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听2021跨年演讲开放式圆桌:区块链好玩吗?

12月28日,全球首档区块链跨年演讲“玲听2021”在杭州大剧院举行。巴比特副总裁/主编、玲听区块链发起人汤霞玲以“我与无限”为主题,从一个行业深度参与者、观察者的角度出发,总结2020,展望2021。

活动邀请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邓赟、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研究员王彧弋以及微众银行区块链首席架构师张开翔四位驻场嘉宾,从各自的行业出发,分享关于产业、科研、技术、创业等领域的深度观察和最新思考。

现场还进行了一场开放式圆桌。汤霞玲与四位演讲嘉宾解答听众的各种疑问,无论是产业创新、创业就业,还是企业发展出路、专业技术问题,现场都有精彩回答,在场听众掌声、笑声不断。

从左到右,依次为巴比特副总裁/主编汤霞玲、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邓赟、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研究员王彧弋以及微众银行区块链首席架构师张开翔

Q1. 区块链行业中,最崇拜的人是谁?

邓赟:我比较喜欢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因为以太坊引入了智能合约,而区块链在产业的应用非常需要智能合约。
吴啸:说实话,区块链这个领域中,我没有特别崇拜过某一个特定的人物,因为周围的一圈小伙伴都是在信息高度频繁的交流之中,都非常有意思。区块链是一个星辰大海,在前进的大浪潮中,每一个人、每一分子都有非常多的闪光点!
如果说有意思的人,我觉得Suji很有意思,她是一个96年的小朋友,做了一个叫Maskbook的项目,做的东西很有意思。
王彧弋:我想起一句话,在中心化的世界里,人们崇拜英雄;在分布式世界里,人们崇拜规则,所以我崇拜的是规则。
张开翔:我想说,我崇拜的人是老板,微众银行副行长马智涛。他是一个很儒雅、很有远见的人。如果没有他,我们不会投入这么多精力和时间在开源上做这么多事情,而且他对我的职业生涯有非常大的帮助。
汤霞玲:我最崇拜我自己,因为区块链是一个特别讲究个性化的地方。之前我在报社或者在其他公司,更多是强调唯老板至上或者唯公司至上,但是区块链世界特别讲究个人的能力特点如何符合公司、产业和行业的发展。
而我是一个讲究独特性的人,我从小就喜欢与众不同,包括后来做了新闻。什么叫“新闻”,新闻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所以我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来到巴比特之后就想跟别人不一样。也感谢我的团队,让我有这样的底气和能力跟别人不一样。

Q2.在区块链行业应用里,企业这一层有哪些具体的应用可能是2021年的趋势?有哪些大的赛道?

张开翔金融、政务能量最大。我们也看到社区很多伙伴在很多领域,包括公益、版权、司法,甚至是娱乐、教育等等,都做了非常不错的案例。这些案例不是万亿级的,但它依旧足以养活一个公司,或者可以支撑起一个群体的持续运作。
大家要善于发现生活中多方协同的群体合作机会,如果这里有信任问题、信任交换问题,可以把区块链先用起来,毕竟用开源的没有成本,作为一个兴趣也可以做。同时,我们每年有很多黑客松以及高校大赛,这里有很多非常有创意的案例会涌现出来。
另外,如果你觉得这个模式、这个事情是对的,你就去做,不管用不用区块链,都值得去做。如果这个事情本身没有价值,用区块链也没有什么用。

Q3. 未来十年量子计算是否可能突破比特币加密算法?

王彧弋:量子计算确实是一个发展非常快速的一个领域,但是你说它在十年之内突破比特币的加密算法,这个并不一定,因为多量子比特纠缠的情况还是非常的麻烦。即使发生也不用太担心,有人通过量子计算机去做攻击时,也有人用量子来做防御,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Q4. 联盟链的权限管理和传统的权限管理有什么区别?

张开翔:我觉得联盟链的权限管理和传统软件区别还是在分布式上,我们是用智能合约管理权限,一旦这个权限在智能合约上生效,就全网生效。
再进一步,我们权限的治理,包括是谁决定这个人应该是管理员,他能不能访问某个数据,能不能修改某个数据,应该是群体决定的,由联盟链委员会决定,而不是由单个管理员或者运维去操作。欢迎来看FISCO BCOS开源文档,大概有60多万字,里面写的非常详细。

Q5. 今年DeFi让我们对区块链,对金融的颠覆有了很大的想象力,美国的探索者都是往这个方向,中国很多是在产业区块链上,想请您谈一谈这个认知差。

吴啸:我觉得国内已经做得很好了,特别是在产业区块链很多落地的案例,很多能大幅地节约边际成本,很有意义。对于中美之间的认知差,我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后面会怎么解决,这不光是区块链的事,更大的是整个科技行业的脱钩。
另一方面,我们认为自己是区块链的原生开发者,两边都看,学习知识,又没让你只学一个流派,内功外功都学一点,这么好的机会在面前多学一点也不亏。

Q6. 普通人如何把握区块链带来的职业机会?非计算机专业人士如何进入区块链?

张开翔:区块链技术已经很完备的了,我认为产业需要的是会做生意的人,理得清楚博弈关系的人,看清楚利益纠葛并且理顺的人。我更欣赏有综合学科能力的人,懂一点技术,我们利用开源技术帮你解决技术问题,你帮我们构思应用如何构建。
区块链已经覆盖了很多行业,交通、政务、医疗等等。假如你是经管、金融甚至数学专业的,你对垂直行业有非常深的经验和理解,结合区块链分布式协作的理念,从复杂的关系当中理清楚脉络,设计一个好的应用、好的产品,这才是我们以后产业最需要的人。
吴啸:我来鼓励大家一下。Uniswap是510亿美金承载在500行的代码上,这个事情是与魔法无异的事情。项目创始人Hayden Adams之前是一名机械工程师,被西门子辞退了,在家里就使劲写,花了三个月学习了Solidity、JavaScript等语言。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计算机背景的人,两年做到了现在的成绩。
王彧弋学习知识永远都是为时不晚

Q7. 您会推荐您的朋友进入区块链行业吗?你会跟他们说这是一个值得去投入时间和精力的行业吗?

邓赟:我的答案是肯定会。我今天最主要的核心观点就是区块链未来在产业发展上会进入“快车道”,为了推动区块链能在产业应用进入“快车道”,就需要人才。现场提问的注册会计师懂业务,那同时是不是上一些巴比特的课来学学技术,这样就可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做好准备,未来就可以参与其中。

Q8. 茅台酒可以用区块链技术溯源吗?

邓赟:之前在探讨区块链应用溯源,我一直觉得一定是一个高价值的产品才值得花这么大的成本来进行溯源,但星巴克已经做了。它最主要的目的是保证品质,因为它将溯源结合到了种植阶段是否符合有机规范。另外,星巴克还结合了其他技术去提升供应链效率及销售预测。从整体的成本节省上来说,这就是一个有效的技术应用。
我认为茅台这样一个高质量的产品是完全可以使用区块链溯源的。用技术的方式去打假,摊薄是有效的。

Q9. 做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创业公司面临投资人的疑问:继续专注底层技术的研发,还是做落地应用?

吴啸:我也是第三次创业了,在创业上有一些问题我可以给一点点自己的建议。我自己是一个极度的理想主义者,甚至是浪漫主义者,但做公司时非常残忍,需要从技术人员转变位为CEO、创业者的思维。我第一家公司是现金流断掉而没有了,对我而言,一家公司一定要有现金,你可以一直亏,但一定要有钱。
有一种方法是,找一个相信你的投资人,大多数人听不懂你讲的技术,但可以找到理解你技术的投资人。另外一种方法是接单,你要先挣钱生存下去。

Q10. 如何帮助中小区块链企业找业务?

吴啸:巴比特有一个杭州未来区块链创新中心特别好,进驻之后会帮企业对接很多与政府的孵化场景。另外,微众银行有自己的加速器以及技术社区,也是可以帮助到初创项目。
张开翔:你们作为企业主能在商场活下来,一定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以及竞争能力。你要找出你们有而别人没有的东西来互补,我们称为多方合作。互补的话,你怎么找到与你互补的人?有很多渠道以及产业的加速器,你也可以加入社区。
我们会看,你在哪个地方用这个技术。你有这个地方的经验和人脉或是优势,就可以长出来的一种生态。问题在于,你是不是只缺区块链。如果你缺很多,不好意思,帮不了你;如果只缺区块链,那可以。
邓赟: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观点,有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创业维艰》,书中有一句话,很多责任你不要一个人扛,你应该加入一个生态让大家来共同推进你往前走。所以对于微软来讲,微软最看重的就是生态伙伴。微软自己只做技术平台,但基于微软的技术开发出来的很多解决方案都是依靠合作伙伴生态。所以大家如果愿意加入微软的生态,我们是非常欢迎的,微软也有自己的加速器,在中国现在有8000多中小企业作为合作伙伴。

Q11. 在区块链领域,一般人和高手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或者说,这个行业内的高手有什么显著的特征?

吴啸:我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全新的原生领域,不是技术好,不是比我聪明就可以赚到钱,在这个领域是认知差,我认知到这件事可以赚到钱。现在的区块链,第一还没有内卷,第二就是认知决定一切
王彧弋:用不了多久,当我们回首今年或回首这一段十几年的区块链历程时,我们会记住一些名字。但那时人们也会认为,我们这些人是很肤浅的,以为区块链是一种没什么了不起的发明,所以高手和一般人随着时间的推移,看起来真的不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在我所处的环境当中,基本是兴趣驱动。有兴趣的人就可以成为高手,而没有兴趣的人就成为一般人,就是这样,非常简单的一件事。
邓赟:所谓的高手,第一是看清楚趋势,第二是可以找准基于自己过去的背景,找准其中的定位去发力。
张开翔:我认为这个领域的高手可以从对方的角度看问题,或称换位思考
首先技术上,区块链是分布式系统,软件不仅跑在自己机房里,还可以跑在不同的机房、不同网络、不同环境中,开发软件时就要想到别人会怎么用,怎么跑,尤其是开源社区,开源软件不是你的自己的,一旦开源就是大家的,你要从整个社区、整个用户、整个生态来考虑怎么去设计软件。
从商业模式上你要去考虑,做区块链就是为了跟别人共同做一个事情,考虑自己的商业模式是不是共赢的,或者短期内让利让大家一起来持续,然后大家在长期上可以达到更高的成就。如果不考虑他人的利益,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这个商业合作一定会死。
第三,我讲一些细节。我举个例子,V神是真正的高手,他讲东西特别守时,说20分钟就20分钟,不用看题词板。他尊重你的时间,把自己观点表达完了,非常准点就结束。再者,他能用非常显浅的语言讲一个非常晦涩的东西,让读者理解,这样他的事业才能成功。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写了那么多社区文章,但要把区块链讲明白真的很难。当我们做到让所有人都能看懂区块链时,我们也是高手了。

Q12. 在座各位在自己的职业过程当中,甚至是创办公司的过程当中,有哪些特别想去咨询律师的问题?区块链行业的哪些法律法规需要完善?

汤霞玲:在区块链和数字资产、数字货币领域里,诈骗和传销的案子特别多,完善的法律法规对于警察来说是一个刚需,因为目前数字资产怎样定价,怎样对标的进行约定,立不立案,以什么罪名立案,目前没有一整套完整的处置方法。这是一个特别大刚需。
王彧弋:虽然我离实业相对来说远一点,但是据我所知,尤其是在国外,很多区块链的公司本身就带来了一些变革。我们对于怎么监管公司有一套很完整的《公司法》,但是现在区块链的项目可能不用公司架构去做,这个时候该有什么样的法律去监管它就是一个问题。

Q13. 请各位嘉宾畅想一下2021年最期待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邓赟:其实有很多小目标,但因为今天我在巴比特跨年演讲,我特别希望2021年能够跟某一家在中国的中小企业一起合作一个区块链的落地项目!
吴啸:我其实是一个极度乐观的人,我觉得2021年会是苍穹一粟,今天的DeFi仅仅是一个闪光点,只是飘过天空的小小石头,更多的是繁星若尘,后面会有无数应用基于区块链原生创新被创造出来,基于区块链的系统其实可以构造整片天空。
王彧弋:我希望做一个公益性的关于区块链的学术社区。
张开翔:希望2021年经常来杭州,也希望各位朋友经常到深圳来,这意味着疫情退散,我们可以自由走动。二是意味着我们产业还在蓬勃发展,我们需要更多的走动,更多交换思想,更多碰撞,也共同打造更好的事业。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