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Staking不挣钱,为什么那么多人玩?

Staking无疑是今年最火的概念。根据QKL123的统计,当前Staking项目共计77个,总市值1395.17亿人民币,在数字货币市场占比6%。

一说Staking,很多人只知道这是POS共识机制下,节点通过打包交易信息、维护网络安全、参与社区治理,获取系统增发的节点奖励的收益方式。竞选节点需要持币用户的投票,因此持币用户可以将自己代币的所有权或者投票权委托给节点,从而获得节点设定比例的分红。

实际上,由于共识机制的多样性,Staking还有MasterNodeDividends两种模式。

MasterNode是指主节点需要存储一定数额的代币,才能为网络提供服务,并以利息形式获得奖励。这种方式并不依赖于获得网络中多少投票,但用户可以通过对该项服务投资,获得一定的回报。

Dividends是一种类似股息的方式,像kcs这种平台币,一般会有持币分红,还有类似本体、vechain这种双通证机制,持有A通证但分红获得的是B通证,比如ONT 为 Staking,ONG 为 Gas。节点质押为 ONT,获得 ONG 手续费分成。

如何理解Staking,要不要参与其中?取决于看待它的角度:一是把Staking看作一种理财产品,这也是持币散户的普遍看法,Cobo创始人神鱼把它比作「低风险他国国债」,本质上是一种以流动性换收益率的方式。二是把Staking看作一种治理行为,是一套经济系统和权力系统,MEET.ONE 创始人Goh 表示,POS让更多的用户行使自己的权利,权益只是顺带的。

我认为这两者的区别在于,Staking究竟是在分蛋糕还是在造蛋糕?如果仅仅是分蛋糕,我们会更关注眼前的投资回报比,以及手中筹码的机会成本;但如果是造蛋糕,回报可以被延迟满足,更重要的是抢占赛道,在生态中占取更大的份额。

 

Staking真的不挣钱

 

7月10日,由星球日报和区块律动联合主办的「StakingCoin」生态大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公链、钱包、交易所、矿池、投资机构的Staking生态参与方分享了他们对于Staking的见解。有趣的是,我听到各位嘉宾重复最多,共识最大的事情就是「做节点短期真的不挣钱」。

八维资本合伙人魏铮认为,PoS本身并不是一个很挣钱的事情,但通过这个方式我们可以把项目方和社区更好地连接起来,也是品牌塑造的过程。

“对项目方来说,通过这种方式让社区变得更加活跃;对个人投资者来说,是以更低成本参与到了公链的治理中。”
HashQuark CEO李晨则认为,Staking还非常早期,如果只是单纯做节点,收益非常低。但这是可能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如果只是做Staking,反倒把这个事情做小了,他表示Staking有3个发展方向:
“第一个DeFi,它的基础就是Staking,如果能在质押时间的流动性成本方面有所突破,将是非常好的方向;第二个是在社区治理方面,通过Staking玩出更多新的模式;第三个是投资,公链在主网启动前通常会私募,找各个节点在基础设施、安全、社区推广方面做一些事情,Staking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投资模式。”
星火矿池市场负责人邱晓栋表示,做cosmos的验证节点,其实并不挣钱,但为什么还要做呢?因为他们定位为价值网络守护者,要找到有价值的公链,去守护它的价值。
“人们认为,PoS机制里有钱人也很有权,能为所欲为。实际上持大量的代币也是有代价的,这就是人性博弈论的考量在里面。如果你想作恶,你不仅要面对公链惩罚的代价,还有自己手中持有的币的风险。"
 

几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在热潮之下,人人都怕错过车,但盲目上车也有可能搭错车,以至于出现下不了车的情况,这在Staking生态中已经显现出来了。

1.高通胀或致赚币亏钱,Staking系统应该如何设计?

我们在QKL123上,以通胀率由高至低进行了排序,惊讶的发现,前10名的通胀率在79%-16%之间。Staking的收益模式实际上是一种币本位盈利模式,如果staking的通胀率过大,那么就很有可能面临着赚币亏钱的尴尬境地。

30461562826724_.pic_hd

Aelf创始人马昊伯的观点很有道理,他认为Staking不是储蓄利率,而是Token Holder分享系统利润的过程,因此好的Staking系统设计应该具有3个特性:

“一是在没有系统奖励的时候,经济系统还能够良性的运转;二是收益与风险并存,避免无风险套利;三是参数及规则能够根据环境被动调节。”
2.流动性与收益不可兼得,钱包、交易所设计新玩法?

都说“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对于短期价格投机者,会非常关注币价的涨跌,而Staking要求的质押时间可能隐藏着很大流动性风险,于是一些钱包和交易所利用自己的优势,设计了新的玩法。

Kucoin 全球项目运营总监Larry He介绍到,他们有一套模型去计算用户每天的提现量,设计一个质押比例,比如40%作为准备金,剩下60%方便用户随时提现。币银亚洲区代表Khaos也表示,在他们的钱包中,用户购买后自动铸币,将发息周期调整为每天,并支持复投。由此可见,除了公链设计的Staking模式,节点方也已经开始发挥自己的无穷创造力,吸引用户参与。

3.为竞选节点降低手续费,互联网补贴思维会毁了生态吗?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新人涌入Staking生态,已经逐渐引发竞争局面。Wetez发起人卡咩表示,在中国互联网那套补贴思维的影响下,开始出现一些恶性竞争,比如节点压低手续费,甚至补贴,这样下去节点生态还蛮悲观的。

“普通用户在参与Staking的时候,不会去想我做Staking为了什么,可能就只是看中那点收益,那么他在挑选节点的时候会做一个非常简单的判断,就是手续费是多少。现在价格战已经打响了,我们看到零手续费,甚至补贴的,他们希望靠补贴来把一些优秀节点挤走,这样节点生态蛮悲观的。我们不希望这是一个短期的投资过程。”
 

节点的出路在哪儿

 

钱包和交易所天然适合这个赛道,他们有足够的流量,足够多的币,还有一些项目做Staking是看到了衍生品服务的新机会。但不可否认的是,也有一些新涌入行业的人对Staking认识并不深,只是投机盲目进入这个生态。因此,节点方需要考虑,做Staking的出路到底是什么?

对于钱包方,Wetez发起人卡咩和比特派合伙人王超都表示,关键看公链都发展而不是POS机制,做Staking是希望借此去建立名望,在做贡献的同时,能达到和项目共同成长的目的。

“我们一条链是不是PoS并不重要,还是看链本身的设计以及未来生态的发展。我们做Staking一定是对公链经过了评估,觉得有非常好的潜在发展,才会全方位的拥抱公链生态。”
对于交易所,DDEX COO Bowen Wang表示,通过Staking让散户去了解持币和使用的方式,这是一个形式大于回报的事情。
“维护节点一年的成本至少一两千美金。很多早期持有者就是想支持一个项目,不会太在乎短期利益,而是以生态支持坊来看待这件事情。通过Staking让散户去了解持币和使用的方式,有了参与感才会吸引大家的关注,这是一个形式大于回报的事情。”
对于投资机构,NGC StakeX负责人蔡彦表示,如果没有Staking,可能对于一些项目,上线之后我们就会选择把它抛掉,而不会关注它的长期价值。
“但有了Staking,我们会亲自跑一个节点,深度参与项目的建设,项目也会产生更强的凝聚力,你持有币是因为你非常了解这些项目,相对于散户来讲,这就是机构的优势了,所以我认为Staking是有投资逻辑在里面的。”
对于用户,imToken首席安全官blue认为,用户投资是否赚钱还是取决于买币和卖币,和Staking目前来讲没有太大的关系。
“Staking都有抵押周期,短的24小时,长的21天,关键还是这期间的币价涨跌。整体大环境来讲,节点都不赚钱,用户还是要低买高卖。至于未来,怎么挣钱要依靠公链的整体环境,大家努力去搭建一个安全的机制,让整个公链跑的更好。”

写评论,请先登录