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发送1000万元DC/EP,细数数字人民币的这一年的“高光时刻”

算力说

2月7日零时起,北京数字人民币试点活动开启,通过预约摇号抽签形式发放总额1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央行DC|EP已开始走进普通市民生活,被更多人所熟知。在新一代信息技术引导下的更强世界范围内竞争中,各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百舸争流。中国明显走在领衔位置,这从下文一年的梳理中可见一斑。辞旧迎新,算力智库编辑部解读与预判未来中国DC|EP的政策逻辑与发展,希望能帮沉浸在其中的每个有“未来感”的“你我”提示机遇。


数字人民币正在加速推进


1月16日,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联手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有限责任公司、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和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成立了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为董事之一。

SWIFT是一家全球性金融同业合作组织,是世界领先的安全金融报文传送服务机构,其与中国央行共同成立机构,对于数字人民币推进至关重要。

过去一年间,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发展迅速。“2020年是央行数字货币崛起的一年。”国际清算银行(BIS)在2020年发布的报告中指出。

Facebook于2019年发布旗下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后,各国央行加快了对于数字货币探索的步伐。根据BIS的调查,全球80%的央行目前已在探索研发CBDC,40%的央行在做概念原型验证(PoC),10%的央行在做试点”。


中国央行无疑是进展最快的


“中国央行在数字货币布局的进展‘神速’已有目共睹,而这背后是中国央行明确的政策目标和清晰的顶层设计,认清这一点,才能真正看清数字人民币(DC/EP)的远大追求。”有业内资深人士感叹。

作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领头羊,中国在后疫情时代展现出强劲的实力,而这无疑是DC/EP的坚实基础。随着试点不断推进、技术持续提升,围绕DC/EP的生态将进一步完善。

届时,改变的不仅仅是中国货币体系,也不仅仅是全球数字货币,而是因技术而颠覆的新时代。


全球领先的不仅是速度


2020年10月12日18时,李明(化名)顺利接收到了由深圳政府短信平台发送的中签短信和下载链接,按照页面指引下载了“数字人民币App”,开立了预约时所选银行的“个人数字钱包”。

此后,李明按照短信提示完成“个人数字钱包”注册,无需绑定银行卡,按照红包提示弹框,便领取了200元数字人民币红包。

这是数字人民币在2020年的“惊艳瞬间”。

在深圳启动的首次数字人民币试点,交出了靓丽的成绩单:从10月8日宣告数字人民币试点活动,至10月12日红包正式发放,从191.38万人申领,至5万人中签,10月在深圳开展的数字人民币试点,一度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

两个月后,2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苏州试点正式开启:“双12苏州购物节”面向符合条件的苏州市民,发放2000万元数字人民币消费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红包数量共计10万个。

连续大规模试点,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快速推进。放眼全球央行,这是绝无仅有的。

在政策层面,中国央行同样进展神速。2020年10月23日,央行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首次写入人民币数字形式,规定人民币包括实物形式和数字形式,为发行数字货币提供法律依据。

落到具体生态构建上,中国央行更是祭出了组合拳。

“央行已经开发运营了很多支付清算体系、支付系统,包括大小额、银联网联,我们原来所做的清算系统都是面对金融机构。但是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要直接面对公众。” 穆长春此前曾在公开场合介绍称,“从这个角度来讲,通过双层运营设计可以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到单一机构。”

双层运营体系即为,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即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在DC/EP这个双层系统里,人民银行在第一层,第二层有商业银行、电信营运商,还有互联网支付平台,他们之间可以合作或联合,这取决于他们对支付产品和技术框架的了解。”央行原行长周小川的看法与之一致。

在第二层里面,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作用也不同。穆长春曾透露,数字人民币的兑换和流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商业银行承担向公众兑换数字人民币的职能,流通的服务则可以由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及其它中小型银行来承担。具体来说就是,属于指定运营机构的商业银行负责根据客户信息识别强度开立不同类别的数字人民币钱包进行兑换服务,同时这些银行要和其它商业银行、机构一起承担流通服务,并负责零售环节的管理,包括支付产品的设计和创新、场景的拓展、市场的推广、系统的开发、业务处理和运维等。

“数字人民币应坚持中心化管理,维护法定货币地位和货币发行权。其中心化管理能够实现支付即结算,可以提高商户资金的周转率和支付体系效率,打破零售的支付壁垒和市场分割,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有利于抵御加密资产和全球性稳定币的侵蚀,防止货币发行权旁落,维护金融稳定。”穆长春说。

在数字货币研发方面取得领先地位的中国屡次提及将数字货币应用于跨境支付领域,不禁让人对沉寂已久的人民币国际化产生联想。

2020年11月2日,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局长霍学文就曾表示,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将在空港区域积极推广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等金融科技应用场景。央行上海总部也在今年7月15日重提扩大人民币跨境金融服务,坚持“本币优先”。

近期,SWIFT与央行清算总中心、数字货币研究所等成立新公司,更令外界浮想联翩。

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央行在2020年的一系列动作表明,数字人民币的目标并不是主权货币竞争,而是从实际使用角度出发,为居民提供更加便利的生活。

但也不可否认,数字货币已迎来国际化机遇。无论是美元还是人民币,随着数字经济发展,现金必将越来越少,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发行是央行在移动支付时代奠定货币主权的重要战略,同时,各国都看重数字货币的推行对国际支付体系等各个方面可能产生的深远影响。


面向辛丑年的四大畅想


看懂了中国央行的“庚子时刻”,那该如何“鼠”往知“牛”,展望辛丑年?

根据中国央行在2020年的一系列举措,我们能够找到其背后的框架和逻辑,以此为起点,未来一年数字人民币的前进方向也更加明晰。

1、更看重场景,而非规模

尽管央行在深圳、苏州等地进行了数字人民币试点,但需要注意的是,试点试的更多是使用场景,而非一味的追求规模。

以苏州为例,其选取了已完成数字人民币收款设备升级改造的商户和指定线上电商开展,参与活动的商户近万家,涵盖商场超市、日用零售、餐饮消费、生活服务等领域。

权威人士表示,数字人民币试点与“双12苏州购物节”结合,表明央行加速推动数字人民币扩大应用场景,从而更快地推动数字人民币进入千家万户。

拉卡拉、银联商务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显示,其将结合银联商务的现有业务场景,基于数字人民币特性和钱包生态体系,共同研究拓展数字人民币的产品功能和应用范围,促进数字人民币生态体系建设。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副总裁朱民认为,数字货币要做更多的测试,扩大范围而不是增加规模。让越来越多的场景、场合适用于各种用途,测试系统的可持续性、耐久性、准确性和效率。

他说,我们现在只是尝试了第二步,小心地测试系统。因为对于金融和公共服务来说,安全、稳定是最重要的。但是他认为,数字人民币在实体经济中的潜力是巨大的。

2、冬奥会或是首次阅兵场

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之际,为实施科技冬奥行动计划,加强冬奥支付服务环境建设,北京市围绕冬奥消费全场景,启动“数字王府井冰雪购物节”数字人民币试点活动。

据了解,本次活动由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主办,通过预约报名、抽签发放红包的方式,向中签人员发放5万份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份红包金额200元。中签人员可在王府井指定商户和京东商城“数字王府井冰雪购物节”活动专区无门槛消费。预约报名通道自2021年2月7日正式开启,消费活动时间为2月10日(腊月二十九)至2月17日(正月初六)。

在联储证券研究员易碧归看来,冬奥会将聚集大量国内外运动员和观众,支付服务需求颇具规模,利用此次契机进行支付服务环境建设能够深入发掘不同类型消费者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接受程度、支付习惯和使用需求等信息,试点效率大大提升;此外,充分借助顺义区空港区位优势和实体产业基础来推广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等金融科技场景的应用,统筹规划与资源配置也将更具有针对性。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同样认为,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和冬奥会等场景中应用,将有助于加快数字人民币的全球推广,冬奥会这种重要国际赛事本身具有较强的全球“广告”效应,同时,数字人民币生命力就是要在不同场景中运用,服务中国经济全球经济发展。

3、更看好大湾区机遇

多地试点的同时,业界更看好大湾区的发展前景。

2020年8月14日,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下称《方案》)。在全面探索创新发展模式方面,《方案》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

广东是全国移动支付交易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来自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广东省(不含深圳)移动支付交易58.05亿笔,金额17.6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7.50%和19.91%。

“广东具备与数字货币发展息息相关的金融科技、底层技术、硬件发展等要素,同时在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数字货币应用场景上有一些独家企业,这将成为数字货币运用的优势和潜力。”广东省社会科学院财政金融所所长任志宏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驻深圳的一名银行代表表示,该地区跨境交易量大的金融机构和公司将成为试点平台的首选。他补充道:“考虑到未来DCEP的大规模跨境采用,广东可能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另有业内人士表示,大湾区是最有活力的经济圈之一,在科技、金融等领域均积累深厚,创新氛围浓厚,不排除未来基于数字人民币的交易所将在大湾区落地。

4、与微信、支付宝是竞合,非竞争

“两者根本上并不是同一个维度上的东西。微信、支付宝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里面装的‘钱’。”对于数字人民币与微信、支付宝的关系和区别,穆长春这样解释。

他认为,目前微信、支付宝已经成为了零售支付场景下、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基础设施,通俗而言它是“钱包”,它是“高速公路”,里面用来支付的内容在电子支付时代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而在数字人民币时代,钱包里面增加了数字人民币的选项。因此,未来老百姓使用微信、支付宝支付不仅可以选择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也可以选择数字人民币。

另外,他表示腾讯和蚂蚁各自的商业银行也是属于运营机构的,所以其和数字人民币并不存在竞争关系。

他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我们一直在研发适合老年人或者排斥使用智能终端人群使用的数字人民币产品。另外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不是靠行政强制来实现的,而是应该以市场化的形式来进行,老百姓需要兑换多少则发行多少,另外只要老百姓有使用纸钞的需求,人民银行就不会停止纸钞的发行。

据使用过的深圳市民李女士(化名)介绍,数字人民币APP有“存银行”、“充钱包”等功能,使用时显示上滑付款,下滑收款,收付款界面均有扫一扫和二维码。李女士谈及使用数字人民币最大的感受是快和安全。“跟微信、支付宝不一样。在断网情况下,手机碰一下也能完成支付,而且屏幕上‘钱’飞走的设计很有花钱的感觉。”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