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比较七大加密艺术品交易所:谁是王者?

作者:唐晗

来源:CryptoC

编者按||

加密艺术发展到现在,已经涌现出了一批加密艺术品交易所。哪些加密艺术品交易所值得大家重点关注?它们各自的特色是什么?CryptoC为大家整理如下:


Nifty Gateway:加密艺术IP炒作之王


Nifty Gateway由双胞胎兄弟DuncanCock Foster 与 Griffin Cock Foster共同创立。2019年11月,该加密艺术品交易所被数字货币交易所Gemini收购。有意思的是,Gemini的创始人、大名鼎鼎的Winklevoss兄弟也是一对双胞胎。也许是双胞胎对双胞胎的情有独钟,在Gemini看上并拥有Nifty Gateway后,便向其中注入了强大动力。

Gemini在美国是拥有合法入金渠道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交易者可以用美元直接购买以太坊。在收购之后,Gemini将这一合法的法币入金渠道也提供给了Nifty Gateway,让Nifty Gateway成为了唯一一个允许用户使用信用卡或借记卡购买商品的NFT交易平台。由此,Gemini在引入传统IP和old money上便具备了一个极大优势。2020年4月,加拿大著名摄影师、电影制片人LyleOwerko正在NiftyGateway上出售了他的数字艺术品。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Nifty Gateway的运营状态一直是不温不火,直到2020年12月。凭借引入Beeple这一重量级加密艺术家,Nifty Gateway瞬间霸占了加密艺术品拍卖榜的前列。局面一度夸张到加密艺术品市值排名前30的作品中,有22幅出自Nifty Gateway——这些都是Beeple的作品。直到目前,Beeple的作品“THE COMPLETE MF COLLECTION”在2020年12月拍出的643.196 ETH,依然是加密艺术史上的最高价,无人能及。

在Beeple之后,Nifty Gateway以每隔2-3周就就捧出一个大IP的速度,在加密艺术界进行着闪电战。著名科幻动画作品《瑞克和莫蒂》的编剧Justin Roiland也来到了Nifty Gateway,发行了自己的NFT,并在销售额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很快,Nifty Gateway就后来居上,成为了诸多加密艺术品交易所之中最亮的那颗星。

据数据网站Cryptoart.io显示,目前在加密艺术市值排名前30中,仍有13幅来自Nifty Gateway。

Nifty Gateway的网站布局应该是对艺术家最有好的。在其网站的Marketplace界面左侧,有一个专门针对加密艺术家的索引,而不是像SuperRare那样,针对艺术品的主题做索引。这样的用心,凸显出了Nifty Gateway在打造个人IP上的强烈偏好。该交易所在IP推出上的持续动作令人期待,读者如果想进行更加详细的了解请关注https://niftygateway.com。

NiftyGateway界面


SuperRare:综合实力最强的加密艺术品交易所


从名字中就可以知道,SuperRare和KnownOrigin都是一个批次创建的加密艺术品交易所。它们的名字都反映了区块链技术对艺术界带来的作用。SuperRare的创始人Crain和联合创始人Jonathan perkins认为,加密艺术是一种稀有的数字艺术;而KnownOrigin的联合创始人James Mor认为,区块链技术对艺术品的最大作用就是溯源,让买家可以迅速判断一幅艺术作品是否为真品。这就是这两家加密艺术交易所名字的由来。

相比起其他的加密艺术交易所,SuperRare的综合实力最强,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短板。在IP运营上,SuperRare联合了在Insgram上用于百万网红的女博主Lilmiquela,发布了该博主的第一个NFT作品《The Rebirth of Venus》。目前该作品价值159.5个ETH,在加密艺术品市值排名第七。

此外,在内部孵化加密艺术家上,SuperRare也有着丰富的经验。由于创办时间较长,且善于经营,早期参与到加密艺术创作中来的艺术家大多都有一个SuperRare账号,这些人中的佼佼者就是现在的加密艺术大V,例如videodrome、sutu、pak、trevorjonesart、rac等。市值排名前30的作品中,就有8幅来自SuperRare。

SuperRare十分重视对加密艺术品评论的建设。他们特别推出了评论板块,点评上面的优秀艺术家和新艺术家,或者点评某种特别风格的作品。这样的工作,对于加密艺术界的发展是极有益的。能够想象SuperRare团队正在构建的不只是一个交易所,而是一片艺术生态。

值得一提的是SuperRare的艺术家政策。要入驻SuperRare,艺术家首先要向平台提出申请,SuperRare每周都会进行一次审查,且审查较为严厉。不过,一旦通过审查,艺术家又将享受到SuperRare独特的激励政策:不论初始价格如何,二级市场后续销售10%的利得会进入创作者的钱包。这无疑吸引了不少创作者,前往SuperRare拍卖作品。

SuperRare界面


AsyncArt:小众、先锋、惊艳


本来想给AsyncArt做一个名次类的定性,就像上面对Nifty Gateway和SuperRare做的那样。但是太难了。

AsyncArt是独特的,它的创建本身就可以视为一场可编程艺术运动。与其他交易所上不同的是,AsyncArt上的作品画并不是一幅简简单单的静态图片,而是由若干个图层组成、拥有者可以改变的「可编程艺术品」。相较于其他的加密艺术交易所,这样的艺术体验时新奇的、革命式的。它为艺术品创作提供了集体创作、集体拥有的可能;同时也为收藏者参与艺术品创作提供了可能性。

AsyncArt的团队背景堪称惊艳,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它能成为各大加密艺术品交易所中,对加密艺术的理解最具革命性的一个。该平台的创始人Colan是骨灰级加密艺术项目CryptoArt 的开发者,也是加密艺术的早期玩家和爱好者。他让这个项目已开始就带着浓厚的技术基因。

此外,在艺术圈,Conlan 团队的地位可谓举足轻重,其中一位团队成员 n0shot 曾担任 Apple 的艺术总监。熟悉AsyncArt界面的用户,应该能从中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像早期苹果那样简约、高冷、有质感的工业美学。在硬件上,AsyncArt也与苹果建立了合作,可以用Apple TV去展示平台上的加密艺术作品。

与Nifty Gateway和SuperRare不同的是,AsyncArt对扶持和炒作IP并没有很高的兴趣,但该平台往往能拍出很好的价格。2020 年 3 月,由AsyncArt联合十三名加密艺术家共同推出的加密艺术品《First Supper》拍出了 103ETH 的高价。这幅作品被誉为可编程加密艺术的里程碑作品。

此后,AsyncArt上涌现了一系列价值可观的艺术作品。例如trevorjonesart的《ETH Boy》,拍得了260个ETH;micah_johnson3的ˈsä-v(ə-)rən-tē,拍得了250个ETH。在加密艺术品拍卖市值前十的艺术品中,来自AsyncArt的有6个。

可以肯定的是,AsyncArt是所有的加密艺术交易所中最酷、最具备早期硅谷精神的那个。他们对艺术家有着严格的要求,甚至是一些思想上的要求。写到这里,似乎觉得可以将AsyncArt称为什么了:加密艺术界的苹果——而且是乔布斯还年轻时的那个。

AsyncArt界面


MakersPlace:注重对艺术家创意的运营


在加密艺术交易所中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规律:一家交易所的名字往往能够透露创始团队对加密艺术的理解。相比其他加密艺术交易所,MakersPlace尤其注重艺术家群体,例如对艺术家的挑选与审核,对艺术家作品创意与质量的重视,以及艺术家与社群的互动等。

MakersPlace和SuperRare类似。他们都注重引入新鲜的、具有巨大流量的外部IP;同时也注重扶持生态内部成长起来的原生加密艺术家。台湾著名艺术家郑淑丽、英国著名艺术家Terry Flaxton都属于被引入之例。

当然,MakersPlace最成功的IP引入案例当属与DC 漫画《神奇女侠》和漫威漫画《变形金刚》的创作者Jose Delbo互动。2020年10月,Jose Delbo 和加密艺术家 Trevor Jones合作,在MakersPlace上推出以著名 DC 漫画角色「蝙蝠侠」为主题的 NFT 收藏品,其中作品《Genesis》拍卖得到了302.5ETH,作品《Who Is The Creator 2》拍卖得到了150 ETH。

在加密艺术品质量控制方面,MakersPlace的要求也较为严格。与其他交易所不同的是,MakersPlace引入了对创作者的社交功能。MakersPlace为创作者制作了「喜欢」「关注」和「浏览量」界面。这样,创作者不仅可以通过自己的作品拍卖得到了多少钱,来判断自己在社区中是否受欢迎。他们还可以通过有多少人喜欢自己、关注、浏览自己,来判断自己是否受欢迎;通过看作品的喜欢和点击量来判断某项作品是否受欢迎。

此外,浏览者还可以在创作者的作品下留言,直接向他传达自己的感受。这种互动形式非常好,它促成了创作者和欣赏者之间的交流与互动,给予了创作者除了金钱之外的判断标准。有些作品虽然很好,由于他们的欣赏者主要是是一群没有钱的学生,因此它的价格可能不会很高,而浏览量却出奇地高。如果没有流量数据,大家也许会觉得这样一幅作品是失败的。然而引入社区流量和评论的向度,这就让艺术品市场的评论标准更加多维了。

我十分期待MakersPlace推出艺术家的流量指标。目各个交易平台对艺术家的评价方式完全是资本主义式的,全看作品值不值钱,完全不考虑社区因素,看作品在社区的影响力和传播度。随着加密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得出一个艺术家的社区影响力指标,是完全有必要的。

MakersPlace界面


KnownOrigin:低调的老牌交易所


和SuperRare一样,KnownOrigin也是个老牌加密艺术交易所了。在加密艺术还处于蹒跚学步的2018年,KnownOrigin就在社区里布道,吸引艺术家进入加密艺术市场。可惜的是,在加密艺术赛道爆发后,在引入外界IP和孵化自身IP上KnownOrigin远不如SuperRare,并且在宣传上乏善可陈。对于一家加密艺术交易平台来说,这样是危险的。

很遗憾,作为原本和SuperRare一个档次的加密艺术品交易所,如今在加密艺术品市值排行榜的前30中,没有一个作品来自于KnownOrigin。KnownOrigin必须想办法增强它在社区中的影响力,否则再过几年,它可能不会出现在大家对加密艺术交易所的盘点之中了。

KnownOrigin界面


Rarible:社区驱动型


相较于AsyncArt、SuperRare、Makersplace、Nifty Gateway和Knownorigin这些交易所,Rarible的艺术家资源就显得有些参差不齐了。虽然Rarible也会对入驻交易的艺术家进行审核,但条件相对宽松,加入的创作者和收藏者接近2万人。官网用一句话描述了自己:「Rarible是第一个社区拥有的NFT市场。」

2020年7月,治理型代币和流动性挖矿火透了整个加密货币市场。7月15日,Rarible宣布发行自己的治理型代币Rari,以创作和交易即挖矿的方式对社区进行发型。通过这种方式,Rarible允许平台上最活跃的创造者和收藏家为任何平台升级投票,并参与管理和审核。Rarible 在 9 月份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月销售量是 NFT 市场霸主 OpenSea 的10 倍。

不过,正因为如此,相比起其他几家加密艺术交易所,Rarible上的画风就显得另类许多了。数量大、单价低、质量参差不齐,这是Rarible上作品的显著特征。严格意义上说,Rarible并不是一个加密艺术交易所,而是一个NFT交易所。在这个平台上,还交易游戏收藏品、域名等。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2月4日,Rarible宣布在一轮种子融资中融资175万美元。该轮融资由加密货币基金1kx牵头,ParaFi Capital、Coinbase Ventures、Bollinger Investment Group、MetaCartelVentures和CoinFund等也参与了Rarible的种子轮融资。此次融资是新兴的NFT领域首批大型种子轮融资之一,是一项提供代币的股权交易。

Rarible的创世团队透露,得到融资的资金后,Rarible团队的优先目标包括进一步去中心化、社区所有权、建立非功能性测试协议,以及解决用户当前面临的问题。

Rarible的投资人群体中闪现着DeFi投资巨头的身影。中心化的NFT交易市场刚刚得以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NFT交易市场该如何发展、是否会借鉴DeFi的诸多玩法……Rarible值得我们的长期追踪。

Rarible界面


OpenSea:加密艺术交易品聚合器


我们已经有了如此多的加密艺术交易网站,只是缺乏一个将这些作品聚合在一起的地方。能实现这项功能的,就是Opensea了。

Opensea将自己定义为最大的NFT交易市场,它的交易品不限于加密艺术,更包括域名、虚拟世界资产、数字卡牌、数字收藏品、非同质化的实用型代币等。同时,单是在加密艺术领域,它就集合了SuperRare、Knownorigin、Rarible、Makersplace等交易平台;在虚拟世界领域,它集合了Decentraland、The Sanbox、Cryptovoxels等平台;在收藏品领域,它集合了CryptoKitties、Cryptopunk、Hashmasks等作品。可以将Opensea视为NFT世界优秀作品的搜索引擎。

Opensea对NFT创作者和上传者的审核并不严格,但它的管理又比较有序,前端看上去并不凌乱。然而只要你深入搜下去,绝对能搜到一堆低价值的垃圾作品。不过,作为NFT交易的集成者,这反而是Opensea的优点:各类交易所上好的作品和坏的作品,它都有。也由此,Opensea成为了加密艺术世界的流量入口之一。

虽然加密艺术行业仍处早期,但一个全局性的加密艺术交易平台,已经成为了这个行业的刚需。大家需要各具运营特色的加密艺术交易所,也需要一个可以纵览全局的交易市场。在这个赛道,还没有谁可以对Opensea发起挑战。

Opensea界面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