》

曼佐尼决定将罐头以等重黄金的价格出售(按当时金价大概价值37美元,按如今的金价约1万元),并且当金价波动时,罐头的价格也随之波动。

这东西有人买吗?

有。

2005年和2007年,它分别拍出了人民币110万、150万的价格,是等重金价的100多倍。

如果还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格,那么《艺术家之屎》就是一个好的投资对象。

如果没有,那么花150万购买的收藏家,就成了击鼓传花游戏中的倒霉蛋。

所以,凯恩斯的“选美理论”也被称作“最大傻瓜理论”:即使一样物品一文不值,你也愿意出高价买下,是因为你预期有一个更大的傻瓜,会花更高的价格把它买走。关键是判断有没有比自己更大的傻瓜,如果没有,那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长期而言,只有生产性资产才能创造财富。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