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听2021跨年演讲 丨王彧弋:计算之间无算计

12月28日,全球首档区块链跨年演讲“玲听2021”在杭州大剧院举行。巴比特副总裁/主编、玲听区块链发起人汤霞玲以“我与无限”为主题,从一个行业深度参与者、观察者的角度出发,总结2020,展望2021。活动还邀请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邓赟、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研究员王彧弋以及微众银行区块链首席架构师张开翔四位驻场嘉宾,从各自的行业出发,分享关于产业、科研、技术、创业等领域的深度观察和最新思考。

现场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研究员王彧弋带来题为《计算之间无算计》的演讲。他表示,经济学的实验做起来比自然科学领域的实验困难很多,比特币为此带来了新的曙光,而区块链各种各样的星光灿烂的项目,无论是DeFi项目,还是公链,照亮了整片经济学的宇宙,可以看作令人振奋的经济学实验室。


以下是王彧弋的演讲内容:

谢谢巴比特的邀请,我是一个做学术研究的,当我得知今天演讲主题是“我与无限”的时候,我非常开心,因为在学术界是可以无限的,几乎没有限制,你可以去做任何想做的研究。我从2015年开始做区块链的研究,这么些年下来,大概有十几个、几十个研究,我把其中某一个拿出来放进来讲,这就像我非常喜欢的一本科幻小说,它的开头是这样子的:有理论声称,若是有谁真的搞清楚了宇宙为何存在、因何存在,宇宙就会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更怪异、更难以说明的东西。


大家知道,我们了解的这个宇宙,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来自于牛顿。这幅图上有他所做的很多贡献,我顺便提一句,这些贡献基本上都是在1665年-1666年做出来的,为什么呢?因为1665年-1666年爆发了英国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传染病。我们首先看他手中拿的这个东西,是一块三棱镜,他把白光通过三棱镜变成了七色光,以此奠定了光的离子学说。由于牛顿的名声显赫,他的离子学说统治了这个世界将近150年,直到后来托马斯·杨做了“双缝干涉实验”,我们知道光也是一种波,因此奠定了光的波粒二象性。其实这两个东西加起来组成了我们后来认知量子科学,相当于量子科学的入门。

关于牛顿另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是他观察到苹果落地,建立了“万有引力”定律。然后相比下面这个实验,这个实验又是100多年以后(在1919年),爱丁顿通过观察日食,证实了相对论,我们才把牛顿所建立的这套体系往前走了。除了物理学之外,我们发现在物理学对自然了解的时候,实验和观察总是能够帮助到我们。除了物理之外,我们还有化学,比如说还有生物学的。当我们在讨论区块链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东西,我们在讨论经济学。它不是一门自然科学,它是一个社会科学,至少经济学家们声称它是一门科学。

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农·史密斯曾经说过:

"从历史的角度上来说,经济学方法及论述一直以来被视为无法实验(或去实地观察)的科学"。

因为要做一个经济学的实验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经常说到历史上的各种变法,常常都是经济学的变法,或者制度上的变法,那么它所付出的代价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从商鞅开始,王安石,耳熟能详的这些名字,不是他们自己付出的惨痛的代价,就是这个社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我们今天讲比特币,它给我们做经济学的实验,带来了新的可能性,当然,计算机的出现以及互联网的出现就已经给我们为做经济学的实验做出了一些贡献,我们今天看到比特币是一个新的可能性,它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曙光。

除了我们刚才看到的太阳之外,区块链其实是有整片宇宙的,它有各种各样的星光灿烂的项目正在发生,就如同吴啸所说的,有些是DeFi项目,有些是公链的。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比特币是一个实验,那区块链它是一个实验室,接下来我会给大家讲两三个在这个实验室中进行的小实验。


区块链实验室


第一是关于社会选择的问题,刚才吴啸提到了,我们区块链必然会联系到社会学,我们考虑一个打车的问题,这个问题我跟我的朋友多次提到过,如果用DEIP完成一个打车软件,城市的道路上有两辆出租车,有两个人需要打车,如果我们是一个完全自主决策的环境下,这个中间的小人和车会匹配起来,他们完全没有理由去找跟他们相对来说更远的车。

事实上,我们目前所用的一些中心化网约车平台,他们的诉求是获得更多的利益,能使更多的人打到车,那他们的匹配方式会是这样的。


事实上,这也是社会最优的方法,能使每个人都可以打到。

那我们就有很多的问题可以提出来,我们需要哪个级别的共识?我们需要顾及到社会效用吗?如果要顾及到社会效用,谁来计算社会效用?参与者都是利己的吗?刚才我展示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有些人认为,用黄色的线段连接起来是最好的?是不是有些人认为会用红色的连接起来会更好,是不是大家并没有一个共识的存在,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是可以在这里进行研究的。

我们考虑另一个场景也是匹配,刚才大家有可能觉得这个无所谓,我打到一个车,我打到那个车,没太大的区别,等一分钟、五分钟,没太大的区别,如果我们用区块链来治理这个社会时,我们考虑的是器官移植,我们现在变了一个场景,这上面所画的器官和这个人的距离表现着他们匹配起来的一个排斥关系,中间这个人会选择上面那个吗?这是关于他生命的选择,如果我们现在将这个距离稍微调动一下,再调动一下,再调动一下,大家认为到什么时候我们会改变这种匹配,能使得两个人都能获得这样的匹配?还是从一开始我们就应该尽可能地去让这个人都两配起来,至少让下面这个人也有生存的权利。

这是我刚才讲的第一个例子,下面的例子没那么宏观,我会讲一个具体的问题,但它也会稍微有点数学上的论述。我们考虑某一神秘的DeFi项目,在区块链圈待过的人会知道这个项目,而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它,我们的参与者可以对资产进行报价,女生说一个以太坊值100美元,一个男生说一个以太坊值200美元,至少有一个人是在撒谎,这种说法是一个谎言。

那在这个项目中,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报的价,它会作为一个交易被打包至一个区块链中去,等足够多的区块之后,我们可以用这个人说的价格进行交易,那他所说的不真实的价格就会对这个系统形成攻击。

我们先假设这一个不诚实的交易已经被打包了,但它未经过那么多的区块,而有一个验证者,或是我们称之为网络警察也好,区块链警察也好,他发现之前被打包的价格不太对,他提出一笔修正交易,也需要被打包到区块链中去。



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笔交易现在未被打包,那如果经过多个区块都未被打包,会有怎样的情况?人们就可以使用刚才那个带着尖角的恶魔所提出的价格进行交易。如果矿工都是诚实的,那他们都会想办法进行打包,攻击者的攻击就不会成功。

我们经常进行分析时,我们认为矿工是理性的,“理性”在学术界的意思就是自私。他自私时有可能就会选择不打包这笔交易,不打包时,这个交易就可能会悬在那里,在下一个区块再看它。

而上面的矿工也会变得自私了起来,如果它一直不被打包,那在第25加一个区块时,这个理性的矿工可以利用那个价格进行交易,那套利就发生了,这是为什么他会选择不去打包,因为他打包一次,无非就是获得一个交易费,而如果他不去打包,根据机制,那他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当然,这是根据算力相关的,也可能是上面的矿工获得这部分的收益。

那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算力越大的理性矿工越喜欢“不打包攻击”,这是否会造成整个系统越来越中心化,大家会联合起来做这件事。

理性的假设总是正确的吗?如何制定防范机制,这是我们已经做的一些研究,有一些是open的,有一些是我们已做过的研究,互相知道算力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实名与实名的系统有区别吗?现在区块链上也在讨论这件事。

刚才那一项研究是我与一个学生在一起做的研究,我们马上就会将paper写出来。


金融网络:新兴的经济学


刚才讲了我们在区块链实验室里所发生的实验,下面我将介绍的是新的工具能让我们来更多地分析,更好地分析区块链的经济学。

当经济危机发生时,其实有很多的银行与公司牵涉其中,它就会产生网络效应,而通过网络去分析经济学中会发生的现象,很少人会去关注。

下面我们给这样一个网络,其中每个节点是银行或金融机构,其中蓝色的箭头表示一些债务,我们有一些非常简单的东西,这种非常简单的工具是2020年的新发现,我们相信它会给整个经济学,尤其是区块链经济学带来一些新的思考。


我们先考虑u节点,它首先别人欠他的,他自己有了2个单位的资产,别人欠他一个单位的资产,他有一个单位的债券,同时他有一条边是4,一条边是2,指向外边有6个单位的债务。在这时,他很有可能就会发生违约,发生了违约之后,我们就只能让所有的资产加债券偿还债务,当然不能百分之百的偿还,能偿还的部分是回收率,这是经济学当中非常基本的知识,现在是0.5。

本来V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但现在由于u的违约,我们会发现V也不得不去违约了,它也有同样的回收率存在。

我下面举个例子,看看他能做什么东西,比如多角债,这是很典型的三角债的存在,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将这个循环消掉,事实上我们顺便提一句,有一些公司的业务就是用来处理多角债,有一个问题是不保护隐私,这是顺口提一句,大家如果对隐私方面比较关心,大家可以看一看这方面的内容。

但如果除了多角债之外还有连出来的一条边,还有另外的债务,我们该怎样处理?我们发现在计算上这是一件很难的事,并不是非常容易计算的。

纾困,这经常是政府去做的一件事,如果大家刚才一开始的时候就进场看到非常激情四射的宣传片时,大家有没有看到最后的一瞬间是中本聪的一句话,里边提到了,他记录的第一个区块刚好是某银行进行纾困的瞬间。

当有违约要发生时,这里边的u很明显的资不抵债,当违约要发生时,我们可以通过中心化机构,比如政府对它进行纾困。如果我们在这里,预算是有限的,50个单位有可能是非常大的数字,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应该放弃掉U,来对V和X来进行纾困。那么我们在区块链里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在DeFi项目里可以这样来说,就没有一个中心化的角色来对它们进行纾困。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还有另外一个工具,也是我们所能够使用的,叫做“条件债务合约”,它是我们智能合约非常好的应用场景。刚才我们说到了其中蓝色的边还是像以前定义的东西一样,而红色的边是基于其他一些机构发生违约的情况而激活的。就比如说这条边,左下角这条边,它是2×(1-Ru),Ru是U这个节点的回收率。这个圆圈是个什么东西,它是一个保险公司,它就是类似于一个保险公司。像这种样子的东西并不是只在智能合约里存在,而是在很早之前雷曼兄弟就玩过很多这样的策略了。

我们现在来考虑V这个点,如果U发生了违约,它能够得到多少呢,就让事情自然的发展下去,它能够得到多少,我们分析下来它可能得到0.5,因为其他的也不会变,这个地方就是0,它能够得到的最终就是0.5。那么V能够做得更好吗,当然想办法能不能获得更多的,它什么也不做就能得到0.5。

V怎么做,V最好的策略是对U进行纾困,或者说免掉U的债务。这个事情就是在金融里面非常神奇的一点,我们免掉了一个公司的债务居然能够收获到更多,因为在这个时候U就不会发生违约。不会发生违约的时候,导致了W会发生违约,W发生违约的时候,那家保险公司会给V两个点的赔偿。

然后这个事情也不是区块链才有的,我们在2013年一个报纸上看到,“How to Make money for nothing Like wall street”。


回到一开始所说的,有理论声称,若是有谁真的搞清楚了宇宙为何存在、因何存在,宇宙就会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更怪异、更难以说明的东西。它的第二段是这样子的,另有理论声称,此事已经发生过了。

谢谢大家!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