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M的可扩展性权衡,探索Uniswap的新机会

自动化做市商(AMM)是一个相对新颖的概念,而这一概念主要是由Uniswap推动的。关于AMM权衡的大多数讨论通常有两种形式,第一种来自于经验丰富的交易者,他们无法跃过AMM池交易造成的低效问题,而第二种来自于加密原生人群,他们劝说他人去采用去中心化金融应用,并宣扬懒惰的流动性将吞噬整个世界。作为一名前算法交易员,我当然很赞同第一种论点,并在这个话题上不断地摇摆不定。不过,答案自然介于两者之间,这是对核心策略可扩展性权衡的讨论。

AMM的可扩展性权衡,探索Uniswap的新机会

AMM VS 订单簿

想象一下,你有一些交易方面的专业知识,你决定启动一个做市机器人,做市商(market maker)的目标很简单—— 低买高卖,然后赚取到差价。听起来这是很简单的,发布一个最佳买单,然后再发布一个最佳卖单,你的买单成交,价格出现波动,然后又有人成交了你的卖单,你就获得了价差。而现实是更加惨淡的,首先,你需要考虑做市的费用,你肯定会以较小的交易量支付费用,此外,还以某种方式留下了应该购买和出售的资产的大量库存,现在库存的价值已经下跌了10%,这导致你损失了从价差中获得的任何利润。库存是这里的关键,任何做市活动的中心都是库存管理,你将库存保留多久时间?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强大的建模及需要管理的先进技术的结合。所谓做市机器人,并不是“只需打开,然后放开而无需监控”的类型,这样做会导致你的资金处于危险之中,尾随事件会发生,而代价会是高昂的。做市的严格要求,体现在做市商交易量上,而该数量呈陡幂律分布。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和传统金融领域的最大做市商相对较少,而他们在市场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成功的做市商有两个独特的特点,第一,它们具有很高的夏普(Sharpe)比率。诸如夏普(Sharpe)或索提诺(Sortino)比率之类的指标,通常不会在加密货币中被强调,主要是因为无论捕获了多少个10倍标的,持有加密货币会消除任何夏普比率。但是,尽管存在潜在的模型假设,高夏普比率的策略是很好的,因为它们可以利用到几乎任意的风险阈值。在传统金融中,我们上篇文章所描述类型的风险基础架构,为良好的做市商提供了难以置信的信用额度并获得了杠杆作用,而这恰恰是由于其所执行策略的回报特征。这些策略的第二个关键特征是它们是规模受限的。这些公司中的大多数,只管理自己的资金,因为筹集资金实际上并没有获得任何收益,而只会稀释自己的投资回报率。很多人认为,量化金融学的一个基本定律是,一个策略的夏普(Sharpe)和规模是紧密、负相关的。值得注意的是,Numerai是一种试图打破这一定律的激进尝试,但迄今为止,这条定律在资本市场上基本上是正确的。简而言之,城堡投资(Citadel)的夏普率是Uniswap的机会。

也就是说,AMM权衡是策略可扩展性的问题。AMM将永远不会与做市机器人的活力和数据优势相抗衡,但可扩展性的好处是不可否认的。通过将流动性提供者锁定在完全相同的策略中,AMM为流动性提供者提供了一个更加平等的竞争环境。做市商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所谓的逆向选择,即当taker知道你不知道的东西时,无论是对 coinbase的高出价还是协议入侵攻击等。一个好的AMM都能有效地按比例稀释所有LP的逆向选择。Uniswap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但是LP有几种避免毒性的方法。考虑一个老练的uniswap LP,他正在模拟价格行为,同时他也是一个套利者。有了基础设施,他们可以预测并发现可能导致实质性价格变化的流量(这意味着价格不会很快“恢复”)并为LP带来一些损失。在这种情况下,老练的LP可以简单地移除其流动性,执行arb,重新添加流动性。有研究者在审计中简要讨论了这种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着uniswap在该维度上特别弱(实际上恰恰相反)。重点是,LP需要受到限制,因为如果某些LP比其他LP具有实质性优势,那么大多数LP的回报将受到抑制,而且该策略的可扩展性也受到限制。

与其为maker提供选择权,以使AMM变得越来越像订单簿,不如依靠自己的优势,严格约束maker。一种约束maker的方法,是按照Tarun和Monet Supply的建议对LP提款施加时间惩罚,这将过滤较高时间范围的LP,并通过将0区块存款的提款费设为100%,来消除LP三明治攻击( sandwich attack )。限制maker的结果是,这种策略在字面意义上是可替换的。考虑一种新的AMM,它允许任意曲线相互映射,甚至可能是混合的离散限价委托。在这种环境下,所有maker都在不同的条件下运作,因此他们的独特策略不能被标记化,标记化和maker 约束几乎是重复的,而带有LP退出游戏的AMM将无法提供安全的标记化表示。LP代币的早期研究很有希望,并且可通过民主化高盛的结构化产品服务台,而成为真正独特的DeFi原语。但在实践中,回报率有点难以确定,而且总是将回报率与基准(无常损失)而非现金进行比较,这点已遭到了抨击。理想的LP收益曲线具有较高的数额/流动比率和高夏普比率。在这种情况下,AMM不能限制资产管理规模,它将不得不接受新的LP,以使收益率趋平,达到流入与流出相匹配的程度,从而导致超流动性(hyperliquidity)。

p2

YFI/ETH LP以ETH计价的回报

这种权衡经常会被确定性地讨论,但实际上结果将是概率性且依赖于路径的。毫无疑问,以太坊的gas成本和延迟语义,使得Uniswap相较于订单簿交易所具有健康的优势,这可能是将AMM具体化的引导机制。而新型的、高度可扩展的订单簿解决方案(如Serum),有着传统的市场结构,它们可分流Uniswap的交易流。毋庸置疑的是,AMM提供了普遍获得(承担风险的)交易费收入的机会,这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只有在严格的策略限制下,在所有约束解放后才有可能实现。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