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与新基建碰撞,需要哪些新能力?丨2020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

12月19日,2020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暨首届中国济南区块链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山东济南举行。在《区块链基础设施与自主创新》圆桌论坛上,重庆电信区块链负责人张璐、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教授丁勇、微众银行区块链科学家严强、浙江大学教授尹可挺和翼帆数字科技公司董事长夏平受邀作为嘉宾出席论坛,雄安区块链实验室副主任李军担任圆桌主持人。


区块链新基建蓝图


区块链在新基建是什么样的定位?我们目标中的区块链新基建是什么样?

张璐:如果说要把区块链纳入新基建,首先是要实现它底层支撑作用,就像我们传统的互联网网络一样,实际上扮演底层基础支撑的角色。现在的区块链还没有达到底层支撑作用,各地各行业呈现出一种百花齐放或者比较散的状态。在新基建里面发挥重要作用,首先要有统一的标准,然后形成底层支撑的能力。
丁勇:新基建三个层次很清楚,物理上的包括5G基站,高铁轨道,再上面就需要信息化,信息化上面就是数据流转。区块链扮演数据完整可信、数据共享以及多方协作的作用。新基建还有很长的过程,首先构建庞大的基础设施需要很长时间,另外它要跟业务结合非常紧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严强:标准化是非常重要的点,对整个区块链新基建推动非常重要。在有些新型领域,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平台出现。对于新基建来说,能够替大家解决基本问题,统一高效地把高精尖问题攻克之后,上层应用才可以更好发展。


区块链在新基建中应该具备的能力


通讯领域的基础设施和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让第三方支付爆发了很多O2O的东西,区块链还有什么更具体的能力?

尹可挺:新基建还在比较早期,作为一个基建,它的作用是非常明确的,高速公路作用就是能够快速交通。互联网是能高速传输信息。区块链到底提供什么能力?大家有各种说法,我们通常认为它是一个提供可信、安全、高效的数据共享的基础设施。从实操层面说,区块链作为新基建,一类就是作为通用能力提供的基建设施,发挥数据不可篡改、数据共享的作用,支撑各行各业的发展。

另外一类就是行业的基建,各个部委都在打造自己的链,这个链是有行业基建属性的,解决行业里面的问题。
夏平:可以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首先是需求方为什么把区块链归纳到新基建当中去?因为新基建是针对数字时代的基础建设,数据流通是数字时代的核心要素之一,需要区块链。另一方面,区块链标准化其实不那么容易,因为它牵扯到技术标准、行业标准,牵扯到很多事情。区块链在基础设施当中有纵向的和横向的两种发展模式,但是二者不可能单独发展,否则数据孤岛会越来越严重。

学法律的人常谈的一个词叫规制,就是说需要一个大家都可遵循的东西。对于区块链,可以把它从底层一直到上面的应用层,分成数据层、控制层、事务层等等,如果能从纵向体系上面对区块链做一个规制方面的约定,可能对区块链这种新基建会有比较好的作用。

大家对区块链的期望很高,又希望它自主创新,又想让它成为基础设施,还面临哪些问题?

夏平:基础设施一个是公益性,第二个是公用性。比如现在的高速公路,虽然也收费,但主要是普惠大众。公用性是说这个事谁来做?谁受益?谁付钱?谁来做的这个事情相对比较简单,既然是基础设施又是放到国家发改委新基建要求当中,肯定是政府出来牵头。谁受益?是大众受益,这是公益性的东西。谁付钱?如果付钱是让技术公司来付钱或者是先垫钱,那刚才的两“公”问题就难以解决。应该是政府付钱,但是现在好像政府都不太愿意付钱。
严强:阻止它成为基础设施的原因并不是技术,谁付钱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果我们需要有落实,一定要有一个合适主导方去推动这个事情进展,把各方资源去整合起来。
尹可挺:搞基建很费钱,搞高速公路投入资金上千亿,互联网基础设施也是上万亿级别的,但是区块链投入没有达到这个级别。

政府角度也在考虑,建了有什么用?区块链不像高速公路或者互联网,如果把区块链作为基建,让政府投入的难度比较大。现阶段,比较可行的方式还是要从应用出发,政府有应用场景,对他有什么价值能讲清楚,底层需要区块链这边来支撑,这样子才有可能来进行投入。
张璐:老基建有老办法,新基建有新思路。我国的通讯网络建的比国外好,是有一个服务基金在里面,让主流运营企业来承担这部分社会责任。新基建按照这种传统方式做肯定很难。

电信在区块链方面也在做一些平台,也在做一些项目应用。我们的说法是谁用谁买单,如果说是政府用那么我们肯定希望政府来掏这个钱。掏钱方式有很多种,有融资方式,有购买服务方式。我们和重庆也有一些项目合作,用户认可之后,最后用户来掏这个钱。但是我觉得其实不是钱的问题,钱只是一方面,真正是市场问题,到底有没有这个市场?在2017-2018年的时候,给很多政府去讲区块链,他们是不知道是什么,没有这个市场。现在,不管是国家还是各个地方政府和各个行业,已经认识到区块链在新基建可以发挥很多作用,愿意为这个买单。
丁勇:人才问题也是一个关键问题,基建一定是大规模部署的,需要很多人,不仅仅是技术研发的人,还有维护使用的人。怎么样来培养大规模相关人才?需要大家来解决这个问题。

区块链作为新基建跟其他技术有什么结合?

夏平:我们从2016年2017年开始做区块链应用,区块链能做什么?一直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说到雄安的一中心四平台,我觉得区块链恰恰应该跟这种现有的基于人工智能、车联网等技术建立的体系结合起来,区块链才能真正发挥自己的作用。区块链是一个基础设施问题,能够辅助数据流通,能够做一些审计监管的事情,但这些事情本身还真不能靠区块链自己来产生新的价值,必须有其他的技术来加持才行。
尹可挺:人工智能是可以提升生产力的,在使用的时候其实也可以单独发生作用,比如说做人脸语音识别,识别精度比较高,算法比别人快就会有人来买单。区块链有一些区别,即便做一个溯源工作,单纯用区块链做不了,能起到的作用只是保证数据是不能篡改的,至于线下溯源对象跟线上东西能不能关联起来,区块链解决不了。区块链也不一定跟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结合在一起,区块链应该是新型技术的一个入口平台,基于数据可信共享能力,使得数据可以真正发挥出价值,为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其他技术赋能。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