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小时撩遍推特粉丝,2021,他们知道 | 巴比特年终特稿

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巴比特国际站(https://news.8btc.com/)共发布了746篇文章,采访了包括FTX CEO Sam Bankman-Fried、莱特币创始人Charlie Lee、Aave创始人和CEO Stani Kulechov、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首席金融科技官Sopnendu Mohanty以及三大闪电网络开发团队(Blockstream、ACINQ和Lightning Labs)代表在内的行业大V。

2020年,尽管经历了新冠疫情,经历了市场暴涨暴跌,但依然看到那么多人坚守在这个行业,那么多大V仍在坚持发声,这种感觉真好。

继中本聪、Vitalik之后,我们看到了更多像YFI创始人Andre Cronje这样的新秀成为了新一代的KOL。然而,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行业除了能够引领思潮的大V,还有很多小咖。他们不一定是坚定的区块链或加密货币信仰者,他们或是投机者、交易员、研究者,也有可能是对这个行业充满好奇的小白。正是这些出于不同目的待在这个行业的小咖,才让我们看到这么多样化、这么有趣的社区。

这一次,我们决定听一听他们的声音。



2020年12月31日,我花了近5个小时的时间,问(sao)候(rao)了巴比特资讯的一些推特(@btcinchina‌,关注我们哦)粉丝,透过他们的眼睛回顾了2020,展望了2021。

当然,这次问候并没有那么顺利。因为最近行情波动过于刺激,有人直接告诉我“忙着赚钱没空聊天”。好的……那就have fun making money。祝大家牛市快乐。



外贸界隐藏的比特币maximalist(极多主义)

在加密货币的世界里,有那么一群人,他们认为比特币高于一切,中毒较深的还会疯狂捧一踩一,diss其他竞争币以展现比特币的价值。这些人被称作比特币maximalist,他们是比特币疯狂的支持者和信仰者。

加密货币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引入了很多应用和新币种,国内也不乏区块链创新,比特币maximalist成为了稀缺物种。然而,在巴比特推特的粉丝中就隐藏了这么一位maximalist。

Whallll(@Bifabu_china‌)只有15个粉丝,发推特的频率也不高。对他来说,推特只是获取信息的窗口。他告诉我,知道比特币是在2014年。他本身是做外贸的,接触的歪果仁比较多,在对接一笔订单时,突然对方问他能否用比特币付款。结果当然是不可以,但他也因此对比特币产生了好奇,看了很多相关资料。

“研究得越深入,我对比特币就越来越着迷,”Whallll说。因此,他自此之后就成为了比特币的坚定持有者。

他说,2020年币圈的关键词就是比特币。在经历了3年的低迷期,比特币终于破了2017年的新高,整个加密货币世界都好像提前过年了一样,好多人告诉我没空接受采访。

对于中国在加密货币领域扮演的角色,Whallll表示有点遗憾,因为中国一直很被动,没能放开脚步去发展。相比之下,美国的进展更快;一些优质的加密资产也逐渐从中国人手中转到了机构的手中。

这让我想到了今天美国货币监理署公布的信件:银行可以用稳定币支付,发行稳定币也不是不行。有人说,在这个方面,中国输给了美国,因为现有稳定币——如USDC,在合规和支付方面表现俱佳,完全可以直接投入使用。

不过,Whallll说,中国掌握了算力的主导权,这可能是唯一的安慰。

对于2021年的焦点,很多圈内大佬其实都已经给出答案,但我更想听听社区的声音。Whallll认为,比特币、以太坊、稳定币、layer-2和DeFi都是未来一年的重点。

“BTC和ETH的体量已经足够大,并且基本面非常好,机构资金会青睐;稳定币是未来大家都需要的,所以关注是必然的;因为以太坊主网受限,layer-2需求会很大;DeFi的基本面也越来越好,加上宏观环境的影响,传统世界的资金会继续涌入。”

一个大家以为发大财的穷人

当我让Leifeng, father of two leifeng.eth(@leifengcrypto‌)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时,他给出的回答是:一个大家以为发大财的穷人。

时间回到大约两周之前,DeFi聚合协议1inch开始撒钱,和这个协议交互过的钱包账户都能获得1inch代币(最高曾达到2.75美元)。当时我的同事就问我,这个领了18万1inch空投的是谁,结果居然是我们的粉丝。那么当然要趁此机会好好讨教一番。

2013年就进入币圈的他,最开始关注的是莱特币以及Bitcointalk论坛上的各种山寨币。到了2019年初,Uniswap和Aave的交易量出现增长时,他就对DeFi产生了兴趣。

2020年他给出的币圈关键词是DeFi,因为“无DeFi,不公链”,大多数的公链项目都会通过蹭DeFi来获得关注,挣扎求存。这……你怎么看?

未来这一年,他认为带有隐私属性的AMM(自动化做市商)会是趋势。现阶段的AMM指的是,用户将自己的代币放进流动池,提供流动性,成为做市商,从而享受交易对手续费分红。AMM的交易数据需要上链,在公开透明的同时也引发了部分人对隐私的担忧。用Leifeng, father of two leifeng.eth的话说:谁都不想露富。

最正经、正面、正能量的粉丝

Ben Yorke(@BenYorke‌)是Cointelegraph Consulting的研究分析师,肉身常驻中国。

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我隐隐感觉他给我的回答都会到“上价值”的高度。果不其然,他认为的2020年关键词是验证(validation)。

“认为比特币的价值定位不可持续的人不得不再次面对现实:政府的财政政策是更大的问题。以太坊,这个曾经被认为是‘垃圾币生成器’的东西也突然成长为结算超1万亿美元的区块链。包括摩根大通、美国亿万富翁Stanley Druckenmiller和Paul Tudor Jones在内的机构和传统投资人都开始欣然接受比特币胜过黄金的事实。”

说人话就是比特币和以太坊获得了主流的认可,之前狂喷比特币的传统金融大佬,也不得不站出来承认:真香。

那么基于当前的现状,未来这一年我们是要炒比特币还是炒DeFi呢?Ben给出的答案再一次让我扪心自问:你的格局怎么这么小?!

Ben说,这一年我们应该专注于做事,不要被价格波动分心。虽然DeFi去年开始就很火,但大多数项目还是想趁着这波热度套现离场的,NFT项目也不例外。他认为,区块链生态应该是多样化的,不能仅仅依赖于一些快速发展起来的趋势去做社区或者讨好投资者。

“项目团队应该更多聚焦于自己擅长的应用,而不是蹭热点。通过构建不同层面的应用,设计出支持跨链兼容性的功能,这个领域才可能发展地更快,给用户带来更大的价值。”

我们的媒体人还是比较务实的。嘻嘻,快夸我们。

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

最后这位粉丝自称并非区块链或加密货币的坚定信仰者,进入这个行业只是为了赚钱。的确是很真实——毕竟在加密货币社区,看似信仰者实则割韭人的人络绎不绝。是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事,这个社区不只需要信仰者,还需要投机者,但不缺假面人。

关于GrossBit(@gross_bit‌),他的经历和心态让我觉得很有趣。他从1995年开始就是衍生品高级交易员,在投行有20年的从业经历。2015年经朋友介绍了解到加密货币(画外音:听起来怪怪的,好像要描述诈骗经历),按照剧情发展,然后他就开始买比特币和以太坊。

和大多数早期买币的人一样,他买到了1美元的以太坊,在短短数月就涨到了10美元;和大多数早期卖币的人一样,他很早就把币卖了。虽然有点后悔,但他也因此认识到,自己之前在投行的交易员经历,用在币圈再合适不过了。

他的交易风格基本上还是套利,和FTX创始人SBF的量化公司Alameda Research做的类似。虽然比不上机构做的强,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能够盈利的。他说自己不是坚定的信仰者(不做长期投资),因此“曾经被市场吊打过”,但依然有不错的回报。

“我不认为自己是巨鲸交易员,但是个精明的交易员。”

由于之前在投行的工作需要,他曾学习过一些数学知识。再加上接触比特币之后,2015年到2016年期间,他一直在上斯坦福的加密货币课程以及椭圆曲线数学,因此他能够作为一个全职的加密货币交易员活下去。不劳而获?不存在的。

他说,早期持有者可能被认为是疯子,但最终总是能笑到最后。他显然不是囤币党,但也并未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

“我绝对不后悔,也不会嫉妒谁。这个市场一直促使我保持谦虚。我进入这个圈子,不是为了赚得比谁多……我早期的职业生涯已经让我过得很好了,当时我也不知道加密货币会达到今天的规模,我只是非常感恩市场给我带来的东西。”

这个心态也是没谁了。

GrossBit的推特简介有一句话“Crypto coins are perpetual calls on human greed”(加密货币是基于人类贪婪心态的永续看涨期权)。他对这句话的解读也很妙。

“我买比特币是因为我看好它,我看好它是因为其他人因为贪婪买了他,贪婪是永无休止的。”

他告诉我说,无论是持有比特币还是持有瑞波,更多的还是取决于持有者的心态,他们坚信自己持有的币会涨,但最终谁是正确的那一方,谁也无从判断。

他是个“不可知论者”,即对一切持怀疑态度。未来,他也不知道比特币能否继续繁荣,作为一个交易者,他所做的就是从中获取收益,无论给他带来收益的是不是比特币。(画外音:真的太有意思啦!)

说了这么多,他觉得明年应该关注什么呢?他的答案很简单:继续赚钱。

世间百态,币圈也不例外。如果在这个圈子里,我们都是同一种人,那就太无趣了。创新总是在多样化中诞生的。那就祝福2021年,我们有一个更有趣、更多样化的社区。新年快乐呀!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