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强监管环境对比特币的影响

从长期来看,加密货币的发展并不完全依赖于中心化的交易所,美国当局对于加密货币的打压是短期的,而美国政府的债务水平和债务增长水平则是推动加密货币的核心因素。

本文作者为 NewBloc 策略分析师 Barry,5 年外汇黄金市场交易经历。

耶伦在2月份曾表示:“在非常低的利率环境下,评估债务的传统指标,如债务与GDP的比率100%的警戒线就没有那么重要了。一个“更重要的指标”是联邦债务的利息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而该指标目前大概在2%,与2007年美联储开始大幅加息前相仿。

我们认为,若用利息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来衡量债务负担程度这并不妥当,2019年美国GDP增长2.3%,而2019年利息净支出与GDP的比为1.75%,用新增GDP与利息净支出做比得出为76%。即意味着一年的收入76%用于还利息,但是同时还需要支付大量的社会福利稳住低收入人群,以及应对不断增长的养老金、军费等。而在2015年公共养老金占GDP的规模就大约在5%,预计在2035年达到GDP的6%后保持稳定。净利息支出+养老金与新增GDP的比为293%,显然即使是2019年美国全部收入,也很难支付现在一年美国政府需要支出的债务,债务越来越重,如下图1和图2所示可以直观的看到,这是一个越陷越深的恶性循环。

当然,有人肯定会拿日本来做比较,但需要注意的是日元并非同美元一样为世界货币,日本能走的路美国在不丧失世界货币的地位之前是走不通的。当下需要担心的是当GDP重新回到低速增长时这些问题该如何应对。也可以看出利息支出与GDP的比限制住了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高度。

图1

如桥水创始人达里奥所担心的那样,随着当选总统乔·拜登准备掌权,美国将出现分裂、严重不平等的局面。美国正在形成三股主要力量:贫富差距、价值观差异和政治分歧,这三股力量会使美国发生冲突甚至内战。

征税或将是这一切的导火线。征税的目的是为了持续债务的延续,然而随着征税幅度的增加对于经济的抑制开始显现,美联储终将配合财政向全世界薅羊毛(MMT),快速贬值的美元使得输入性通胀持续加深,这又将抑制MMT的实施。

据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表示,拜登正在计划自1993年以来首次大幅提高联邦税收,以此来获得上述计划所需的资金,其目的是支付后续的基建方案,显然对于现在的国债市场而言在美联储不买单的情况下已很难再用较低利率来为美国财政融资,若仍通过国债市场进行大规模融资会导致私人投资的挤出效应,这可能使得失业率上升,而不是下降,这与基建方案的初衷不符。

那么接下来征税就会与基建方案产生直接的联系。若美国政府没有打破富人的避税条款,仍然就目前计划的那样进行征税则基建的刺激对于经济的提振有限,因为被征税的更多的是中产阶级。计划的征税措施如下:

1、将企业税从21%提高至28%;

2、削减有限责任公司、合伙企业等公司(pass-through businesses)的税收优惠;
3、提高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人群的个人所得税税率;
4、扩大遗产税范围;
5、对年收入至少为100万美元的个人征收更高的资本利得税。
纽约时报在总统大选期间发表一份调查指出,特朗普在2016年和2017年间仅缴纳了$750的联邦个人所得税,实际上美国富人可以通过慈善、信托、私人养老金、人寿保险、加密货币等来进行避税。如下图3是最富裕的400个家族的实际税率,甚至低于50%美国底层家庭。

图3

打破避税条款并非易事,对于美国来说,美元是世界货币,就需要保证资本的自由流通,若打破富人的避税条款然后进行大量征税则富人们会的资本会大量流出美国,美元大幅贬值,这加剧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衰落,但是若不征税,继续通过美元作为全球货币向全世界薅羊毛则会加剧美国自身的债务问题,债务问题同样会加剧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衰落。正如特里芬难题告诫我们依靠主权国家货币来充当国际清偿能力的货币体系必然会陷入“特里芬难题”而走向崩溃。

在政府债务如此巨大的背景下,那些富人们自然会担心政府打破现有的避税条款来向他们征税,而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想要躲避政府的监管来避税也是难上加难。

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有许多特性,去中心化和匿名性广受人们的追捧。富人们希望通过去中心化和匿名性来隐藏自己的资产,旨在躲避政府收税的权利。至此,加密货币的发展方向也逐渐向为富人隐藏资产的方向发展。当然这势必要迎来政府部门的反制,由于加密货币的门槛较高且操作较为繁琐,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大部分是通过中心化的交易所来进行成交。对于监管来说,中心化的交易所更容易监管,当局想要打压加密货币时,会通过打压中心化交易所来间接打压加密货币领域。

但是从长期来说,加密货币的发展并不完全依赖于中心化的交易所,美国当局对于加密货币的打压是短期的,而美国政府的债务水平和债务增长水平则是推动加密货币的核心因素。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