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狂潮如何颠覆收藏和投资市场?

在经过两周疯狂的在线竞标后,3月11日化名Beeple的艺术家在佳士得拍卖行以吓人的6000万美元价格售出他的非同质化代币(NFT)作品《每天——头5000天》,最终总价加上买方佣金和其他拍卖费用可能超过6900万美元,成为有史以来拍卖中最昂贵的数字作品,所有拍卖作品(包括实体)的第19名。


这个纯数字艺术作品在网上拍卖的第一个小时内,出价即从100美元急剧跳到100万美元。2月下旬Beeple的另一件作品在网上NFT平台Nifty Gateway以66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当基于区块链的数字图像的价格,已经开始使美术馆墙上挂的毕加索和莫奈的价格相形见绌,这是否意味着NFT将颠覆艺术收藏市场?但NFT的狂澜不但席卷艺术界,也正在颠覆体育、音乐、游戏等领域,甚至传统上没有收藏价值的东西。这对投资市场将会形成怎样的风暴?

推特CEO杰克•多西在3月5日将他15年前的推文处女作,作为NFT代币拍卖,拍卖于3月21日结束。截至3月9日为止,最高出价已经达到250万美元。多西表示将把收益转换成比特币,并将其捐赠给非洲救援基金。

2月28日加拿大歌手Grimes推出一套NFT艺术品,通过Nifty Gateway以580万美元售出,在发行20分钟之内售罄。

带动NFT狂潮的先锋是NBA Top Shot(顶级投篮)代币,将NBA球赛中的经典投篮镜头截取出来,从多个角度呈现为简短视频,变成NFT产品。电视红人亿万富豪投资家马克•库班是NFT的推动者之一,他断言在未来10年中,Top Shot将可能会成为NBA的前三大收入来源。

作为加密货币的分支,NFT是目前区块链最火爆的领域,没有之一。但NFT究竟是什么?它吸引投资者的特质是什么?是否会带动整个收藏和投资界的“价值重整”?


NFT是什么?


NFT(Non-fungible Token)的直译是非同质化代币,是结合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应用程序。

NFT存在于区块链中,每一个NFT代币都是独特的数字资产,其所有权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管理和认证。没有两个NFT是相同的,而且与比特币不同的是,每一个代币都没有任何替代品,并且不能被拆分。

数字所有权意味着任何藏家都可以随时访问,数字物品不但能够被拥有,而且所有权可以带来价值。

几乎任何东西都可以虚拟化,从收藏品、游戏项目、艺术品、活动门票、域名、音乐到实物资产的所有权记录。

库班认为推动NFT现象背后的力量,是新崛起的“价值储存世代”:在数字时代长大的Z世代是原生“数字公民”,不时兴收集实体棒球卡或篮球纪念品,而是将NFT视为价值储存的数字资产。

支持智能合约的数字资产具有独特、可验证、可流动和可交易等特性,NFT基本上将数据转化为流动性知识产权,从而赋予创作者和收藏者权力。NFT的价值正来自它的流动性、稀缺性和真确性。

NBA Top Shot让买家积累一系列数字化的精彩扣篮镜头,然后可以向其他人炫耀自己的收藏。每个NBA Top Shot都是不可替代的加密货币,因为每个编号为Top Shot的序列号只能容许一个持有者。购买的精彩片段将添加到买家特属的安全数字钱包。

自2020年10月推出以来到3月初,NBA Top Shot已通过超过100万笔交易产生了超过3.38亿美元的销售额。一只勒布朗•詹姆斯扣篮的NFT在2月22日以创纪录的20.8万美元卖出。

NBA Top Shot系列的吸引力,也在于官网同时设有二级市场交易所,为买家提供即时买进卖出的流动性。NBA也可持续从所有二级销售中抽成。

传统“价值存储”的收藏品是可以触摸、看到或听到、“有形”的实体,如交易卡、艺术品、汽车、邮票等。它们可以“储值”的原因之一,是需要实物所有权作为存在和确认稀缺性的证据,但价值始终受到伪造品和欺诈的威胁。

但对于在数字世界中长大的新世代来说,最大的价值就是数字化。因为他们认定智能合约及其反映的数字商品或加密资产,是比传统的有形资产更好的投资。

这是因为传统收藏者收集邮票或卡片时,必须不时对实体的状态进行评估:物件是否完好如初?还是需要修复?收藏者有众多存储和确保安全的考虑,要出售藏品时,还需要实际交付,让买家检视,并在运输过程中承担相当大的风险。由于很多收藏行业都涉及人与人之间的交易,系统中有各种其他风险和成本。保险和储存也添加了额外的费用。

NBA Top Shot上的数字交易价值虽然仍由相同的供需定律设定,但相对有形资产减低了很多风险。即使其他人可以随时随地在互联网上观看同一视频,甚至打印相同的镜头图片,但这并不会改变数字NFT本身的价值。

当买方想出售拥有的NFT时,可以在NBA Top Shot提供的二级网络市场查看每个待购NFT的序列号、价格和相关资讯,与同好形成高效的社区市场。


NFT反映的时代因素


目前NFT最大的四个使用场景包括:

1. 纪念收藏品:球类收藏卡、视频、图片等。如前述的NBA Top Shot。

2. 数字艺术:据估计全球艺术市场每年的流通量为700亿美元,假冒艺术品的销售额占其中的20%-50%。通过NFT将艺术品所有权数字化,可能会减少伪品的几率,因为代币位于区块链上,从而保证了它们的真实性。

3. 游戏:这个领域的总可拓展市场(TAM)可能超过2000亿美元。玩家不必通过中间人,基本上可以通过自己的创造物获利,从整个替代宇宙、新武器、可爱的小动物,直接为自己创造的东西付费。

4. DeFi(去中心化金融):现实世界中的资产可以转化为NFT,并用于财务目的。比方说通过NFT出售保时捷的部分所有权,并从中赚取利息。

5. 娱乐产品:NFT也重新定义了传统的娱乐产品发行形式。莱昂国王(Kings of Leon)的最新专辑《当你看见自己》,也通过基于区块链的音乐平台YellowHeart作为NFT代币发行。乐迷可以从三种类型的代币中选择:第一类提供特殊的专辑包;第二类提供虚拟的现场表演红利,如“前排座位”;第三类包括独家视听艺术。

每个NFT代币起价为50美元,包括数字下载、限量版黑胶唱片,和像移动专辑封面一样的“增强型媒体”。根据Open Sea平台的数据,从3月5日开始出售的代币化专辑和NFT交易,在上市的五天内就达到了至少145万美元(合820以太币)的销售额。

乐队代表估计收入超过200万美元,其中60万美元将捐赠给国家团队基金会,支持受新冠影响的现场音乐组。

NFT在2017/2018年已经出现,为什么会在2020/2021年形成大爆发?简而言之,以下的几个背景因素,给予这一个狂潮强大的驱动力:

1. 新冠疫情下,大多数人被困在家里,形成一个拥抱虚拟和数字世界的心理架构。

2. 央行大量印钞下,市场充满了流动资金,追求下一个一夜暴富的热点。

3. 加密货币的牛市,带动了投资者对于整个加密市场的热情。

4. 领域涉及娱乐界和体育界的名人效应。

5. 经过几年来的酝酿,NFT的平台和市场如Mintbase、NiftyGateway、OpenSea、Sorare、SuperRare等平台不断改善,对于新手而言更加直观和容易上手。

6. NFT类别的增加,吸引更广大的受众群。

7. 收益开始与实体收藏品相提并论,甚至超越。

NFT市场的另一个吸引力是透明度,买方可以看到每个过往买家和投标者的历史,他们付出了什么价格,以及任何数字商品的当下市场状况。

更重要的是,买家可以在几分钟或更短的时间内完成交易。交易完成后,不需要等待运输的过程而进入自己的收藏库(钱包)。想要脱手时,二级市场不但提供流动性,也完成市场整体所提供的快速满足感。

在新冠疫情下,能够避免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就完成的交易,当然具有特别的吸引力。而数字世代更容易沉浸在“即时满足”的快感中。

NFT形成了创作者可以把控的开放性平台。艺术家正在积极跳入NFT的领域,认为数字化可以保障艺术家的权益,给予他们自我赋能的机会。巴黎街头艺术家帕斯卡尔•博亚特2019年1月在一个蓝领社区里画了一幅壁画,灵感来自于欧仁•德拉克鲁瓦的著名作品《自由领导人民》,但加上了当代现实的影射。

博雅特将19世纪推翻查理十世的法国叛乱分子,换成“黄马甲运动”的示威者。法国当局对此不满,把博雅特的壁画用一层灰色油漆盖住。但虽然实体的壁画已不复存在,博雅特铸造了壁画的NFT版本,将其分为100件,每件以0.5 枚以太币售出。

也就是说,NFT不但复活了被政府打压的街头艺术,还可以让艺术家将自己的作品直接卖给粉丝。这使得原本很难营生的艺术家变得非常有利可图。博雅特在 2月26日以75 枚以太币的价格售出他的NFT作品“红色小丑的沉思”,当时的价格为11.2万美元,是他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交易。

NFT也让行为艺术找到了新的出口:一群精通加密技术的艺术家,先以10万美元买下了代名为班克斯(Banksy)的英国政治活动涂鸦艺术家的作品,3月7日在布鲁克林的公园里将这件艺术品烧掉,这个焚烧的时刻以NFT的形式记录出售,卖了228.69 枚以太币,约合38万美元。

NFT的另一个功能是持续激励艺术家的机制。欧洲有droit de suite(法语,“跟随权”)或“艺术家转售权”的机制,授予艺术家或其继承人在某些辖区收取艺术品转售抽成费用的权利。这和美国基于首次销售原则的著作权法有别,在美国的政策下,艺术家无权控制后续销售或从中获利。

按照美国著作权法,一位年轻艺术家今天以1000美元的价格出售一幅油画,之后声名大噪,作品在30年后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画廊和藏家将瓜分增值的利益,而针对这个作品,艺术家和继承人一毛钱也拿不到好处。

艺术家转售权的概念源于法国,1889年瑟克莱当拍卖行以高价出售让•弗朗索瓦•米勒1858年的画作《三钟经》,当时的藏家从中获得暴利,而米勒的家人穷不聊生。

一旦艺术家使用NFT格式,可以通过智能合约将特许权使用费编程,因此每次售出作品时,艺术家都可以从中赚取一部分收入。每当博雅特的《沉思的红色小丑》从一个艺术收藏家转手到另一个艺术收藏家时,他可以继续抽成5%。


价值重组和未来的NFT趋势


到今年3月初为止,市场已售出价值近3.75亿美元的NFT, 其中将近1.78亿美元(占47%)来自最近一个月。假定这个趋势不变,2021年的总销售额将超过20亿美元。但随着速度不断攀升,业者预期今年市场交易量可能超过200亿美元。

自成立以来到3月初,NBA Top Shot 的销售超过2.3亿美元,但需求量过高造成的站点崩溃,在技术上限制了增长的能力。预计其他体育联盟即将跳入这辆财富潮车。

如果NFT是证券化的数字IP,那么交易市场就扮演了类似投资银行的角色。这些平台可以进行资产证券化的工作,管理市场规则,并在资产生产、交易或调整时,随时收集收藏和交易的数据。

未来的NFT领域可能深耕以下的场景:

数字艺术市场和收藏品:2019年约有640亿美元的艺术品易手,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数字艺术,但这个市场正在快速增长。比方说,AI生成的裸体肖像在今年的售价约为1.4万美元。

游戏:NFT可用作游戏中的宠物、武器道具、服装和其他物品。2018年红极一时的加密猫,用的就是NFT技术,给每个猫进行特殊的标记编号,让它成为独一无二的猫。

模因彩票:未来会有一些社交平台将发行模因彩票,达到一定阈值的内容可以自动打包为NFT,以GIF发起病毒式效应,让用户像彩票一样抢购,平台和原生者之间将分配经济收益。

抵押NFT:传统的艺术品缺乏流动性和现金流的渠道,虽然过去几十年作为借贷抵押品和证券化逐渐盛行,但其中涉及的鉴定、保险和估值程序仍然很繁琐。一旦进入虚拟领域,NFT的金融化应该将会给市场带来另一种流动性。

除了虚拟世界的资产外,NFT也可能应用到实体生活中的场景:

知识产权领域:NFT 可以代表一首歌、一段影片、一幅画、一座雕塑、一张照片、一项专利,或者其他的知识产权,起到的是类似专利局的作用,帮助每一个独一无二的东西进行版权或专利登记,确定其版权或专利识别。

票务:演唱会门票、电影票、话剧票等,都可以用NFT来标记。虽然所有同级的票都有一样的权益,但是座位号不同。

记录和身份证明:NFT 也可以用来验证身份和出生证明、驾照、学历证书等方面。这些可以用数字形式进行安全保存,而防止被滥用或篡改。

金融文件:发票、订单、保险、账单等都可以转变为 NFT,进行交易。

实体资产:房屋等不动产及其他的实物资产,可以用NFT来表示进行代币化,用作资产的流通等金融市场。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篇文章或许不久就可以自动生成限量版的NFT, 等着读者的抢购……

NFT的长期潜力将随着应用场景的扩大而加大,它们和衍生品将演化成另类投资的新品类,催生“万物加密货币化”的潮流,成为传统收藏家、币圈、投资者和投机者汇集的新竞技场。

但当经济重启后,市场消化了过多美元,人们不用居家避疫,是否会戳破目前追逐热点的资产泡沫?基本上NFT的市场将与比特币和加密货币大致同步,因此同时重仓加密货币和NFT,极可能无法达到分散风险的效果。这些都是数字资产投资者追随一窝蜂的“价值重组”之际必须思考的。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