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再次涨上天,是泡沫狂欢还是价值发现?

美股、首富来助攻,Dex们涨上天


经常想感叹一下,刚过去的2020真是充满动荡与混乱的一年,而对于区块链行业来说,同样是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在重新找到叙事与方向后,柳暗花明的一年。这一年,有的人忽视风险损失惨重,有的人提升认知盆满钵满。不管怎样,市场变热闹了,牛终于来了,而这个牛市最引人注目的,除了BTC、ETH之外,就是大家或多或少都听闻或参与过的所谓DeFi去中心化金融。

刚进入2021年1月没多久,BTC进入阶段调整期,ETH进入破前高的蓄力期,市场的热钱没有进入趴在地板上的主流币,却再次冲进DeFi板块。与此同时闹的纷纷扬扬的美股GME事件中,RobinHood骚操作直接强卖散户股票,这无疑强化了DeFi中DEX的叙事,引得世界首富把简介改为Bitcoin之后,还为DeFi点了赞。在这样的背景下,UNI、SUSHI、INCH们纷纷暴涨,而龙头UNI眼看着就要进CMC前10了。


Defi究竟怎么看,是泡沫狂欢还是价值发现


那么,对于很多把UNI空投清掉的、在Sushi底部割肉的、看着DeFi飞来飞去不敢下手的、一下手就被套的、套久了最后割肉的人们,到底该怎么看待Defi呢。

要回答怎么看待DeFi,先要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市场上的每个人赚的都只能是自己认知内的钱,你对BTC、ETH的认知比别人高,那你比别人有更高的概率在底部买入,那赚的就是这份认知内的钱,同样,如果对DeFi的认知根本不够,那凭什么赚到这份认知的钱呢。所以, DeFi究竟怎么看,是价值的发现还是泡沫的狂欢,我们一起来捋一捋。


Defi从何而来,去往何处


起源:

很多观点认为,诞生于2009年的BTC就是最早的DeFi。起初BTC希望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创造一种互联网原生资产来抗通胀并作为支付手段,虽然目前BTC更多以数字黄金的身份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发展:

但BTC为了稳定和安全,只能进行有限的编程,不得已ETH在2015年另起炉灶,通过智能合约为加密世界提供新的可能性,使得行业可以向着去中心化金融继续前进。

演进:

2017年,得益于ETH提供的基础设施以及BTC减半周期的影响,加密世界迎来泡沫大爆发的一年,各种夸张的电商、社交、医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概念此起彼伏,退潮过后才知道谁在裸泳,一堆空气里面,只有以Maker、KNC、ZRX为代表的少数项目最终走到了今天并取得业务的增长,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就是最早的一批DeFi项目,沿着加密世界的正确轨道进行着稳定币、DEX的探索。

2018年,人们感受到了交易挖矿在熊市正式开启前所带来的兴奋,但很少有人知道流动性池概念的Uniswap最初版本已经开始构建迭代,引爆2020年DeFi夏季狂热的种子已经埋下一颗。

2019年,原来做稳定币的Havven项目在原赛道苦苦挣扎后,终于发现了自己合成衍生品的新天地,可能是受到了19年公链Staking大热的启发,团队修改经济模型,原生Token SNX 抵押后可以获得激励,这可以算是DeFi Yield Farming最初的鼻祖了。同样,引爆2020年DeFi夏季狂热的种子又埋下了一颗。

进入2020年,安静的积累期结束了,条件开始具备,DeFi崭露头角快速演进的时候来了:

2020年初,借贷赛道Ethlend转型为AAVE并使用借贷池概念改革业务模式,还将DyDx的闪电贷功能发扬光大,获得了市场关注。

2020年4、5月,UMA在Uniswap上首发,短时间内拉升6倍引起广泛关注,之后相继出现的HEX、XIO、ESH、XOR等长尾Token涨幅巨大带来Fomo效应,这是Uniswap的正式亮相,在未发Token的情况下实现了冷启动,X*Y=K算法下的流动性池产品一战成名。然而当时这些长尾资产规模不大,并没有产生更大的影响力,人们戏称土狗项目聚集地。

2020年6月,正式让DeFi进入舞台中央的里程碑式事件发生了,COMP开启了借贷挖矿,在Compound上进行借贷可以获得COMP治理代币。COMP成为Uniswap上的10倍币,之后更是上线Coinbase,这让从3.12事件中惊魂未定的人们为之错愕。当时的人们很难意识到,18、19年埋下的种子终于发芽了,DeFI的流动性挖矿将席卷而来。

2020年7月,YFI帮助人们根据利率自动切换AAVE与COMP借贷平台上的资产从而获得更高收益,使用流动池公平分发全部代币,没有投资者部分、没有团队预留,创造了一种新的类似POW的公平分发模式,这种分配方式在创新产品的基础上为参与者带来了可观的回报,不少人习惯于COMP的挖提卖,后来都拍断了大腿。

同时,Rebase概念的AMPL借着DeFi东风市值冲到上亿美元,号称让最聪明和最傻的人赚到了大钱,在这个月实现了很多人的暴富。

2020年8月,Uniswap改进版稳定币兑换平台Curve正式发币,变态的每日Token产出与极高市场热情之下,Curve成为一座挖矿的金山,传统金融行业想都不敢想的动辄几十上百的稳定币年化收益随处可见。这时,YFI与Curve合作,捕获CRV产出的机枪池概念横空出世,YFI凭此创新功能从几千美元的价格直冲云霄,达到4万多美元贵过当时大饼,开发者AC由此封神,理财聚合器概念深入人心,市场上Y开头的仿盘们一时层出不穷。

之所以要提到AMPL,是因为在YFI的巨大成功面前,市场上产生了一种代币由社区公平分发的思潮。拥有亮眼的团队与投资人的AMPL同样在上个月获得巨大的成功,但AMPL代币分配的很大一部分也因此被占去。所以,一个名叫番薯的项目YAM被社区发起,核心点是希望以社区公平分发的方式Fork AMPL从而复制其成功,但现在看来YAM最大的贡献是为DeFi流动性挖矿创造了1池,2池的概念,1池只抵押代币无损挖矿进行公平分发,2池需要抵押1池分发代币在DEX的LP Token提供流动性,风险更大但激励更大;然而,DeFi的风险无疑是巨大的,YAM的Rebase Bug几乎毁了这个项目,虽然YAM经过努力目前还在继续发展,但当时的失误实在让人感到可惜。

红薯Yam倒下了,又一个食物DeFi站起来了,那就是寿司Sushi,得益于Yam团队精致的前端和Comp提供的合约,Sushi带着野心快速迭代,拣起Yam对付AMPL的武器,对准了当时志得意满的Uniswap。现在看来Sushi的故事像一场大戏,拍个电视剧都不为过,不过其成功的本质,一是最开始对Uniswap没有发币的软肋进行致命的LP迁移攻击获得了影响力,二是项目在重整旗鼓后积极地进行生态合作与产品迭代获得了市场份额。

2020年9月,Uniswap为对抗Sushi紧急发行UNI,每个操作过的钱包空投400UNI,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了。最大的悬念UNI都发币了,也代表此时DeFi进入了最狂热的阶段,在市场上的聪明钱DeFi矿工们三箭们已赚肿了以后,曾经对DeFi不闻不问的散户们从看不到看不懂看不起被涨服变得Fomo起来,终于开始买入寿司、珍珠等食物代币和各种Y开头的代币。潜在的多头没了,大家都来到了船的一侧,所以船可不就翻了嘛。

2020年10月,DeFi进入熊市,一片腥风血雨,70%、80%的跌幅比比皆是。

然而与大多数人的想法相反,DeFi并没有像19年的模式币那样消散掉,短暂的熊市期间在保险、期权、固定收益、算法稳定币、杠杆挖矿等赛道反而出现了很多有意思的创新项目。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DeFi在11月快速走出熊市,在12月进行震荡调整,待BTC和ETH完成他们的趋势后,在今年1月重新开启DeFi牛市,伴随着美股GME事件和首富点赞,再次坐上火箭。


应该如何对待DeFi


回顾完DeFi的历程,其实可以想象这样一幅场景:

区块链世界曾经是一个虚无的乌托邦,一群厌恶传统金融那一套的极客天才们发明了BTC,希望在这个乌托邦里用BTC互通有无,快乐地生活,比如没事用BTC换换披萨吃啥的。

因为乌托邦外面的世界越来越乱,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了乌托邦。后来一个天才少年被吸引而来,他说你们的玩具很好玩,但我有个更好的玩具,于是他创造了以太坊。

以太坊果然很好玩,但就在大家还不知道该怎么更好地使用它的时候,一群外人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跑来乌托邦,搭起自己的小摊子向这里的人们推销着手里的玩意,嘴里嚷嚷着以太坊可以做这个,以太坊可以做那个,甚至还有人说他有个更好的以太坊呢,伺机换取人们的BTC和ETH。

这个乌托邦里顿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兜售与投机,虚假繁荣过后,那群人带着换来的BTC和ETH走了,留下一片萧条。

但也在这时,人们才发现,额,以太坊原来应该这么玩呀,他们嫌BTC波动太大,用Maker抵押ETH出稳定币DAI,又找来Compound和AAVE来方便抵押借贷,乌托邦外面的人觉得以太坊好玩,给大家带来了土特产USDT、USDC,方便大家Long BTC,Short USDT。这还不够,他们用YFI做理财自动切换收益最高的平台,用Curve进行大额的稳定资产兑换,用Uniswap去进行投机与投资,用NXM为自己的资产买保险,用,,,反正乌托邦外面的世界有的,这里也会有,外面的世界没的,这里也有还更好玩。

笔者个人认为这里挺好玩挺有价值,虽然可能存在泡沫,可又有什么资产没有泡沫,外面世界泡沫更大吧。毕竟你看,连外面世界的首富都为DeFi点赞了呢。

(本文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参考资料:

白话区块链 | 2020 年度“ DeFi 大狂欢”总结,下一年度的新方向又在哪里?

Youtube | DEFI - From Inception To 2021 And Beyond (History Of Decentralized Finance Explained)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