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新经济体:请考虑以比特币为中心的商业银行体系

比特币是一种不对称的押注,新兴经济体有无限的上行潜力。

新兴经济体如何在商业银行中引领加密货币改革,并享受建立在稳健货币政策上的经济复兴?

在最近Coindesk对Nic Carter的采访中为比特币银行体系提供了一个非常不错的用例。然而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他的观点,比特币将会在传统的银行业的改革扮演重要的角色。我想从另外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即从新兴经济的角度。

它包括所有那些没有进入完全发达经济体小俱乐部的市场/经济体,如欧洲、美国和日本,现在中国和俄罗斯也属于这个小俱乐部。无论定义如何,新兴经济体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的货币相对疲软,资本突然外逃的风险,以及银行和信贷体系不够成熟。

这是阻碍地方投资和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这些经济体的部分美元化是共同的,它至少减轻了委内瑞拉、阿根廷或土耳其等当地人口遭受的恶性通货膨胀或两位数通货膨胀的灾难性影响。由于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而减少,资本管制的有效性将在未来大有提高。因此,新兴经济体将加快当地货币替代加密货币和加密法定货币(即稳定币)的步伐,如比特币或Tether/USDt、true USD或USDC,这些货币很容易获得,并将逐渐取代国家货币。

相反可能有利于当地货币与外国稳定币之间的无缝一体化和交易同时促进以比特币为中心的银行系统,而不是以美元为中心的解决方案,是新兴经济体需要使市场免受货币替代的影响的解决方案,并加强银行系统,推动当地经济投资。

美元化的经济和地缘政治风险是众所周知的。那么,一个以比特币为中心的经济如何能够在同时保持当地货币及其与比特币、其它国家货币和稳定币的完全可兑换性的同时发挥作用呢?

迷失的商业银行艺术

1974年,自学成才的美国经济学家E.C Harwood写了一篇题为《迷失的商业银行艺术》的文章。Harwood于1933年创立了美国经济研究所,预测了1929年的经济衰退,并引导客户投资黄金,见证了上世纪70年代的通货通胀并写写下来《迷失的商业银行艺术》一书。当时在尼克松1971年臭名昭著的美元违约以及打破黄金与美元挂钩之后,货币贬值是当时最热门的话题。

E.C. Harwood指出,一战前1800年底至1914年这段时间代表了西方文明在货币事务方面的发展顶峰。它促进了商业发展,并使有意义而不是虚假的长期会计记录成为可能。储蓄机构、人寿保险和养老基金的发展不仅鼓励了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而且也鼓励了有用资本的大幅增加。

人们普遍认为,这一时期可能标志着人类在为现代工业社会服务的货币信贷系统的进化发展中所取得的最深远的进步。另一个事实是,当时黄金是世界上所有主要工业国家和许多其它国家共同的国际货币基础。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